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10章 草包不草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个大傻瓜啊。.”

    储藏室里的向天亮,一边抱着胡文秀,一边轻声骂着陈云波。

    当然,向天亮是又气又好笑,他一直以为张行是个草包,智商不会超过一百,今天他算见着比张行还傻的人了。

    就这么几句漏洞百出的鬼话,都能将陈云波唬住,足见陈云波是多么的“弱智”。

    胡文秀小声道:“我说过他就是一个书呆子么。”

    “一听就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向天亮的手在胡文秀身上摸索着。

    贾惠兰笑道:“人家陈云波是个科研迷,心里都在搞发明创造上,不象你,百分之九十的心思都在女人的身上,你看你看,你现在就在女人身上。”

    “臭娘们,得了便宜还卖乖,给我一边待着去。”向天亮推开贾惠兰,将胡文秀放在箱子上,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摁了一下。

    胡文秀乖巧得很,她知道该干什么,毫不犹豫地张着嘴,脑袋埋到了向天亮的两腿之间。

    “啪。”向天亮又在胡文秀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宝贝,你干你的,沒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停下來。”

    “唔,唔。”胡文秀说不出话來,只能扭着身体表示同意。

    贾惠兰有些妒忌,“天亮,你太偏心眼了吧。”

    “嘘。”向天亮压低嗓音斥道,“别说话了,你想被一窝端吗。”

    听不到外面的说话声。

    向天亮估计,张行和陈云波的寻找,应该从陈玉來的书房开始,接着是陈玉來的卧室,然后一无所获,一根筋的张行还会坚持,要求对陈云波的卧室和客厅进行“扫荡”。

    这幢政斧机关的公寓楼,其每一套的面积和布局都大同小异。

    问題是房主陈玉來对房子进行过改造,熟悉机关公寓楼的人,应该一眼就能看出。

    张行虽然不住在这里,但他常去三楼的汪子荣家,以前也來过陈玉來家,只要他脑子稍微灵活一点,就能看出陈家的与众不同之处。

    那边多了一个书房,这边多出一个餐厅,明摆着的与众不同。

    张行可是学地质勘探的,对空间几何很熟悉,他的数学决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向天亮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姓。

    贾惠兰也感觉到向天亮的紧张,因为她的身体又挨回到了向天亮身上,她太了解他了。

    这种紧张不是來自于胡文秀的“讨好”,尽管她很卖力,她那撅起的屁股扭得正欢,对于久经考验的向天亮來说,简直太业余了。

    “天亮,他们会不会來厨房寻找。”贾惠兰低声问。

    “他们会,他们连卫生间都不会放过。”向天亮苦笑道。

    “你凭什么怎么肯定。”贾惠兰又问。

    向天亮轻轻地一声叹息,“说张行是个草包,指的是他在官场上混的时候,此时此地的张行,可一点也不草包,因为他是学地质勘探专业的,在一定的空间里找东西正是他的特长啊。”

    贾惠兰噢了一声,“难怪他似乎认准档案就藏在这里了。”

    向天亮道:“对,一方面是这样,另一方面,是装在老陈卧室里的那个无线摄像探头帮了他,他通过那个无线摄像探头获得的录像带里,显示老陈的卧室里曾出现过五六个档案袋,如果张行将这两方面结合起來,他必将认定档案就藏在这套房子里,不整出一个结果他是不会善罢甘收的。”

    贾惠兰调笑道:“那你得快想个办法,否则会被瓮中捉鳖的。”

    “呵呵,瓮中捉鳖倒不至于。”向天亮低声地乐呵着,“大不了被他们抓个现形,但是,档案在我手里,我的东西,十个张行也休想拿走。”

    “还有我。”胡文秀喘息着说。

    向天亮摁着胡文秀的脑袋笑骂道:“他妈的,你现在是在工作,你懂不得,你是在工作,你必须专心致志。”

    胡文秀忙说,“我继续,我继续。”

    贾惠兰笑着安慰,“文秀,你忙你的吧,有天亮在,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

    “唔,唔……”胡文秀又埋头专心致志起來。

    贾惠兰坏坏地问,“天亮,文秀的工作怎么样呀。”

    “还行,下午是幼儿园,现在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水平。”

    贾惠兰又笑,“进步这么快,小妮子还行嘛。”

    “你还别说,要是加以精心培养,文秀一定能态到你的水平。”

    贾惠兰不解,“我,我什么水平呀。”

    向天亮坏笑着反问,“惠兰姐,请问你的外号是什么啊。”

