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8章 好事暂时中断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玉來原本就是想发泄下自己.看着胡文秀那么娇嫩的样子.且嗔且羞的表情.他的心早就跟打了狗血一样了.

    偷偷地找出了从儿子那里拿來的“地摊书”.一边幻想着书里的人就是胡文秀.一边“安慰”着自己.

    正当关键的时刻.陈玉來听到了身后的惊呼.

    陈玉來迅速地反应了过來.几乎是胡文秀转身逃跑的瞬间.他跳起來冲过去.一手开门.一手将胡文秀拽了进來.

    接着.陈玉來捂住胡文秀的嘴.一只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并将她按到了床上.

    胡文秀的两条腿在地上胡乱的蹬踹.拖鞋不知飞到了哪儿.陈玉來半跪在床沿上.左臂顶住胡文秀的右胳膊.右手按住了胡文秀的右臂.左手一只死死的捂住胡文秀的嘴.而他那根粗大的东西.就在胡文秀的胸口.因为胡文秀的挣扎而蹭啊蹭.

    胡文秀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陈玉來.看到他因喘着粗气而张开的嘴.看到他满脸的通红.看到他原本刚毅的脸上画满了狰狞.胡文秀当然看到了在自己胸口來回蹭的东西.那让她恐惧.让她不安.她不敢相信接下去是什么样子的.

    陈玉來稍微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的屁股压住胡文秀的腰身不让她扭动.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

    这些年陈玉來即使是花天酒地.也一直坚持每天锻炼.但这个时候.最好的身体素质也挡不住血液上涌呼吸急促.

    看着眼前这个清纯的女孩.虽然已经结婚一年.但仍然浑身上下透着青春的气息.发卡因为挣扎而扭开.头发披散在床上.让他更加的蠢蠢欲动.尤其是脖颈那白皙的锁骨.更是狠狠的刺激着陈玉來的神经.

    陈玉來咽了咽口水.

    “秀.求求你.就一次好不好.”

    胡文秀的挣扎几乎瞬间停止.尽管已经有所预感.但是它刚來临时.还是如此震惊.她更加用力的挣扎起來.嘴里含混着喊着.“不行.不能这样呀.”

    陈玉來用力固定了下胡文秀的手脚.眼睛也似乎红了.“我知道这不对.可是我受不了了.他妈死的早.我苦熬了十几年才把他拉扯大.求求你了.秀.从你第一次來家我就喜欢你了.你这么青春.这么有活力.秀.求求你了.我就是想要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熬的太难受了.”

    一边苦苦的哀求.陈玉來一边压下身去.嘴在胡文秀的脸上额头上耳朵上.脖子上亲吻着.

    胡文秀一边挣扎.一边含混的喊着话哀求.陈玉來的嘴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留下痕迹.她的身子也一点一点的燥热起來.她更听到陈玉來的话.不由的竟升起一丝丝对陈玉來的可怜.

    也就是那么一个犹豫.身子的挣扎也就缓了下來.陈玉來马上察觉到了胡文秀的变化.从脖颈处抬起头來.陈玉來读懂了胡文秀眼中要求放开嘴巴的要求.

    陈玉來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挪开了手.

    “我们.我们是不可以的.”

    说不可以.但是沒有说不行.陈玉來意识到了胡文秀内心的挣扎.马上哀求道:“秀.求求你.答应我一次吧.”

    “就一次.以后我.我绝对不会纠缠你的.”

    胡文秀的身子还在缓缓的挣扎.带着些许的颤抖.嘴里念叨着.“我们是不可以的.”

    陈玉來一边哀求.一边慢慢的低下头去.突然吻住了胡文秀的小嘴.

    “呜.”

    胡文秀的眼睛瞬间瞪大.她感受到那种狂暴的力量.陈玉來霸道的吻让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陈玉來的舌头突地伸进到自己的嘴里.撬开了紧闭的牙关.沒几下就逮住了自己的香舌.

    胡文秀感觉自己的嘴里是两条蛇在纠缠.如此用力.如此狂乱.她从來沒有经受过这些.

    陈玉來在察觉到胡文秀有些慌乱的时候.就放开了对她手臂的控制.用力的将胡文秀压倒在床上.狠狠的抱住她的身体.完全不顾胡文秀的挣扎和落在自己背上的粉拳.

    陈玉來狠狠地吮吸着胡文秀的舌头.体会着这具年轻的身体里分泌的甘甜.他的手在胡文秀的背上和臀上來回的揉搓.双腿也压住了还在蹬踹的胡文秀的细长美腿.

    胡文秀被这股狂暴的拥吻攻击得透不过气.在自己屁股和背上揉搓的大手让自己的身子血液流动加快.她突然想.或许.这才是男人的阳刚面.

