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52章 难题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和向天亮预想的差不多,临时常委会议通过决议,由市纪委根据两封匿名举报信,对高永卿和罗正信进行一般性调查.

    这等于是把难题抛给了方道阳,因为方道阳是市纪委书记,调查同事是个很得罪人的活。

    一般性调查,这个说法很新颖,向天亮还是第一次听到。

    一起回到百花楼一零一号房,杨碧巧告诉向天亮,会议之所以开得这么长,是因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市委副书记余胜春和市警备区司令程龙弃权。

    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和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坚持认为,调查应该交给上级相关部门。

    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不同意调查。

    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只同意调查罗正信,不同意调查高永卿。

    最终,市委书记陈美兰决定,由市纪委负责,同时对高永卿和罗正信进行调查。

    至于所谓的一般性调查,是市委**部部长顾鹿邑提出来的,该提法受到了市委书记陈美兰和市长谭俊的支持,市委副书记余胜春在保留自己意见的前提下表示了同意。

    “那什么叫一般性调查呢?”向天亮好奇地问道。

    陈美兰和杨碧巧均是笑而不言。

    这时,高玉兰从隔壁踱过来,拿过向天亮手上的香烟,叼在自己嘴上吸了几口后说,“一般性调查这个说法并不新鲜,它最早是由个别人提出来的,走过场的调查就是一般性调查,但没人敢这么承认,所以有人又把它叫做启动程序性调查,实质上它不是调查,而是为了调查而调查,摆摆样子,例行公事,雷声大,雨点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把这种调查称之为假调查。”

    向天亮笑着说,“美兰姐,你们不会在常委会上公然提出所谓的一般性调查吧。”

    陈美兰微笑道:“你聪明,我们与会者也不傻,顾鹿邑提的是启动程序性调查,没敢提一般性调查这个说法,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还有一个问题。”向天亮问道,“省委领导如果知道了,你们准备怎么解释?”

    陈美兰指了指高玉兰,笑着说,“省委领导已经知道了。”

    高玉兰道:“本着对我们同志负责的态度,我们不可能仅凭一封匿名举报信,就兴师动众地展开调查,如果这样的话,那有十个人就可以搞乱你们滨海市的整个干部队伍,所以,关于这两封匿名举报信,在与省委主要领导电话沟通后,我承担全部责任,建议由滨海市委负责对这两封匿名举报信涉及的人和事启动程序性调查。”

    原来如此,向天亮松了一口气,“高永卿的那封匿名举报信,策划者肯定包括李云飞和陈瑞青,区区一个罗正信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的真正目的,不过是想把水搞混,想给咱们制造一点麻烦而已。”

    杨碧巧点着头道:“的确,搞乱滨海市不是他们的目的,这个责任他们承担不了。”

    陈美兰说,“他们对罗正信很了解,对罗正信与我们的关系更了解,罗正信只是依附于我们,他们即使搞掉罗正信,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确实只是想制造点麻烦而已。”

    摆了摆手,高玉兰道:“好了,现在把难题交给方道阳,权当考验一下那个方道阳的政治智慧吧。”

    难题,确实是个难题。

    夜渐深,人难宁。

    市纪委书记方道阳离开市委大院后,没有立即回家,而是直奔市检察院检察长卢宾家。

    卢宾家的书房里,除了卢宾,还坐着市政协主席陈乐天。

    方道阳,陈乐天,卢宾,逐渐成了一个小圈子,方道阳虽然算是领头的,但毕竟是外来户,很多事还得仰仗陈乐天和卢宾。

    陈乐天现在虽然不常出来活动,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滨海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本来还有个副市长张行,与方道阳、陈乐天、卢宾比,张行上面的关系过硬。

    但张行被人算计了,光着身子与同是男人的刘国云“睡”了一夜,还是在别人的家里。

    为了躲开“丑闻”的影响,张行跑到清河市去了。

    “老陈,老卢,他们狗咬狗,满嘴毛,却把擦屁股的任务扔给了我,你们说说,我该怎么办啊?”

    方道阳把临时常委会议的经过,告诉了陈乐天和卢宾。

    卢宾说,“老方,这等于是他们埋了个地雷阵让你去闯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是纪委的,这活不得不接吧。”方道阳无奈道。

    “也好,这也给了你一个了解他们的机会。”卢宾说。

    “老卢,你说得太轻巧了,两边都得罪不起啊。”

    陈乐天说,“我看这既是坏事,但也是好事。”

    卢宾问,“老陈,坏的我们都知道,可好在哪里呢?”

    “我们可以在中间打下矛盾的楔子,一旦时机成熟,这个楔子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方道阳问,“这么说,老陈你也同意进行调查了?”

    “怎么,你想抗拒市常委会的决议?”陈乐天笑着反问。

    方道阳说,“以我自己的打算,是一看二拖三推,先熬他个半月一月再说。”

    “别啊。”陈乐天笑着说道,“老方你信不信,如果你一看二拖三推,他们双方都会把责任推给你们市纪委,万一将来高永卿和罗正信再次事发,你的责任将是最大的。”

    “你是说,我必须启动调查了?”方道阳又问。

    陈乐天微笑着说,“对啊,程序性调查不就是一般性调查吗,据我所知,你们纪委那套程序走完,起码也得十天半个月的,老方你亲自负责调查,高永卿和罗正信两个人一人一天,轮流进行,等你把两封匿名举报信上的所有事情都核实一遍,不照样达到了你要的‘一看二拖三推’的目的了吗?”

    “这办法倒是不错。”方道阳点着头道。

    卢宾笑道:“如果还想拖时间,可以在询问完后,让高永卿和罗正信两个人写出书面解释材料,此外,你每隔一天去向三位正副书记汇报,请求指示……我想,三位正副书记一定会被你的‘一看二拖三推’逼出个新态度来的。”

    方道阳轻轻一叹,“也只能先这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