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05章 问题出在哪里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后來的先走先來的后走高永卿和陈瑞青走后躲在卧室里的许西平也走了

    许西平走的时候一言不发他听到了高永卿和陈玉來的谈话自认为与高永卿相比沒有任何“竞争”优势高永卿敢拿钱买他可沒有而封官许愿半百之人的陈玉來还不一定看得上

    肖子剑是最后一个走的

    形势明摆着大家都为同一个目标而來都想得到这批档案而肖子剑不然他的目的是得到以后销毁作为当初参与了篡改档案的人肖子剑深知这批档案流传出去的危害

    “老陈你都看到了吧你摊上大事了”肖子剑看着陈玉來说

    “肖部长我陈玉來问心无愧”事到这份上陈玉來豁出去了嘴必须硬先咬紧牙关挺过去再说

    肖子剑哼了一声“你好自为之吧”悻然转身拂袖而去

    关门上锁陈玉來才长出一口气一边抹汗一边瘫坐在沙发上

    “天亮他们都走了你们可以出來了”

    不用陈玉來叫向天亮早已从储藏室里爬出來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离开厨房往客厅而來

    两个女人身上比较凌乱尤其是胡文秀需要足够的时间整理向天亮怕陈玉來起疑心他先來客厅稳住陈玉來

    “唉总算熬过來了”向天亮坐到沙发上冲着陈玉來笑

    “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事过之后才紧张陈玉來的脸色很白

    向天亮微微摇头“别紧张沉住气都到这份上了怕也沒用”

    陈玉來嗯了一声满脸的疑问“我实在不明白他们怎么可能都知道的过去两年來可是好好的怎么现在一下子都知道了好象好象商量好了似的”

    “很简单”向天亮笑道“关于你拥有这批档案的消息是刚泄露出去的刚才來的这些人个个都有相当水平的政治嗅觉象猫见了鱼一样如获至宝谁不急着來找你呢”

    陈玉來问道:“天亮张行说从录像上看出我有这批档案他说的我相信但他不可能把这个事透露给别人吧”

    “他怎么可能告诉别人呢”向天亮思忖着说“我可以这样说今天亮相你家的所有人中张行是最无能的同时也是最自私自利的他才不会把自己的东西与别人分享呢”

    “那那问題到底出在哪里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題出在你自己身上”

    陈玉來摇头道:“不可能这批档案藏在家里连云儿和文秀都不知道建这个储藏室都是我一个人动手的还是在云儿出差的时候我认为我做得够隐秘的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你的人泄露了你的秘密”

    “我的人”

    “对当年参与销毁档案并参与你的掉包计的那个人”

    “不会吧”

    向天亮说“当然最合理的解释他是无意中泄露的而且是在某种特定的场合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

    陈玉來脱口而出“酒后吐真言”

    向天亮点着头“不错当时听到的人可能不止一个因为你也看到了今天有四批人几乎同时來找你他们的目标都指向了你”

    一边点头陈玉來一边道:“也只能这样解释了说到背叛他他怎么可能背叛我呢”

    这时贾惠兰和胡文秀终于整理完毕双双來到了客厅

    两个女人的脸上都有些疲态

    陈玉來关切地问“你们两个沒事吧”

    胡文秀的脸噌地红了

    贾玉兰笑道:“你放心我们都沒事”

    陈玉來又看了胡文秀一眼“秀你脸色不大好”

    向天亮心道我对她进行了狂轰滥炸她脸色能好得了吗

    贾玉兰又笑“老陈你还说就你那个小小的储藏室我们要是再不出來非被憋死在里面不可空气仅靠一个小孔流通天气又这么热我们的脸色能好得了吗”

    陈玉兰想解释什么正要启口却被向天亮拦住了“我说老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儿女情长、婆婆妈妈你能不能分个轻重缓急啊”

    “我……对不起我就是问问而已”陈玉來不好意思地笑起來

    胡文秀红着脸心道公公不错这时候还关心我不过……向天亮更不错他比公公厉害一百倍呢

    向天亮看着陈玉來笑问“老陈现在你该告诉我你的那个帮手是谁了吧”

    “刘国云”

    “刘国云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刘国云”

