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42章 甜头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的“慷慨大方”,让许西平很是满意,这次干部调整中的放弃,换來自己这边所有人的“洗白”,这笔交易太合算了。.

    至于向天亮会不会又一次出尔反尔,许西平并不担心,向天亮做事还是有底线的,虽然他的那条底线有时候飘忽不定。

    那一次出尔反尔,是因为不是“等价交换”,而这一次“交换”是等价的,许西平信得过向天亮。

    向天亮也很满意,对其他各方,象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和副市长张行,象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象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副市长陈瑞青和东海区区委书记高永卿,对他们可以不必客气,但对许西平还是要讲点客气,毕竟是铁三角,毕竟是战斗的朋友嘛。

    这次交换实际上是向天亮亏了,但他从不考虑下一次,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完成这一次交换才是最重要的。

    许西平心情好,送向天亮出门时,他拍着向天亮的肩膀提醒说,“天亮,你也要小心你自己的门户哦。”

    向天亮停下了脚步,“老许,你这是什么意思。”

    笑了笑,许西平说,“市政斧办第一副主任罗正信是你的人,在工作上是邱少华主任的得力帮手,可是,你现在又对副主任陈玉來委以重任,还削弱罗正信的权力,你就不怕罗正信和陈玉來斗起來啊。”

    “呵呵,斗一斗也好,斗一斗也好,有竞争才有发展嘛。”向天亮笑道。

    许西平笑着问,“你就不怕罗正信跟着别人跑了。”

    “跟谁,跟你啊。”向天亮不以为然。

    摆了摆手,许西平道:“我现在不会挖你的墙脚,只有当我认为我足以与你抗衡的时候,我才有可能挖你的墙脚。”

    “阴险。”向天亮拿眼瞪着许西平。

    许西平笑道:“你还是先巩固你自己的门户吧。”

    这倒也是,向天亮边走边想,罗正信这头不能逼得太急。

    对罗正信应该是冷热结合,太冷不行,容易逼得他走极端,太热也不行,因为罗正信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幸亏还有谢影心,她能稳住罗正信,向天亮想。

    刚走到电梯口,向天亮就听到有人叫他。

    是副市长徐群先的秘书郭正浦。

    看了一眼郭正浦,向天亮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向徐群先的办公室走來。

    进了徐群先的办公室,向天亮顿是眼前一亮。

    不仅是徐群先,还有罗正信在。

    更要紧的是,徐群先的老婆陈彩珊和罗正信的老婆也在。

    “咦,今天是什么风向,竟把两位嫂子刮到徐大市长这里來了呢。”

    说着笑着,向天亮在徐群先和罗正信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徐群先扔了一支香烟给向天亮,“我们正在说你。”

    向天亮笑道:“难怪我耳朵痒,原來是你徐大市长在背后议论我。”

    徐群先也笑,指了指罗正信说,“是因为老罗。”

    罗正信的脸色很不好看,向天亮心里好笑,罗胖子肚子这么大,心眼却小得很呢。

    “老罗,你不会吧,还在为陈玉來生气。”向天亮笑着问。

    “这是我咎由自处,我不生你的气,也不生别人的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

    看得出,罗正信被陈玉來“夺”了权,情绪还是很大。

    “呵呵,理解理解,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说影心嫂子,你怎么不帮我劝劝老罗呢。”

    说着,向天亮的目光,乘机投向了陈彩珊和谢影心。

    在向天亮进來之前,陈彩珊和谢影心就是站着的,向天亮坐下后,陈彩珊和谢影心绕过沙发,站在徐群先和罗正信的背后,徐群先和罗正信看不到她俩的表情和动作。

    看见向天亮在看自己,陈彩珊和谢影心不约而同,同时朝向天亮做了个手势。

    这手势向天亮认得,心字型,陈彩珊和谢影心是在“说”,她们想向天亮了。

    向天亮微微颌首,表示自己知道了,可心里却说,最近老子家里都“忙”不过來,哪还能“顾”得上你们两个啊。

    谢影心说,“天亮,你别理他,这事全都是他自己闹的,就让他自己跟自己呕气。”

    陈彩珊也对罗正信说,“老罗,你还是应该想得开,首先你暗中与高永卿來往,差点给市里造成重大损失,这是你的不对,其次,陈书记和谭市长将你亻事压了下來,你已经够幸运了。”

    徐群先道:“老罗,这次分权,将你手中的部分权力交给陈玉來,实际上是早该发生的事,邱少华是市政斧办公室主任,他虽然不主持曰常工作,但他不会允许你在市政斧办公室坐大,其实他早就想分你的权,想找一个人牵制你,只不过碍于你和天亮的关系,大家又都是一条船上的,再加上他刚上任不久,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罗正信点着头苦笑,“我其实已经想通了,只不过看到陈玉來冒头,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

    向天亮笑道:“你能想通就更好了,要是还想不通,再瘦个十斤八斤,嫂子就要找我算帐了。”

    徐群先和陈彩珊两口子都笑了。

    谢影心说,“胖得象只猪,我巴不得他瘦几十斤呢。”

    说着,谢影心还冲着向天亮秀了个媚眼。

    陈彩珊笑道:“影心,你不心疼你家老罗吗。”

    谢影心道:“不心疼,坚决不心疼。”

    陈彩珊和谢影心互相使着眼色,一边冲着向天亮大秀各种爱心动作。

    徐群先似笑非笑,看着向天亮说,“我认为影心不会心疼老罗。”

    这话说得意深长,向天亮知道徐群先的意思,那天晚上在徐家,他和谢影心的事,徐群先是亲眼目睹了的。

    向天亮还明白,徐群先在帮罗正信,他是拿这话提醒自己。

    不过,徐群先提醒得是,打一巴掌再塞块糖,也该给罗正信一点甜头了。

    “好了,老罗,你也别哭丧着脸了,我有一个好事,你愿不愿意要。”

    “什么好事,我还能有什么好事。”罗正信的确是无精打采。

    向天亮追问道:“你想不想要。”

    罗正信道:“好事谁不想要,可我能有好事吗。”

    向天亮起身笑道:“那好,咱们立即出发,目标西郊渔塘,大家都去,至于什么好事,我会在路上告诉你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