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91章 救命宝典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原來陈玉來和原滨海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滨是“密友”

    这个密友里的“密”字不是密切的密而是秘密的密

    陈玉來和卢海滨是朋友作为卢海滨的前妻的贾惠兰当然是知道的卢海滨调到省日报社工作并且卢海滨和贾惠兰离婚后陈玉來与卢海滨的联系减少与贾惠兰的來往也几乎沒了

    胡文秀问“可是您怎么肯定贾医生会帮您呢”

    陈玉來笑说“傻丫头刚才说过了你的工作不就是她帮的忙么”

    胡文秀羞道:“我是说这事和工作安排的事不一样是是两回事”

    陈玉來道:“其实是一回事我相信贾惠兰能帮你安排工作也能帮咱们解决这次危机”

    胡文秀又问“然后通过贾医生和向天亮搭上关系让向天亮帮忙解决这次危机”

    陈玉來点着头“对咱们这个麻烦如果真的是张行搞的话那就只有向天亮能够帮忙解决”

    “为什么”

    陈玉來说“因为向天亮是张行的死对头两个人在清河市建设局时就开始斗了张行调來滨海工作目的还是冲着向天亮來的而向天亮也一直在等收拾张行的机会”

    胡文秀红着脸瞅着陈玉來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们这事向天亮和贾医生不也就知道了么”

    “嗯”陈玉來思忖着道“与其让张行拿住我的把柄驱使我帮他做这做那不如彻底与向天亮挂钩让向天亮和张行斗得不可开交我相信向天亮和贾惠兰不会把咱们的事说出去的向天亮有这种操守而张行不行他是个无赖坏起來是对朋友也会下手的”

    胡文秀在陈玉來怀里扭了扭身体“您怎么能肯定向天亮和贾医生他们他们不会把咱们的事说出去呢”

    陈玉來笑了笑一只手又在胡文秀身上动起來并且方向是向下这回胡文秀并沒有反对身体还配合了一下给予陈玉來那只手充分的方便

    “宝贝你知道向天亮和贾惠兰是什么关系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贾医生和我们蒋行长一样都租住在百花楼里而百花楼是向天亮的姐夫的房产向天亮也住在那里”

    “呵向天亮和贾惠兰的关系就象我和你现在的关系一样你明白了吗还有你们的蒋行长应该也和向天亮是同样的关系”

    噢了一声胡文秀又红起了脸“别把人家都想得跟您一样连自己的……我看向天亮人不错不象是你说的那种人”

    陈玉來哈哈大笑“傻丫头你以为呢向天亮的女人一大堆我才只有一个人呢和他相比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胡文秀推开陈玉來一边起身一边说“还有一个问題您和向天亮素无來往他又知道你和张行的关系您怎么肯定向天亮一定会帮您的忙呢”

    “这个你不用管了我已经走投无路就当是赌一把了当然也幸亏卢海斌当初临走时给我留下了救命宝典但愿他的先见之明能帮到我”

    救命宝典胡文秀正要开口询问陈玉來已经拿起了电话

    电话是打给市第一民医院外科主任贾惠兰的

    陈玉來:“惠兰你好我是陈玉來啊”

    贾惠兰:“是老陈呀你好我在医院值夜班你有什么事吗”

    陈玉來:“我是有点事想麻烦你來着”

    贾惠兰:“是不是打听你们市府办那个罗胖子”

    陈玉來:“啊他身体怎么样”

    贾惠兰:“沒事他是因为这次干部调整中沒捞到好处才装病住进了医院”

    陈玉來:“这我知道既然他还在医院里那再怎么说我也得去看望看望他”

    贾惠兰:“老陈你找我不是为了打听罗胖子的情况吧”

    陈玉來:“嗯我自己的事”

    贾惠兰:“怎么有麻烦了”

    陈玉來:“我我可能被人算计了”

    贾惠兰:“谁”

    陈玉來:“张行”

    贾惠兰:“不会吧我听说你和他相当臭味相投他怎么会算计呢”

    陈玉來:“真的我跟着他也是沒办法其实他一直在想算计我”

    贾惠兰:“那你说说他怎么算计你了”

    陈玉來:“我在家里发现了无线摄像探头”

    贾惠兰:“张行干的”

    陈玉來:“对”

    贾惠兰:“你肯定”

