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7章 蠢蠢欲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帮胡文平.是儿子交待的任务.陈玉來知道.其实这是儿媳胡文秀的主意.

    讨好漂亮儿媳.这样的事陈玉來乐意去做.

    但陈玉來知道.方道阳和张行不“灵”.在滨海市提拨干部.非得陈美兰书记点头不可.

    当然.向天亮更行.陈美兰书记听向天亮的.

    问題是胡文平沒什么突出之处.打铁还须自身硬.胡文平只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更重要的是.胡文平的竞争对手是同为市商业局副局长的张丽红.向天亮的人.惹不起.争不得.

    陈玉平其实打心眼里看不起张行.只为因为朝阳茶楼那件事.被张行抓了“短”.两个人才成为了朋友.

    作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知天命之年.依然在副职上猫着.实在已经到了清闲的时候.

    坐在自家的客厅里.陈玉來拿着一张报纸.但心思却完全不在报纸上.

    一小半心思.还是关于胡文平的事.陈玉來在回家的路上就琢磨出來了.这事唯有直接去找向天亮才能解决.

    而一大半的心思.在儿媳妇胡文秀的身上.

    胡文秀正在旁边的餐桌上忙碌.

    陈玉來的眼睛.很有技巧的在胡文秀胸部上來回瞄了几眼.然后就把头低了下去.一边有模有样的装作看报的样子.一边趁机盯着胡文秀的细长的双腿看.

    “爸.听说今天市里开了市常委扩大会议.不知道我哥进推荐名单了沒有.”

    “啊.进了.进了.”

    陈玉來含混的回答着.眼睛很放肆的盯着胡文秀微微上翘的臀部.跟着她一摆一摆的.

    突然.胡文秀一个转身.还好陈玉來反应快.迅速低头看着报纸.

    “爸.我哥的事.您也别太为难了.”胡文秀浅笑着说.

    胡文秀笑起來.胸前的那两团肉很有节奏的颤啊颤的.不知道为什么.陈玉來突然觉得自己下边快硬了.

    很沒來由.陈玉來感到有血液往头上涌.他赶紧喝了一大口水.“那可是儿媳妇啊.”

    胡文秀忽地甩着长发.回眸又是一笑.

    陈玉來身上突然就像触了电.刚才集中在皮肤表面的血液.一下子又都冲上脑际.让他头蒙了一下.

    “怎么了.爸.你沒事吧.”

    这是一个带了满身青春气息的女孩.一米六三的个子.头发胡乱的散着.眉目间透着说不尽的朝气.上身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正好将脖下的一边白嫩衬得诱人无比.细长的双腿被运动裤遮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脚趾从拖鞋前端探弄着.

    “哦.我沒事.你忙你的.”陈玉來紧张的将报纸移到身前.挡住自己下体正在微微隆起的帐篷.支支吾吾的回答着.

    打从儿媳进了家门.陈玉來就有些心虚.因为他心里那个邪恶的念头总时不时的蠢蠢欲动.

    儿子出差了.那个邪恶的念头总是更加强烈.

    胡文秀盯着陈玉來.“爸.你脸色不太好.”

    “我沒事.我沒事.我洗澡去了.”

    陈玉來心里咯噔了一下.帐篷似乎更顶了.他胡乱把报纸丢在茶几上.逃也似的跑进了浴室.

    胡文秀其实脸特红.红的乱了主意.差点把桌上的酒瓶打翻.她不是笨蛋.她很清楚的看到公公的那里是起了变化的.公公当过几年兵.这些年又沒丢下锻炼.身材保持的很好.刚才他出汗了.身上散发着一股奇特的味道.相对于老公胖胖的身材.公公的体似乎更像是一个年轻人.

    其实.胡文秀來自乡下一个小渔村.父母都是渔民.虽然不愁吃穿.但是能嫁到陈玉來这样的家庭里.还是很不错的结果.婆婆早些年就已经去世.公公是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还把自己安排进了市发展银行这么一个好的单位里.这套房子也不赖.是市机关宿舍楼.老公虽然胖了点.但是性格不错.在市渔业局当技术员.唯一遗憾的就是三天两头要出差.

    胡文秀还是很知足的.加之性格开朗.和公公相处的也挺好.唯一让她兴起担心念头的.就是偶尔会感觉家里有人总是盯着她看.她知道那是公公的目光.所以.胡文秀现在已经很少穿短裤吊带之类的衣服.

    胡文秀一边收拾着饭菜.一边胡思乱想.从浴室传來哗哗啦啦的水声.她突然想.不知道公公的身材.是不是和电影里的美国大兵的一样.腹肌都分成了块的.

    “呸呸呸.真是的.瞎想什么呢.”

    胡文秀心里有点紧张.

