精彩小说

第1786章 一丘之貉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作为副市长的张行.在滨海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滋润的.

    虽然被人私下里称为草包.但张行的工作至少沒出什么大错.因为他奉行着无过便是功的原则.

    滨海市由滨海县和南河县合并而成.南河县工矿业发达.农业相对落后.滨海县虽然农业不行.但渔业非常发达.所以滨海市作为国家级开发区.经济发展的重点不在农业.

    原滨海县的农业由当时的副县长向天亮负责分管.

    向天亮的工作也搞得不怎么样.但他谋人的手段既快又狠.半年不到的时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将农业系统的重要岗位都换上了自己人.

    张行也很聪明.分管全市农业工作后.发现手下基本上都是向天亮的人.索性來了个无为而治.不管不问.还真别说.张行的运气好.凭借老天爷的帮忙.今年的早稻丰收在望了.

    这样也行.什么都不用管.分管领导么.功劳还少不了.

    不过.张行也有心病.他的心病就是杨碧巧.

    张行鼓足勇气來到滨海.冒着被向天收拾的危险.大半原因是为了追求杨碧巧.

    但是张行实在是沒办法接近杨碧巧.同在一个大院里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可张行硬是找不到和杨碧巧单独说话的机会.所以写信成了他表达情感的不二方式.

    这都是向天亮采取的办法.严防死守.

    向天亮知道张行在打杨碧巧的主意后.对杨碧巧采取了严格的“保卫”措施.决不让她单独外出.让杨碧巧的秘书夏小芳和司机林语儿寸步不离地跟着.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张行的心思几乎全在杨碧巧心上.

    可惜了.剃头挑子一头热.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

    看到向天亮在九楼进进出出.张行怒火中烧.恨得直咬牙.这一方面是因为杨碧巧.另一方面是因为向天亮直接无视了他这个副市长.

    在滨海市.张行能说心里话的人不多.市纪委书记方道阳算一个.但方道阳不在市委大院办公.

    常务副市长许西平也算一个.但只能说说工作上的事.许西平不会管女人的事.

    不过.张行还是有一个“知心”朋友.

    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陈玉來就是张行的“知心”朋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共同的处境.让张行和陈玉來成了知己.

    陈玉來也是老机关了.今年正好五十岁.经历与市政府办公室第一副主任罗正信是惊人的相似.

    一山难容二虎.在原來的滨海县政府办公室.罗正信是主任.陈玉來是副主任.

    滨海市成立以后.罗正信是市政府办公室第一副主任.陈玉來还是副主任.

    二十几年來.罗正信始终压着陈玉來一头.

    在仕途上.陈玉來已经心灰意冷.不再奢望更高的追求.

    如果说张行的心病是杨碧巧这个女人.那么陈玉來的心病就是罗正信.

    本來.除了工作.张行和陈玉來并沒有私下來往.

    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张行和陈玉來走到了一起.

    是那家茶楼.张行写给杨碧巧的情书中提到的朝阳茶楼.是张行和陈玉來交往的开始.

    朝阳茶楼的女老板肖云丽.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她是清河市人.原是工厂的下岗职工.丈夫在监狱里服刑.独自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两年前成了张行的姘头.张行调來滨海.她也跟了过來.为了安置她.张行出资为她开了朝阳茶楼.

    滨海人喜欢喝茶胜过喝酒.又有副市长张行罩着.朝阳茶楼的生意还算不错.

    而陈玉來和张行一样.也是一个单身汉.老婆十年前就死了.身边只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儿子.是市渔业局的技术员.

    陈玉來嗜好喝茶.是茶楼的常客.不过.陈玉來有个与众不同之处.他几乎不和别人一起喝茶.基本上是独來独往.

    原來.陈玉來之所以独來独行.除了喝茶.主要还是解决他的“个人问題”.

    女人不是万能的.但是男人沒有女人是万万不能的.

    十几年沒有老婆.陈玉來就是这么过來的.现在的茶楼里.外來服务员多多.“兼职”的也多.三五十元就能解决一次.漂亮的也只有百把十元.

    陈玉來偶尔也会开房.但这样做风险太大.身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大小也是个名人.去宾馆很容易被人认出來.

    所以.“就地”解决挺好.在茶楼的包厢里解决.既比较省钱.又相对安全.

    常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常走夜路人.总有遇鬼时.

    三个月前.陈玉來在朝阳茶楼的包厢里与一个女服务员“办那事”的时候.被茶楼的两位老板撞上了.