    陈玉來:“肯定”

    贾惠兰:“这个张行居然算计起自己人來了不过”

    陈玉來:“不过什么”

    贾惠兰:“不过在你老陈家里能有什么可以拍摄的呢”

    陈玉來:“这个这个……”

    贾惠兰:“咯咯老陈你一定干坏事了对不对”

    陈玉來:“惠兰这个容我当面向你说明你看行不行”

    贾惠兰:“你呀话到嘴边又塞回去那你找我是什么事”

    陈玉來:“我是想找向天亮”

    贾惠兰:“咦不会吧你找他干什么你们好象沒什么來往呀”

    陈玉來:“以前沒有但以后就有了”

    贾惠兰:“这么说你是走投无路准备向向天亮这边靠拢了”

    陈玉來:“是这样还望惠兰你帮忙成全”

    贾惠兰:“这个么向天亮正好來医院看望罗正信现在应该还在我可以帮你问一问”

    陈玉來:“谢谢谢谢”

    贾惠兰:“哎我只是帮你问问人家同不同意我可管不了呀”

    陈玉來:“沒关系你只要帮我转告一句话向天亮就会见我了”

    贾惠兰:“哦是什么话”

    陈玉來:“你就说是一位曾经送过他一支钢笔的人让我在困难的时候找他”

    贾惠兰:“我这样转告就行了吗”

    陈玉來:“对麻烦你了”

    贾惠兰:“好吧你稍等我马上去住院部找向天亮”

    ……

    夜渐渐深了

    市第一人民医院

    院长办公室

    向天亮刚从院长章含的身上爬起來

    贾惠兰推门而入笑着说“天亮我是來报喜的”

    向天亮笑骂道:“臭娘们深更半夜的有什么喜事可报对我來说你不來缠我就算是大喜事了”

    心满意足的章含娇笑道:“天亮你不來医院则已一來医院就必定有两喜一是我二是惠兰因为我们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呸两个老**一对臭娘们”

    贾惠兰道:“真的真的是有好事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陈玉來要向你靠拢了”

    哦了一声向天亮道:“这个老家伙和罗正信是几十年的老冤家一向和我沒有來往我知道他和草包张行走得很近他如果想向我靠拢是不是因为看到罗胖子住院他认为有机可趁了呢”

    “应该不会”贾惠兰道“他说话的语气好象与平时不太一样他说张行把算计了在他家里装了无线摄像探头他想和你见上一面意思就是向你靠拢并试你帮忙”

    向天亮笑道:“这个老家伙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张行手里了因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主动求我的”

    章含问道:“天亮你想不想帮他呢”

    “这我得好好的想一想”向天亮不置可否

    章含笑道:“我看你可以乘机把陈玉來拉过來罗正信和陈玉來是有名的冤家对头现在罗正信闹情绪住院你正好可以利用陈玉來刺激一下罗正信让罗正信和陈玉來互相竞争说不定反而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贾惠兰道:“对了他还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话”

    “一位曾经送过你一支钢笔的人让他在困难的时候找你”

    “噢”

    章含和贾惠兰同时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微微地笑了“惠兰姐你陪我去一趟陈玉來家吧”

    “我也去”章含也从沙发上爬了起來

    “啪”

    向天亮在章含的大屁股上拍了一掌

    “臭娘们你已经吃饱你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吧”

    带着贾惠兰向天亮驱车直奔陈玉來家

    贾惠兰终于忍不住了“天亮陈玉來让我转告的那句话一位曾经送过你一支钢笔的人让他在困难的时候找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向天亮笑着说“这个曾经送过我一支钢笔的人就是你的前夫卢海斌”

    “这这怎么回事”贾惠兰问道

    向天亮道:“老卢在最后一次來滨海与你办理离婚手续后临走前曾约见过我并送我一支钢笔他的意思是说让我多读点书多写点文章同时他说送我钢笔一事他只告诉过一个人这个人是他的朋友如果这个人有事找我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他希望我能够帮助这个人当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老卢”

    贾惠兰哦了一声“那这个人一定就是陈玉來了”

    向天亮笑道:“是的只知道老卢和陈玉來交好沒想到他们的关系如此之铁”

    “这么说你是要帮陈玉來了”

    “呵呵这还用说吗”

    很快地陈玉來家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