    晚饭吃的很沉默.陈玉來低着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偶尔他会偷偷的把眼睛转向对面的胡文秀.想起刚才自己在浴室里.对着自己儿媳妇的内衣乱來.沒來由的感觉心虚.

    “爸.今天我们行长她.她突然问起了我哥的事.”

    “哪个行长.”

    “蒋玉瑛蒋行长.”

    “噢.那也是向天亮的人呢.”

    “向天亮的人.”

    “他们.他们是那种关系.男女之间的关系.”

    陈玉來瞥了胡文秀一眼.巧了.胡文秀也正好在瞅陈玉來.

    “噢.”胡文秀显得有些慌乱.

    陈玉來注意到了胡文秀白嫩的脖颈上.泛起一丝丝红润.显得整个人很是明亮.

    “秀.明天是周末了.还回娘家么.”

    “我.我沒想好.”胡文秀定了定神.给自己添了一勺子汤.

    “你多吃点菜.”陈玉來突出下自己的长者身份.拿着筷子在桌上点了点.“这个好.这个好.丰胸……”

    胡文秀的脸唰的红了.心里一边骂公公为老不尊.一边埋怨老公.老公总说自己的小.

    陈玉來有点蒙.原來儿子在家时.父子俩在饭桌上开些不荤不素的玩笑也习以为常.按说这话也几乎翻不出个浪花來.可是现在是和儿媳面对面的两个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这话就从嘴里蹦了出來.

    胡文秀一边将自己红透了的脸几乎埋进米饭碗里.一边偷偷喘气.希望让自己平静下來.总归是自己的公公.难道自己还能摔桌子指着鼻子骂流氓不成.

    “他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胡文秀安慰自己.嘴一撇.几乎要哭出來.她委屈的想.都说自己的小……

    陈玉來有点缓过劲來了.尴尬的站起來.含混的说了声“我吃饱了”.就匆匆的逃回了卧室.

    胡文秀趴在桌上好一会儿.才恨恨的一抹眼睛.一边收拾餐桌.一边嘀嘀咕咕骂着.“你个老不死的.跟你儿子一样.都不是好东西.满脑子胡思乱想.老东西.都五十岁的人了.跟不占荤腥的猫似的……”

    胡文秀一边嘟噜.一边反应过來.婆婆已经死了十好几年了.心里不由得同情起公公來.

    “那么好的身材.可惜了了.”

    念头一闪而过.胡文秀又不禁含羞的跺脚.“呸呸.老东西.人家可是你的儿媳妇……”

    陈玉來躲在卧室里.隔着门缝偷偷看着儿媳妇的举动.那一嗔一羞一怒.衬着胡文秀娇嫩的身子.几乎把陈玉來的魂都给勾走了.

    胡文秀余怒未消的把自己摔在床上.房间里还弥漫着新婚的味道.红艳的窗帘映的墙上的婚纱照格外鲜艳.照片上笑的灿烂的胡文秀脸上也带了一抹羞红.

    胡文秀有点紧张.她慢慢的推开卫生间的门看了看.吐出一口气來.“还好.沒动过.”

    她端起盆子.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小内裤竟然露出一个角來.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下午换衣服的时候.特意将小内裤放在最下边的t恤下边的.还特意遮掩了一下.这会儿怎么露出來了.

    胡文秀把小内裤提出來.更发现上边似乎有一些水渍.

    除了自己.只有公公來洗过澡.难道……

    胡文秀慌里慌张的跑回房间.满心里胡思乱想.

    他肯定动过了.

    或者可能还拿了出來.

    他不会对着自己的小内裤做那种事情吧.

    胡文秀抱着自己的头.趴在桌子上乱了阵脚.

    本來胡文秀是很传统的.结婚前老公都不敢在她面前开那种玩笑.一直到有了第一次.再加上老公时不时的挑逗一下.更何况床第之间.那种羞人时刻.乱七八糟的话也都听过一些.更何况老公还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摊上的书.要她一起看.虽然沒仔细看过.但是总归是知道的.

    胡文秀的脸红的有些吓人.一想到公公健壮的身材.不由和老公有了肚腩的身体比较起來.心里更是羞的很.再联想起下午公公回家时那隆起的帐篷.那高高的形状.几乎将胡文秀的头脑弄乱了.

    老东西在干什么.

    卧室的门沒关上.还透着光.胡文委鬼使神差.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陈玉來正躺靠在床上.只能瞅见大半个身子.但是侧身露出的脸上.透着无尽的贪婪.

    胡文秀几乎窒息了.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下看去.正看到公公胯下昂着的家伙.如此魁梧.如此雄壮……

    那一个念头.胡文秀突然想.“老公的要是也这么大多好啊.”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胡文秀马上反应过來.从喉咙里隐隐的挤出一声惊叫.生生被她自己堵了回去.

    “啊.”

    可是.陈玉來听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