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08章 收藏家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电话,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向天亮来窗边,掀起窗帘一角向外观察起来。

    和刚才相比,外面的街上少了几辆车,显然,调虎离山计取得了成效,陈玉来的离开“带走”了不少“虎”。

    但是,视野之内还有十多辆车,向天亮看得很仔细,一辆一辆地排除过去。

    至少还有三辆,车上有人,必有问题。

    其中的一辆,车里不但有人,而且还有两个并列的亮点。

    那一定是望远镜,车里的人拿着望远镜,正在朝这边观察。

    向天亮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调虎离山之计并没有完全成功,外面还有“老虎”在虎视眈眈。

    想了想,向天亮还是把门锁的保险打开了。

    贾惠兰不解地问,“这是为什么?”

    向天亮说,“外面还有人在监视,可能还会闯进来看看,现在老陈走了,如果还将门锁上了保险,不是欲盖弥障,表示房间里还有人在吗?”

    “那咱们还是不得安宁呀。”贾惠兰道。

    向天亮笑了笑,“他们白天不敢来,但到了晚上就难说了。”

    贾惠兰也笑,“没关系,到时候咱们还进储藏室里去。”

    “你还想啊。”向天亮捏了捏贾惠兰的玉峰。

    “想,就是地方有点小,还有太热。”

    向天亮笑道:“这好办,我现在规定,如果再进那个储藏室,谁也不许穿衣服。”

    贾惠兰娇声笑了。

    胡文秀也羞怯地笑起来。

    贾惠兰问,“天亮,咱们现在做什么?”

    向天亮笑着说,“现在三点半,离天黑至少还有三个半小时,在这三个半小时内,他们即使想进来也不敢,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别人家里来吧,所以,这三个半小时内,咱们可以自由活动。”

    贾惠兰又问,“还有,晚饭怎么办?”

    向天亮咧嘴一乐,“中午吃剩下的还很多,咱们正好消灭掉,省得不速之客怀疑。”

    毕竟是中年妇女,贾惠兰打了个哈欠,“天亮,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只睡了三四个小时,我得去补补觉了,文秀,你可要听天亮的话哦。”

    一边说着,贾惠兰一边扭着屁股去了卧室。

    这是在为胡文秀创造单独与向天亮一起的机会。

    贾惠兰不在,胡文秀放得开了,抬起头冲向天亮妩媚地一笑。

    向天亮将胡文秀抱起来,放在了沙发的背上,在她脸上亲了几下。

    “宝贝,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人了。”

    “嗯。”

    “你能不能不再假装害羞了?”

    “嗯。”

    “再说嗯,我就揍你的小屁股。”

    “知道了。”

    “你说,咱们现在干什么?”

    “不知道。”

    “不能说不知道。”

    “你说干什么,就,就干什么。”

    “我想洗个澡。”

    “那你就去呗。”

    “可是,我不习惯一个人洗澡。”

    “我,我……”

    “我什么?”

    “我陪你。”

    “那就抓紧时间,赶紧放水去。”

    说着,向天亮将胡文秀从沙发背上放下来,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胡文秀去了浴室,但她的屁股太小,不会象贾惠兰那样扭动。

    当两个人泡在热水里的时候,胡文秀只矜持了一分钟,就主动地缠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女人啊,向天亮心想,只要干过了,让她爽透了,以后就好办了。

    配合,向天亮来者不拒,又将胡文秀送上了云端。

    胡文秀清醒过来,趴在浴缸边喘息了一阵后,又回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宝贝,你想说什么?”

    胡文秀:“哎,我叫你什么好?”

    向天亮:“你说呢。”

    胡文秀:“向主任?”

    向天亮:“那是临时职务,不好。”

    胡文秀:“向天亮。”

    向天亮:“太生分,不好。”

    胡文秀:“天亮。”

    向天亮:“太亲近,不好。”

    胡文秀:“那叫什么呀?”

    向天亮:“再想。”

    胡文秀:“想不出来了,你说么。”

    向天亮:“有人时,还是该叫什么就叫什么。”

    胡文秀:“知道,那没其他人时呢?”

    向天亮:“嗯……叫我收藏家吧。”

    胡文秀:“收藏家?”

    向天亮:“对,我把你收藏了嘛。”

    胡文秀:“不好听。”

    向天亮:“就这么定了,以后就这么叫,叫错一次,打屁股十下。”

    胡文秀:“噢,我记住了。”

    向天亮:“宝贝,我怎么样?”

    胡文秀:“什么怎么样?”

    向天亮:“明知故问。”

    胡文秀:“棒。”

    向天亮:“哦?”

    胡文秀:“狠。”

    向天亮:“还有呢?”

    胡文秀:“爽,每次都爽到心里去了。”

    向天亮:“比你家老陈呢?”

    胡文秀:“我……”

    向天亮:“怎么了?”

