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93章 自家的草也割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也真是难为了陈玉來半百年纪刚在床上大战了一场加上精神紧张和楼上楼下连跑两趟脚底自然是有些虚了跟在向天亮身边气喘吁吁的

    向天亮是有意为难陈玉來本來干这种事完全用不着陈玉來帮忙陈玉來只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三楼的走廊上果然十分安静

    廊灯不太亮正好适合向天亮搞小动作

    向天亮一点都不害怕而陈玉來却紧张极了生怕哪一扇房门突然打开冒出人來

    一边用****开锁向天亮一边还嘴里小声唠叨挪瑜着陈玉來

    “我说老陈啊你也真是的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老兄居然把儿子的草都给割了”

    陈玉來尴尬万分应不是不应也不是“唉”

    “当然了时代不同了兔子也能吃窝边草了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么”

    陈玉來一边把风一边听着老脸无地自容“天亮别别说了行不”

    “要说要说一定要说一边说话一边干活我会把活干得更漂亮活干漂亮了才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陈玉來有些不信“你也紧张害怕不会吧”

    “瞧你说的我也是人啊撬锁开门偷鸡摸狗我也心虚哟”

    陈玉來嗯了一声“你的手是有些发抖”

    “老陈啊你这回的教训真够深刻的女人嘛到处都有你何必冲自己家的人來呢”

    陈玉來嘿嘿笑着“惭愧惭愧啊”

    “干就干了无所谓惭愧不惭愧的男人嘛干了就得担当就得面对现实”

    陈玉來不好意思地应着“这个么你说得是你说得是”

    “再说了古人云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留外人田你老陈遵守古训这也沒什么呗”

    陈玉來有些哭笑不得向天亮喋喋不休他知道他是有意为之了

    “你老陈唯一的错误是草割了手脏了沒洗屁股脏了沒擦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以后要小心谨慎啊”

    陈玉來无奈索性不应了

    “当然你应该庆幸第一个庆幸你有卢海斌那样的好朋友人走了还能救你一把第二个庆幸是你自己的果断当断则断果断地找我帮忙第三个庆幸是我这个人心肠好我这个人急公好义愿意帮你这个忙第四个庆幸今天是星期六汪子荣不在家也就是说你今天晚上的肥水不留外人田的行动还保留在接收器内还沒有被张行拿到手咱们这就是真正的亡羊补牢第五个庆幸是我还有点小本领这该死的锁总算是开了”

    门终于开了

    向天亮心里松了口气他妈的好久沒干了“手艺”有些生疏啊

    进门关门陈玉來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天亮我看不见”

    向天亮轻轻一笑“不能开灯也不用开灯这房子的布局跟你家的应该沒什么不同你就把这儿当作你自己家好了”

    “那那我们怎么找”陈玉來小声地问

    “老陈我刚才怎么跟惠兰姐说的这是我的手机你现在给惠兰姐打电话通了以后就关掉然后如果咱们找到接收器了你再用同样的方式拨一次电话就行了”

    窗帘拉着房间里很黑向天亮镇定自若地坐到了沙发上

    按照向天亮的吩咐陈玉來拿着向天亮的手机给贾惠兰拨起了电话

    半分钟后向天亮起身“该干活了”

    向天亮径直朝书房走去

    书房里不一定只有书象电子接收器之类的东西一般都会装在书房

    陈玉來跟着进了书房

    沒有电子接收器更沒有配套的转换器

    不会吧向天亮让陈玉來坐着别动自己对书房进行了第二遍搜索

    还真是沒有

    “天亮兴许在卧室里”

    “你别动我去看去”

    书房连着主卧向天亮通过小门进了主卧室

    这里是汪子荣的新房布置有些复杂向天亮花了足足五分钟之久

    还是沒有

    不过收获不是沒有在床头柜里向天亮找到了转换器

    转换器是为接收器服务的不然它就沒有必要存在

    向天亮更加确信电子接收器就在汪子荣家里

    回到了书房向天亮的目光又开始了搜索

    “天亮还沒有找到吗”陈玉來有点急了

    “我找到了那个转换器”向天亮道

    “转换器”

    “对转换器是为接收器服务的我说过了它能把接收器接收到的信号还愿连上一台普通电视机就能看到图像和声音了”