    朝阳茶楼的两位老板.当然是张行和肖云丽.

    张行当然不会说什么.相反.张行和陈玉來从此成了朋友.

    共同的境况.共同的“爱好”.甚至有共同的“敌人”.让张行和陈玉來的关系飞速发展.很快到了无话不谈、推心置腹的地步.

    有朋友是好事.工作中能互相帮衬.玩女人时可以并肩作战.苦闷时还可以一起说说话.

    ……

    下班后的市委大院很是宁静.

    张行沒走.他看到向天亮从常务副市长许西平的办公室出來.沒有下楼而是上楼.便悄悄地跟了上去.

    向天亮进了书记陈美兰的办公室.很久很久也沒有出來.

    张行猜测.向天亮和陈美兰一定在干“那事”.

    还有他心爱的女人杨碧巧.这时候一定也在陈美兰的办公室里.

    恨得直咬牙也只能无奈.张行站在楼梯口楞了很久.直到身后传來了脚步声.

    來人正是陈玉來.张行跟着向天亮上楼前.给陈玉來打过了电话.

    “老张.走吧.别太执着了.”

    陈玉來低声劝着.官虽沒张行大.但比张行年长十岁.比张行更看得开.

    “老陈.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陈玉來说.“我怎么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今年五十岁.至少可以再干七八年吧.可现在不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马上又要被应幸福那小子超过了.明年说不定就是市政府办公室的老幺了.你说我亏不亏.我找谁说理去.”

    “沒办法.谁让你是寡妇睡觉上面沒人呢.”张行的眼睛.还盯着书记办公室的方向.脸上悻悻的.“老陈.你说他们在办公室里.真的.真的在干那事吗.”

    “他们经常在办公室里干那事.”陈玉來笑着说道.“我在市政府办公室兼管保卫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市委大院里的监控录像带.其中就有十楼的录像带.我看过不少.反正只要向天亮进了书记办公室.沒有一两个小时是不会离开的.那么长的时间在干什么.是个男人都会想得明白.”

    张行恨声道:“真想冲进去抓他们一个现形.”

    “算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咱们还是别干.沒有证据.咱们也只能瞎猜猜而已.”

    叹息一声.张行苦笑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这种破事属于你情我愿.沒办法管啊.”

    陈玉來嗯了一声.“有一点我不明白.”

    “什么啊.”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死盯着杨碧巧那娘们呢.”

    “老陈.我是找老婆.而不是仅仅找个女人.”

    “想找老婆也不该找杨碧巧.”

    “你不懂.这叫情有独钟.”

    “情人眼里出西施.”

    “对.就是这个道理.”

    “嘿嘿.要是让我选择.我一定选陈美兰.”

    “这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老张.杨碧巧有点肥.干陈美兰才带劲呢.瞧陈美兰那细腰.啧啧.太有味了.”

    “老陈.别说得太下作了.”

    “你得了吧.找女人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床上那点事吗.”

    “说來说去.咱俩的出发点不同.我是想结婚.你只是想玩玩而已.”

    陈玉來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老张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要走了.”

    张行无奈地跟着陈玉來下楼.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虽然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但张行和陈玉來还是有所不同的.

    “老张.胡文平进推荐名单了沒有.”陈玉來问道.

    胡文平是市商业局副局长.二十八岁.副科级.这次有希望被提为正科级.

    张行好奇地问道:“老陈.这个胡文平是你什么人.你好象很上心嘛.”

    陈玉來道:“不瞒你说.胡文平是我儿媳胡文秀的亲哥哥.”

    噢了一声.张行道:“我说么.原來你是要讨儿媳妇的欢心啊.”

    “哎.说正事呢.到底进沒进推荐名单.”陈玉來追问道.

    “进了.”张行点着头道.“但不是我推荐的.我的份量不够.我是让纪委书记方道阳提名的.市委常委么.说话比我管用多了.”

    陈玉來松了一口气.心说这下可以向儿媳交待了.至于下一步.就走一步看一步嘛.

    “老张.谢谢你.方道阳书记那边.我会重谢的.”

    张行摇了摇手.“都是朋友.谢就不必了.胡文平的竞争对手是张丽红.你是知道的.张丽红是向天亮的高中同学.胜负难料啊.”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离开.

    张行邀请陈玉來去朝阳茶楼坐坐.陈玉來却婉言谢绝了.

    因为陈玉來家里.只有他儿媳胡文秀一个人在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