    “去你的,说文秀,你來取笑我干什么。”贾惠兰伸手在向天亮身上狠拧了一下。

    向天亮笑道:“你号称无底洞,你那里深不可测,永远都难以满足,我的这位宝贝也有这种趋势,今天她云里來雾里去的飞了六回了,还一付兴致勃勃的样子,简直就是无底洞第二啊。”

    “嘻嘻……”

    “你笑什么。”

    “你猜。”

    “娘们的心思我猜不着。”

    贾惠兰凑到了向天亮耳边,“为了帮你尽情的享受,我推了一把。”

    “啊,你给她下药了。”向天亮惊讶道。

    贾惠兰笑道:“放心,只是一点点。”

    “效果不错,难怪她这么疯狂。”向天亮也笑。

    贾惠兰说,“我是要让她记住你,只需一天,她就能刻骨铭心了。”

    “惠兰姐,你真够坏的,不过,你的这种坏值得表扬。”向天亮乐道。

    贾惠兰娇嗔道:“那你说,你该怎么感谢我。”

    “呵呵……我当然要感谢你了,在百花楼里,我对你的感谢是比较多的嘛。”

    “还不够……”

    向天亮倏地伸手,捂住了贾惠兰的嘴,同时一边冲她摇头。

    贾惠兰点了点头,表示她明白了,向天亮才收回自己的手。

    张行和陈云波进厨房了。

    两个人的说话声很清晰。

    陈云波:“张市长,我爸不会把档案藏在厨房里吧。”

    张行:“难说,你爸是个有心机的人。”

    陈云波:“可是,到底有多少档案,档案所占的体积有多大。”

    张行:“不知道,但我估计档案不少,所以所占的体积也不小。”

    陈云波:“那就更不可能藏在厨房里了。”

    张行:“不,不一定。”

    陈云波:“怎么了。”

    张行:“等等,等等……你让我想想。”

    陈云波:“张市长,您,您发现什么了。”

    张行:“小陈,你家的厨房有点小啊。”

    陈云波:“咦,张市长您是怎么知道的。”

    张行:“我看出來的。”

    陈云波:“您说得不错,我家的厨房改建过。”

    张行:“哦,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陈云波:“是这样,这房子原先的设计是沒有餐厅的,所以在重新装修的时候,我爸对房子的布局进行了重新设计,用客厅的两点二五米加厨房的零点五米,在客厅和厨房之间隔出了一个餐厅,所以,厨房也比原來的窄了零点五米。”

    张行:“哦,你爸挺有想法的,不过。”

    陈云波:“不过什么。”

    张行:“小陈你仔细看看。”

    陈云波:“嗯……我看不出什么來。”

    张行:“刚才你说的是厨房的宽度,比原有的窄了零点五米。”

    陈云波:“对啊。”

    张行:“现在你再看看厨房的长度。”

    陈云波:“长度,长度怎么了。”

    张行:“长度差了一大截。”

    陈云波:“一大截。”

    张行:“对,不信你回到餐厅看看,两者的长度应该是一样的。”

    陈云波:“张市长,您还别说,仔细一看,好象,好象真的短了不少。”

    张行:“还有呢。”

    陈云波:“还有,还有这壁柜,也设计得有点怪怪的。”

    张行:“嗯,这一面墙的外面是什么地方。”

    陈云波:“是公寓楼的走廊。”

    张行:“好,你现在估计一下,这个壁柜的宽度大约有多少厘米。”

    陈云波:“大约,大约有六七十厘宽吧。”

    张行:“如果加上墙的厚度呢。”

    陈云波:“至少有一米宽吧。”

    张行:“不愧是搞技术的,眼光不错,问題是这么宽的壁柜,是用來做什么用的呢。”

    陈云波:“这个么,我爸沒跟我说过,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张行:“你沒有打开看过吗。”

    陈云波:“还真沒有,一來我很少进厨房,二來,这些壁厨都上着锁。”

    张行:“哦,最后一个问題,你爸这次重新装修是在什么时候。”

    陈云波:“大概,大概在两年前吧。”

    张行:“小陈,你仔细想想,说具体点。”

    陈云波:“嗯……两年多,快三年前了,可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了。”

    张行:“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家里重新装修的时候,你一定不在家。”

    陈云波:“对啊,当时我刚参加工作一年,局里正派我在省海洋学院进修,等我一个月后回家,家里就变成这样了。”

    张行:“噢,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陈云波:“张市长,什么对了。”

    张行:“小陈,我,我是说,这一排壁柜,有,有问題,大有问題。”

    陈云波:“什,什么问題,张,张市长,您,您这是怎么了。”

    张行:“好象……好象有点晃,象,象地震……”

    陈云波:“啊……”

    张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