    胡文秀原本來回扭动的头在慢慢的僵硬.她逐渐开始迎合起陈玉來的深吻來.她的小舌开始笨拙的回应口腔里那个霸道的家伙.原本在用力想推开陈玉來的双手也停下了动作.就那么虚按着放在陈玉來的胸膛上.感受着那健壮身体里的力量.

    陈玉來转移了自己的吻.片刻不离开胡文秀的皮肤.就那么游走着.在胡文秀的脖颈上.锁骨上留下细细的吻痕.

    胡文秀的心理犹在挣扎.她喃喃的说着.“就这一次啊.”

    “嗯.就这一次.”陈玉來含混的答应着.向下挪动了下身子.用嘴掀开了胡文秀的t恤.开始在平坦的腹上來回的游弋.

    胡文秀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腹部的温痒让她有些激动.她的手用力按住了陈玉來的头.身子也扭动了几下.嘴里含混的说着.“不要.痒.痒.”

    “乖.不怕.我会慢慢來的.”陈玉來慢慢的挪开头.依旧在胡文秀腹部光滑平坦的细腻白皙上轻吻.两只手也从胡文秀的身后拿了过來.将t恤向上一推.轻而易举的将手伸进白色的罩罩中.抓住了胡文秀那对小巧可人的玉峰.

    “啊.”

    胡文秀都不知道陈玉來什么时候解开了自己后边的挂钩.紧接着.一阵从未感受过的刺激让她几乎失去反应的能力.他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玉峰.如此的用力.自己那两团白肉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形状.似乎要将她们捏烂了.

    “呜.”

    “滴铃铃……”

    真是不合时宜.这个时候的电话铃声.真他娘的要命.

    陈玉來只楞了一下.伸到到床头柜上.撩断了电话.

    可是.陈玉來的手刚回到胡文秀身上.电话又响了起來.

    陈玉來有点恼怒.是哪个混蛋居然这么不开眼.这不是要坏老子的好事吗.

    胡文秀想逃.

    陈玉來的警惕性很高.甫一感觉胡文秀的身体要动.另一只拿着胡文秀玉峰的手立即稍稍地用力.

    胡文秀身上吃痛.顿时失去了起身的力量.

    但是.电话还在顽强地响着.

    陈玉來看着胡文秀.胡文秀也瞅着陈玉來.

    手一伸.陈玉來又撩断了电话.

    不过.电话又执拗地响起來了.

    这个电话看來不接是不行了.

    陈玉來骂了一声.但在接电话之前.他还是提高警惕.双腿夹住胡文秀的下身.一只手抓着她的玉峰.确保“万无一失”后.另一只才拿过了话筒.

    打來电话的人是刘国云.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

    说起來.刘国云是陈玉來为数不多的亲信之一.也是陈玉來苦心培养起來.特意安排在市委组织部的.

    刘国云作为会议记录之一.他参加了今天的市常委扩大会议.

    这时候接二连三地打來电话.刘国云一定有要紧的情况汇报.

    陈玉來:“国云.我正忙着.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啊.”

    刘国云:“领导.实在对不起.要不是事情要紧.我也会打搅您休息的.”

    陈玉來:“哦.什么情况.为什么现在才说.”

    刘国云:“我们几个在一起吃饭.我刚听到.就找了个借口溜出來向您汇报.”

    陈玉來:“说吧.”

    刘国云:“两个情况.一个是关于您所在的市政府办公室.据说要进行分工调整.”

    陈玉來:“这个我也听说了.副主任里.应幸福要被委以重任.排名要列到第三.”

    刘国云:“可是.除此之外.我听说.市委市政府要削弱罗正信的权力.”

    陈玉來:“削弱罗正信的权力.”

    刘国云:“对.把他的权力分解给其他几位副主任.”

    陈玉來:“这个.不大可能吧.罗胖子是第一副主任.实际上是在主持市政府办公室的全面工作啊.”

    刘国云:“可能是市引水工程那边的事.他失去了陈书记和谭市长的信任.”

    陈玉來:“嗯.失去信任是肯定的.但拿下罗胖子是不可能.”

    刘国云:“领导.我想了想.我觉得您翻身的机会來了.”

    陈玉來:“国云啊.我五十岁了.我哪还有什么翻身的机会哟.”

    刘国云:“不一定.罗胖子都五十二岁了.毛病还一大堆.他都还想着进步呢.”

    陈玉來:“我比不上他.他有大靠山向天亮罩着啊.”

    刘国云:“领导.我觉得.我觉得……”

    陈玉來:“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刘国云:“领导.我觉得这个时候.您应该直接去找向天亮了.”

    陈玉來:“这个么……热脸贴冷屁股.搞不好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

    刘国云:“不能赌一把吗.”

    陈玉來:“嗯……这个容我再想一想.你刚才说什么还有一个情况.是什么情况啊.”

    刘国云:“是市商业局副局长胡文平的事.”

    陈玉來:“他又怎么了.他不是进推荐名单了吗.”

    刘国云:“领导.这其中有问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