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23章 撑腰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上午,一条“桃se新闻”在市委大院里悄悄地流传:

    副市长张行和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刘国云去市zhengfu办公室副主任陈玉來家做客,正逢陈玉來出门去赴一个酒局,陈玉來把钥匙交给张行和刘国云后自己走了,几个小时后,陈玉來醉薰薰地回家,把张行和刘国云來自己家做客的事给忘了,到门口后找不到钥匙,又听到屋里有动静,以为家里來了盗贼,就打电话报jing,滨海区公安分局局长杜贵临亲自带着手下赶到,打开门一看,发现张行和刘国云二人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

    这条“桃se新闻”当然是向天亮和杜贵临设计的,至于“新闻”从滨海区公安分局传到市委大院,自然有专门的人负责。***[***请到看最新章节****]*

    但是,“桃se新闻”的三个当事人都沒來上班,陈玉來因为老母亲家失火烧掉了房子,请假去了乡下,而张行和刘国云二人,更沒有人知道他们躲到了什么地方。

    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就是不相信。

    七楼,市委组织部长肖子剑的办公室。

    听秘书陈品辉说完“桃se新闻”,肖子剑微微地笑了,“品辉,你信吗。”

    “不信。”陈品辉摇头。

    肖子剑问,“那下面的人,信的多,还是不信的多。”

    陈品辉笑着说,“这个么,大家在传播和议论时,一般很少关心它的真假。”

    “哦,哪关心的是什么。”

    “趣味。”

    肖子剑也轻轻地笑了,“这倒也是,人毕竟是人,刺激总胜过道德,因为道德是大家的,刺激是个人的。”

    陈品辉说,“主角们都不在。”

    “这是最聪明的应对之法。”肖子剑说,“新闻有时效限制,热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褪去,躲起來,不解释,挺好的嘛。”

    陈品辉稍作犹豫,“可是,陈玉來副主任,他不应该躲起來吧。”

    肖子剑哼了一声,伸出一根食指往上指了指,“他现在是草鸡变凤凰,有人替他撑腰呗。”

    “还有,你让成达明区长找陈玉來副主任,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这话说得小心翼翼,因为陈品辉知道,成达明是肖子剑最信任的人。

    又是微微一笑,肖子剑道:“老油条嘛,我估计他不但沒去找陈玉來,而且还会去找向天亮商量。”

    “这……”

    肖子剑道:“这一点也不奇怪,向天亮让他翻身,向天亮为他撑腰,他有理由与向天亮走得近。”

    陈品辉说,“这,这不是脚踩两只船么。”

    摆了摆手,肖子剑微笑道:“关于脚踩两只船,不能一概而论,成达明是公开的,而且以不损害他人为前提,所以他无可指责。”

    陈品辉又犹豫了一下,“领导,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一找刘国云。”

    刘国云是陈品辉在党校认识的,并很快成为了朋友。

    肖子剑摇头道:“刘国云已经沒有用处了。”

    “那,那那批档案怎么办,咱们不追了。”陈品辉问道。

    肖子剑思忖着说,“无非是两个结果,陈玉來说的是真的,那批档案被火烧了,陈玉來说的是假的,那批档案他送人了,而且送给了向天亮。”

    陈品辉不解地问道:“领导,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陈玉來把那批档案送给了向天亮。”

    肖子剑笑了笑,“因为这种又损又毒的桃se新闻,只有向天亮既想得出來又做得出來。”

    “我们,我们不能总是这样等着吧。”

    “等,只能是等。”

    “你不担心那批档案流散出去。”

    “哈哈……”肖子剑大笑着道,“恰恰相反,那批档案落在向天亮手里,不但不会向外流散,反而会被藏得更加隐秘,当然,向天亮也会利用得淋漓尽致。”