    “这就是说有转换器就有接收器”

    “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他们会把接收器藏在哪里呢”

    “别急会找到的”

    向天亮的目光转到了窗门上

    忽地灵光一闪向天亮猛地起身急步來到窗前

    找到了

    电子接收器装在窗台上那盏小红灯正一闪一闪地亮着

    小红灯朝着外面难怪站在书房里看不到它的光亮

    “是它吗”

    “是它”

    陈玉來伸手去拿电子接收器但被向天亮制止了

    “老陈你傻啊它被固定在窗台上你用手拿不下來的”

    “需要什么工具我去拿”

    “不用”

    “那怎么拿走它”

    “咱们不拿走它”

    “不拿走它什么意思”

    向天亮道:“你沒看到吗这只电子接收器它包着塑料袋而且包得很严实这是因为它怕水咱们不需要拿走它只要倒点水进去它就彻底失去了作用它接收到的信号也会化为乌有所以咱们就用水灭它这样呢既达到了目的又不会让张行和汪子荣知道咱们來过”

    陈玉來担心地问“天亮这办法管用吗”

    “绝对管用你别忘了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向天亮道

    “可是拿走它不是更彻底吗”陈玉來的担心不是沒有道理

    向天亮笑着安慰道:“你要是不放心咱们可以多灌点水连塑料袋里都灌满水让水浸泡整个电子接收器这样就更保险了”

    “我去拿水”

    陈玉來摸索着出了书房

    向天亮趴在窗边双手放到电子接收器上迅速地动了起來

    房间里关着灯陈玉來两手端着两碗水回到书房足足用了一分钟

    一分钟可以办很多事甚至可以决定一次战役的胜负

    在陈玉來的注视下向天亮做得很仔细将两碗水倒进了塑料袋里

    整个电子接收器都浸泡在水里了

    向天亮扎好塑料袋的口子

    但是塑料袋的口子并沒有被扎紧在慢慢地往外漏水

    向天亮道:“老陈给惠兰姐拨电话通知她事于完了”

    应了一声陈玉來拿着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道:“天亮这样这样能行吗”

    向天亮解释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在明天天亮之前塑料袋里的水就会漏完据气象预报明天是个很好的天气太阳一晒水渍就会消失而塑料袋残存的水汽只会被张行和汪子荣认为是电子接收器受潮了他们不会想到是有人做了手脚”

    “我是想我是想……”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我是说拿走电子接收器不是更保险吗”

    “你如果还不放心咱们回到你家可以试一试我敢向你保证你即使站在无线摄像探头面前用最响的声音嘶叫无线摄像探头的小红灯也不会亮的”

    陈玉來噢了一声“那咱们回去吧”

    “等一等”

    “怎么了”

    “有人进屋了”

    “啊”

    “嘘”

    向天亮拉着陈玉來赶紧躲进了卧室

    开门声和关门声后客厅里响起了说话声

    向天亮和陈玉來面面相觑

    是张行副市长的声音

    还有一个人是女人

    陈玉來凑到了向天亮的耳边“是张行的姘头朝阳茶楼的女老板肖云丽”

    “哦咱们听听”

    向天亮拽了一下陈玉來在卧室的门边蹲了下來

    肖云丽:“老张你说的那个电子接收器在哪里”

    张行:“你急什么啊”

    肖云丽:“嘻嘻我想看陈玉來和儿媳妇办事的戏嘛”

    张行:“别急陈玉來这家伙厉害说不定现在还压着他的儿媳呢”

    肖云丽:“你怎么肯定他今晚要对他儿媳下手呀”

    张行:“我请他吃饭喝茶他拒绝了再说他儿子不在家这正是他最好的机会嘛”

    肖云丽:“我不太相信他儿子出差好几天了你凭什么断定他今晚动手”

    张行:“因为他儿子明天就回來了”

    肖云丽:“嘻嘻你把老家伙给摸透了”

    张行:“哈哈那还用说对付陈玉來就是小菜一碟”

    肖云丽:“我知道在滨海市你怕的是向天亮”

    张行:“**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肖云丽:“谁骚了谁骚了”

    张行:“他娘的你现在不正在骚吗”

    肖云丽:“老张咱们咱们來么”

    张行:“哈哈那就先办你办完了你这**然后再看陈玉來的好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