    胡文秀:“我,我不想跟他了。”

    向天亮:“真的这么想?”

    胡文秀:“本来,本来就是他强迫我的。。”

    向天亮:“可是,可是刚说好了一个两年期限,总不能朝令夕改吧。”

    胡文秀:“反正,反正我不想跟他了,你帮我想个办法。”

    向天亮:“这个,这个有点不好办啊。”

    胡文秀:“他听你的,何况现在他更不敢离开你。”

    向天亮:“这倒也是,不过,让他不碰你,难哟。”

    胡文秀:“收藏家,你一定有办法的。”

    向天亮:“呵呵,再叫几声。”

    胡文秀:“收藏家,收藏家……”

    向天亮:“嗯,办法倒不是没有,但不知道你能不能狠下心来。”

    胡文秀:“你说。”

    向天亮:“让他没了那个能力,他就不好意思碰你了。”

    胡文秀:“那,那怎样让他没了那个能力?”

    向天亮:“下药,下在他喝的酒或水里。”

    胡文秀:“好办法。”

    向天亮:“但是要慢慢下,让他渐渐没了那个能力。”

    胡文秀:“为什么?”

    向天亮:“傻瓜,下得太快太猛,他突然没了那个能力,他会起疑心的。”

    胡文秀:“唔,有道理。”

    向天亮:“总之,不能让老陈看出来是你不愿意,否则,他会怀疑的。”

    胡文秀:“还有,还有。”

    向天亮:“还有什么?”

    胡文秀:“我家云波的事。”

    向天亮:“你家陈云波什么事啊?”

    胡文秀:“说好了让他去茅山岛工作两年的。”

    向天亮:“对,如果你不同意,我可以把这个改一改,就说渔业局不同意,老陈也没有办法。”

    胡文秀:“我,我同意。”

    向天亮:“同意?你同意让陈云波去茅山岛工作两年?”

    胡文秀:“嗯。”

    向天亮:“不会吧,老陈下了药,陈云波又去茅山岛工作,那你怎么办?”

    胡文秀:“不是有你么。”

    向天亮:“呵呵,你个小**,你打的是如意算盘啊。”

    胡文秀:“你以后,以后总不会不管我了吧。”

    向天亮:“管,但不能天天都管。”

    胡文秀:“我又不用你天天管我,再说,云波他两年后就回来了。”

    向天亮:“小**,你想得倒美。”

    胡文秀:“这,这不行吗?”

    向天亮:“当然不行。”

    胡文秀:“我,我不能象惠兰姨那样吗?”

    向天亮:“不一样,她是我的女人,别人不能碰。”

    胡文秀:“噢,我,我只是临时的。”

    向天亮:“对了,咱们以后呢,就做朋友,你看怎么样?”

    胡文秀:“嗯,也好,我终究是云波的人,他待我也不错。”

    向天亮:“所以嘛,你和陈云波过一辈子,这一点不能变。”

    胡文秀:“那,那我以后要是想你了呢?”

    向天亮:“那就找我呗。”

    胡文秀:“真的?”

    向天亮:“当然,朋友嘛,朋友就是用来互相帮忙的么。”

    胡文秀:“说定了,你可不许反悔。”

    向天亮:“不反悔,但是,你最好少和老陈在一起。”

    胡文秀:“不是说好了么,你帮我搞药,我对他下药。”

    向天亮:“不过,你要帮我看好老陈,他要是不听话,你要及时向我报告。”

    胡文秀:“嗯,我保证,只是以后,以后咱们怎么见面?”

    向天亮:“这个么,有两个地方可以见面。”

    胡文秀:“哪两个地方?”

    向天亮:“一个是你上班的地方,市发展银行。”

    胡文秀:“那里能行吗?”

    向天亮:“能行,你是专职会计,我让蒋行长为你单独设一个办公室,以后我可以就去你办公室找你。”

    胡文秀:“嗯,我知道我们蒋玉瑛行长和惠兰姨一样,也是你的人。”

    向天亮:“这是谁告诉你的?”

    胡文秀:“嘻,我猜的,有一次你去找我们行长,我正好看到了。”

    向天亮:“小**,你的眼睛够尖的嘛。”

    胡文秀:“还有一个地方在哪里?”

    向天亮:“还有一个地方么,在南北茶楼隔壁,那里很快会有一个会员制的棋牌室。”

    胡文秀:“你让我加入?”

    向天亮:“那个会员制的棋牌室是你们蒋行长开的,到时候她会主动邀请你加入的。”

    胡文秀:“你也会去吗?”

    向天亮:“那是专门为你们女人开的棋牌室,我怎么能进得去呢?”

    胡文秀:“那,那咱们怎么见面呀?”

    向天亮:“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到时候会联系你的。”

    胡文秀:“我记住了。”

    向天亮:“好了,你去热热那些剩菜,我想睡一会,记住了,一个小时以后叫醒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