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09章 正主子回来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得到陈玉來掌握的这批档案各方可以说倾巢而出志在必得

    但是作为有身份的人当然不会亲自出动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

    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东海区区委书记高永卿和副市长陈瑞青副市长张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因此重视归重视派出來具体干活的人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虾兵蟹将

    向天亮的调虎离山之计不太成功大家的人手足够陈玉來去了乡下大家不约而同派出人跟着陈玉來的车但还是另外留下人“看”着陈玉來的家

    敌变我变计划沒有变化快计划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就象向天亮给陈玉來定的“两年期限”说得一板一眼规规矩矩可胡文秀的表现让向天亮满意得很再加上厉害的“枕边风”一吹说改就给改了

    转移档案的计划本來是确定在调虎离山成功的基础上的现在外面“虎视眈眈”计划也得改变了

    晚上十点十分

    向天亮趴在客厅的窗边向外窥视

    刚睡醒身上什么也沒有虽然不雅观但好在房间里沒有人

    这个样子有点危险万一有人突然闯进來连穿衣服都來不及

    不过沒办法客厅的这扇窗不但大而且是向外观察的最佳位置趴在这里往外看街上的几辆可疑汽车尽收眼底

    贾惠兰和胡文秀蹑手蹑脚地过來身上也是什么都沒有光溜溜的往向天亮身上一粘向天亮那里立即有了反应噌地竖了起來

    正好碰到贾惠兰的手贾惠兰用手拿住低声笑道:“真是打不垮呀”

    “就你们两个臭娘们这点能耐老子还能干上一百回”向天亮骄傲得很

    胡文秀也伸手碰了一下手象触电似的缩回去但只缩回一半犹豫一下鼓起勇气也让手搭了上去

    贾惠兰又笑了“文秀你学会了主动算是小学毕业了”

    胡文秀现在可胆大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是跟惠兰姨学的”

    “你个死妮子给点阳光你还灿烂起來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贾惠兰娇声骂道

    “惠兰姨我现在不怕你了”胡文秀不甘示弱

    向天亮听得好笑伸手分别在贾惠兰和胡文秀的屁股上拍了一掌“臭娘们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都火烧屁股了还在这里争风吃醋”

    贾惠兰不以为然“天亮你有点危言耸听了吧”

    向天亮沒好气地说“不信你自己往外看他们还在那里守着呢”

    趴在窗边两个屁股撅起两个女人一齐往外看去

    贾惠兰说“只停着十几辆车沒见到人呀”

    向天亮摸着胡文秀的屁股“宝贝你仔细看看”

    胡文秀扭着小屁股“好象有几辆车里有些红点在亮一闪一闪的应该是有人”

    向天亮赞道:“宝贝真行那是红外线夜视镜国产的质量不好会反光所以他们在观察我们我们也能发现他们”

    贾惠兰说“这就奇怪了他们凭什么认定档案就藏在这里呢”

    向天亮笑道:“一点也不奇怪他们这是赌徒心理都在押宝呢”

    贾惠兰问“这怎么说”

    向天亮说“想要档案的人除了咱们还有四帮人分别以许西平、肖子剑、高永卿和张行为代表所以下面还在监视咱们的人应该就是他们派來的其实他们也不确定档案就藏在这里但看到其他人都还在守所以也跟着守”

    胡文秀小声问“都十点了他们为什么不进來看看呢”

    向天亮道:“都想进來看看又都在熬着谁也不相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想让别人先进來”

    贾惠兰问“那咱们怎么办也这样熬着呀”

    向天亮摇着头“这个也沒办法离十二点还早只能这样耐心地熬着”

    贾惠兰嗯了一声“天亮我看你的计划要修改一下了”

    向天亮笑道:“已经改了在你们两个臭娘们睡得正香的时候我已经通过电话调整了部署”

    正说着向天亮忽然感到胡文秀挨在自己肩膀上的身体有点僵

    “宝贝你怎么了”

    “他他……”

    向天亮急忙往窗外望去

    路灯下的街道上一个人背着一个包正向这边走來

    贾惠兰也看到了“文秀这不是你家云波吗他怎么回來了”

    是陈云波向天亮也有点紧张了“你们沒看错”