    肖子剑说得不错,向天亮最善于废物利用,当然会将那批档案利用得淋漓尽致。

    不过,此时此刻,正是上班的时间,向天亮却在国泰集团公司的大楼里。

    在这里,向天亮也有自己的办公室,全大楼位置最好的,尽管他來得不多。

    向天亮在这间富丽堂皇的办公室里从不办公,办的是私事,办的是女人。

    比方说,现在他就在办女人,办的是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黄颖。

    黄颖刚从外地出差回來,一个电话,说想向天亮了。

    向天亮正好想溜出市委大院,自然求之不得,屁颠屁颠的來到国泰集团公司大楼。

    黄颖坐在向天亮身上,也是标准的“骑马式”,正在做着疯狂的起落运动。

    喜欢唱歌的黄颖,哼哼的声音很是动听,也一刻也沒停过。

    两只雪白的玉峰,在不住的摇晃。

    向天亮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笑着看着,欣赏着黄颖欢快的表演。

    虽然生过三个孩子,但黄颖的身材保持得很好,还是这么苗条轻盈。

    不过,黄颖“骑马”的时候,动作的幅度有的大,不但有上下运动,还有前后左右的摇晃。

    向天亮生怕黄颖跌下來,双手不得不伸出去,把住黄颖那纤细的腰。

    用向天亮的话说,这也叫撑腰,为女人撑腰。

    黄颖尽情的施展了将近一个小时,梅花三弄,在娇声中结束。

    在黄颖的哀求下,向天亮也发挥了一次,当然,是发挥在黄颖那个小洞洞里。

    黄颖娇喘不已。

    但向天亮却沒有喘气的功夫,因为他的手机响了。

    一看來电显示,这个电话向天亮还不得不接。

    女人的电话,省委副书记高玉兰的电话。

    向天亮:“兰姐,是你啊。”

    高玉兰:“是我。”

    向天亮:“你有事吗。”

    高玉兰:“嗯,你沒在上班。”

    向天亮:“咦,你怎么知道的。”

    高玉兰:“因为你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呀。”

    向天亮:“呵呵,我的工作xing质决定的,滨海学院的基建工地,我得常去跑跑。”

    高玉兰:“你少來,你常去基建工地吗。”

    向天亮:“当然,我是干部,我对工作还是很负责的。”

    高玉兰:“还不说实话,快交代,你现在在哪个工地呀。”

    向天亮:“呵呵,知我者,兰姐也,我现在正在国泰集团公司大楼呢。”

    高玉兰:“你呀,现在是上午,难道晚上还沒折腾够吗。”

    向天亮:“是黄颖姐,她刚从外地出差回來,所以,所以我过來视察一下。”

    高玉兰:“噢,你忙呀。”

    向天亮:“我哪能跟兰姐你比,你是省委副书记,大忙人,忙得把我都忘了。”

    高玉兰:“嘻嘻,想我了。”

    向天亮:“那当然,兰姐能为我撑腰,也能陪我上床,用处大着呢。”

    高玉兰:“呸,什么叫用处,你把我当什么了。”

    向天亮:“呵呵,话糙理不糙,话糙理不糙么。”

    高玉兰:“那你说,我是什么。”

    向天亮:“我不敢说,怕说了你会生气。”

    高玉兰:“废话,我几时生过你的气了,快说,我是什么。”

    向天亮:“嗯……吸金器,黄金的金,我给你起的外号啊,当然,也就是**器,jing神的jing。”

    高玉兰:“大坏蛋,狗嘴不吐象牙,看我怎么收拾你。”

    向天亮:“兰姐,你快來收拾我吧,你两个月沒來了。”

    高玉兰:“怎么,想我了。”

    向天亮:“想,想死我了。”

    高玉兰:“真的。”

    向天亮:“真的,难道兰姐不想我了吗。”

    高玉兰:“嗯,想,想。”

    向天亮:“既然想我了,为什么不來滨海。”

    高玉兰:“忙。”

    向天亮:“忙不是理由。”

    高玉兰:“傻小子,我是身不由己,你一个小小的副处级都很忙,我一个副省级能随便乱跑吗。”

    向天亮:“哦,理解理解,兰姐你是个工作狂,工作起來,把下面的需要也忘记了。”

    高玉兰:“呸,我下面的需要怎么会忘记呢。”

    向天亮:“呵呵,你喜欢我给你加油,不会是换了加油机了吧。”

    高玉兰:“去你的,我这台老机器,除了你能加油,别人加不了。”

    向天亮:“那么,兰姐一定又需要加油了。”

    高玉兰:“嗯,我需要,非常的需要。”

    向天亮:“那你快过來啊。”

    高玉兰:“我正在过來。”

    向天亮:“啊,不会吧。”

    高玉兰:“我们正在來滨海的路上,但是,为了掩人耳目,我们要多绕一点路。”

    向天亮:“什么时候到。”

    高玉兰:“快了,下午两点。”

    向天亮:“需要我去接你们吗。”

    高玉兰:“不需要,只有一辆车,而且是民用的。”

    向天亮:“噢,那我就在家里等你了。”

    高玉兰:“嗯,别到处乱跑。”

    向天亮:“放心吧,我哪儿也不去,我养jing蓄锐,我准备着为你们加油。”

    高玉兰:“你为我们加油,不会白加的。”

    向天亮:“哦,你同时是为我们滨海这次干部调整而來的。”

    高玉兰:“可以这么理解,用你的话说,这叫什么來着。”

    向天亮:“撑腰。”

    高玉兰:“对,算是为你们撑腰,但不是公开的大张旗鼓的,要讲点策略。”

    向天亮:“我明白,兰姐,我已经有了一个办法,等你到了,我再详细地向你汇报。”(去.)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