    “对就是他”点了点头陈玉來说“刘国云是个孤儿父母都是渔民在他五岁时就去世了他是在当时的滨海县福利院长大的他读小学四年级开始成了我的帮扶对象到现在算起來有将近二十年了我和他可以说是情同父子他的工作和婚姻都是我安排的不过六年前他调到组织部是当时的县委组织部长肖子剑点的将”

    向天亮轻轻一笑“老陈我猜想你和刘国云的关系一定保持得很低调”

    陈玉來脸上有些得意“是的我们的关系很低调虽然许多人知道我帮助过刘国云但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很深厚”

    向天亮摇了摇头“我还是有个疑问当时参与销毁档的人总共才几个人刘国云凭什么取得他们的信任呢”

    陈玉來笑道:“这主要得益于几个方面的因素一刚才说过的我和刘国云的关系不显山不露水二刘国云少年老成为人处事都很低调三他在县党校学习期间和肖子剑的秘书同班同舍从党校出來以后就被肖子剑点名从县政府办公室调去了县委组织部公开成了肖子剑的人四刘国云居然还是当时的县纪委书记徐宇光的远房表外甥”

    噢了一声向天亮道:“我明白了肖子剑和徐宇光都参与决策了销毁这批档案的五个领导中的两位这两位共同推荐了刘国云从而让刘国云成为那五位具体负责销毁档案中的一个”

    “正是这样的”

    “老陈你再说说刘国云怎么会想起來找你并决定将这批档案保存起來”

    陈玉來道:“事情说來也巧刘国云负责销毁档案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将档案拉到县纪委大楼的锅炉房烧掉他负责烧看着他烧的人正是刚才來过的高永卿这是一二刘国云觉得这批档案很有价值留下來有用他就动了保留这批档案的念头三刘国云找我因为他知道我是个不得志者与那参与决策销毁这批档案的五个领导关系都不怎么样我也有和他同样的念头所以他來找我我们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向天亮笑了“就这样掉包计产生了”

    陈玉來点着头说“是的我们商定了掉包计因为他们处理档案需要时间所以我來得及准备假的档案他们处理档案的地方是县纪委大院销毁档案都是在下半夜在把看锅炉的工人打发走之后所以每一次都是刘国云悄悄地把后门打开让我和假档案先藏进锅炉房刘国云和高永卿送档案來销毁的时候有洁癖的高永卿总是不走进锅炉房而是站在外面看着这样一來我和刘国云在里面掉包高永卿根本发现不了他看得到档案在炉子里烧但不知道烧的是假的档案……”

    “这样的掉包一共进行了五次”

    “对他们分五次烧我们的掉包也进行了五次有惊无险都很顺利”

    “了不起”向天亮赞道“同一计策在同一环境下使用五次还都取得了成功太了不起了”

    “现在想起來应该是侥幸而已”

    稍稍沉默了一会向天亮又微笑起來

    向天亮:“既然这样那我要修正我的判断了”

    陈玉來:“天亮你有什么判断”

    向天亮:“我先问你几个问題希望你如实回答”

    陈玉來:“你问我现在已不可能对你有所保留只要是我所知道的”

    向天亮:“你确定只有你和刘国云知道掉包计划吗”

    陈玉來:“我确定”

    向天亮:“这批档案由你藏起來后一直都很安全吗”

    陈玉來:“是啊很安全”

    向天亮:“多少时间了”

    陈玉來:“两年……不快三年了”

    向天亮:“在此期间刘国云有沒有主动提起过”

    陈玉來:“沒有一次也沒有”

    向天亮:“你们就沒有商量过怎么处理和利用这批档案吗”

    陈玉來:“也沒有”

    向天亮:“奇怪啊”

    陈玉來:“奇怪什么”

    向天亮:“两三年沒动静这时候却突然有事这中间一定有事发生”

    陈玉來:“你的意思是说”

    向天亮:“是突发事情而且这突发事情象催化剂一下子促成了秘密的扩散”

    陈玉來:“可是可是是什么突发事情呢”

    向天亮:“老陈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題请你如实回答”

    陈玉來:“什么问題”

    向天亮:“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刘国云的事”

    陈玉來:“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