    “沒看错是他”贾惠兰肯定道

    胡文秀的身体在颤抖不用说也已给出了答案“是他是他……”

    真正的主人回家了

    向天亮心里直骂孙阳问候着他的祖宗十八代不是说好了让陈云波在南河待上一夜的吗

    原來陈云波是想胡文秀了跟着局长他们在南河宾馆住下后一看沒什么事就一个人悄悄地溜出來找了辆出租车回家來了

    当机立断

    向天亮起身同时也把贾惠兰和胡文秀提了起來“宝贝你确定你家陈云波不知道储藏室吗”

    “我确定他绝对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胡文秀说

    “那就只能穿新鞋走老路了”向天亮急忙吩咐起來“惠兰姐咱俩得再躲到储藏室里去你快去卧室收拾一下把咱们俩的衣服和东西也拿到储藏室里去注意一定要收拾干净”

    贾惠兰应声而去她跟了向天亮多时这种情况她不陌生

    “我怎么办呀”胡文秀有点急了

    向天亮楞了一下“对啊我怎么把你给忘了按照计划和今天的演变你是不应该在家里出现的”

    “那我也去储藏室”胡文秀光着屁股也去收拾自己的衣服了

    重回储藏室和第一次的感觉大不相同因为沒穿衣服一点也不觉得热三个身体紧贴在一起觉得空间也大了不小

    不等三个人放松下來就响起了开门声

    是两个人向天亮眉头又皱他从脚步声里听出來了

    一个当然是胡文秀的老公陈云波

    另一个人是副市长张行

    原來张行沒走一直待在三楼汪子荣家里

    守株待兔这一次张行非常耐心

    因为张行从监控录像里看到过档案当时陈玉來是躺在床上看档案床头柜上还放着五六个档案袋

    所以张行认定陈玉來是将档案藏在家里即使不是全部也会有相当一部分如果是藏在别的地方陈玉來不可能每次带这么多袋档案回家

    张行虽然人称草包但他有个一根筋的毛病认准了的事他会执着到底的象他痴迷杨碧巧那叫一从痴心不改

    这回张行的一根筋还发挥了正面作用让他给轴对了

    看到陈云波回家张行大喜陈云波认识他陈玉來又不在家这是天赐良机

    于是张行和陈云波在楼梯口“不期而遇”

    进门开灯关门张行坐下陈云波先去各个房间转了一下

    陈云波:“张市长实在对不起我爸不在家可能去乡下看我奶奶去了”

    张行:“沒关系沒关系我就是随便坐坐怎么你媳妇也不在家吗”

    陈云波:“不在手机在可能去朋友那里玩去了”

    张行:“噢你这是出差刚回來吧”

    陈云波:“是啊张市长我刚才刚才说过了”

    张行:“这么说你是不知道家里最近发生的事了”

    陈云波:“我家出事了张市长什么事啊”

    张行:“别紧张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

    陈云波:“张市长您快说到底是什么事”

    张行:“你爸他啊也是一时糊涂他私藏了一批应该销毁的档案”

    陈云波:“这这不会吧”

    张行:“你不知道吗”

    陈云波:“我不知道我爸的事他从來不跟我说”

    张行:“哦好在这事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事情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陈云波:“张市长那我爸他……”

    张行:“你听我说你爸还不知道他私藏应该销毁的档案一事已经被市里个别领导知道了”

    陈云波:“那我马上打电话告诉我爸”

    张行:“來不及了”

    陈云波:“怎么來不及了”

    张行:“你说你爸在乡下手机信号都沒有的地方你能打通电话吗要是能打通电话我早把他叫回來了”

    陈云波:“我我借辆摩托车马上去找他”

    张行:“晚了等你一个來回黄花菜都凉了市里领导有指示十二点以前见不到档案你爸的事就捂不住了”

    陈云波:“张市长那那您说该怎么办”

    张行:“咱们马上动手找到那些档案找到后当面交给市里领导”

    陈云波:“这……”

    张行:“时间不等人小陈你好好想想吧”

    陈云波:“嗯……找到档案后交上去我爸就沒事了吧”

    张行:“问題不大当然会沒事的但档案要是不交上去万一让市委主要领导知道了这事就不好办了”

    陈云波:“好我听张市长您的”

    张行:“事不宜迟咱们马上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