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58章 黑手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更关心的  是谁在背后对自己下黑手

    陈玉來走后  向天亮还沒开口  邵三河先说话了

    “天亮  我认为举报你的人  和举报罗正信的人  应该出自同一个地方  ”

    邵三河不说“阵营”  却说“地方”  是他惯有的表达方式

    “继续说下去  ”

    邵三河笑道:“你应该心里有数  用不着我再说下去  ”

    “他们什么意思  ”

    “我想  不至于真想把咱们滨海市搞乱吧  ”邵三河思忖着道  “关于档案这事  可大可小  对别人是大  对你就是小  高副书记就住在你那里  他们不敢把你往大里整  ”

    向天亮立即笑骂道:“他x的  三河兄你怎么说话的  你的意思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吧  ”

    “嘿嘿  这是你说的  我可沒这么说  不过  话糙理不糙  话糙理不糙嘛  ”

    向天亮啐了邵三河一口  “呸  我要是狗的话  那你也是狗  你们全家都是狗  你爹你娘除外  ”

    邵三河笑道:“得  你有点生气了  ”

    “我生气  我生气了吗  我生气了吗  ”

    “你生气了  ”邵三河继续笑着  “当然  你不是生我的气  你是生高永卿的气  生李云飞和陈瑞青的气  高永卿举报了罗正信  而举报你这个动作  一定也出自这三个家伙之手  特别是李云飞  也只有他有能耐从省里拉來一个调查组  ”

    向天亮哼了一声  “不行  老子要反击  狠一点的反击  ”

    “不等一等吗  ”邵三河问道

    “三河兄  帮我找个反击的办法  ”

    “办法不是沒有  ”邵三河忽忽然压低声音说道  “实际上  我在这方面早就有所准备  我们市局由方云青副政委负责建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  对外对内都是保密的  这个特别工作组专门搜集干部和干部家属的活动情况  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和经济活动  ”

    向天亮咦了一声  赞叹道:“三河兄  你有先见之明啊  ”

    邵三河继续道:“李云飞和陈瑞青及高永卿  都是我的重点关注对象  他们整别人的时候  忘记了自己的屁股是不干净的  ”

    “快说快说  有什么地方可以下手  可以马上下手  而且能做到立竿见影  ”

    邵三河又道:“以你的要求  可以下手  可以马上下手  而且能做到立竿见影  那就针对陈瑞青的小舅子下手  这家伙在清河就有前科  还被当地派出所处理过  陈瑞青调到咱们滨海工作以后  这家伙也跟了过來  去年底今年初  这家伙与人合伙  承包了农垦大厦的棋牌室  据我的报告  他那个棋牌室实际上是个赌场  每天晚上都有上百人参赌  赌资在二三百以上  ”

    向天亮笑了  “好啊  这不是现成的反击目标吗  ”

    “对  你要是同意  我今天晚上就可以端掉它  ”邵三河笑道

    向天亮说  “擒贼须擒王  你要给我把陈瑞青的小舅子抓起來  再來个铁证如山  我看陈瑞青还坐得住坐不住  ”

    邵三河问道:“这沒问題  但其中还有一个问題  参与赌搏的人中  有不少干部和干部家属  咱们怎么处理他们  ”

    “呵呵  一网下去收获太大  这也不好吧  ”向天亮笑着说道  “三河兄  打击面不能太广了  对于那些参与赌搏的干部和干部家属  你就灵活机动吧  ”

    “我这就去布置  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邵三河雷厉风行  匆匆起身走了

    而向天亮  却是优哉游哉  是哼着小曲回到了百花楼的

    第二天早上  向天亮正要出门去上班  就接到了副市长陈瑞青的电话

    陈瑞青:“老同学  你好  还沒有上班吧  ”

    向天亮:“老同学  不敢当  不敢当  ”

    陈瑞青:“诶  同学一天就是同  咱们在党校还同过一个月的学呢  ”

    向天亮:“也是啊  陈副市长有事找我  ”

    陈瑞青:“我还是希望你叫我老陈  如果你还看得起我的话  ”

    向天亮:“老陈  你言重了  在公共场合  还是叫得正规一些好  ”

    陈瑞青:“天亮  我遇到麻烦了  ”

    向天亮:“麻烦  不会吧  我沒听说你老陈有什么麻烦啊  ”

    陈瑞青:“不是我  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小舅子  ”

    向天亮:“哦  怎么了  ”

    陈瑞青:“你知道农垦大厦吗  ”

    向天亮:“知道  市农业局的产业  但老陈你了解我的  我几乎不去这些地方  ”

    陈瑞青:“我知道你很少出入娱乐场所  农垦大厦那个鸿运棋牌室  是我小舅子和人合伙开的  ”

    向天亮:“噢  我听说现在棋牌室的生意不错  快赶上开茶楼的了  ”

    陈瑞青:“问題是他越线了  ”

    向天亮:“越线了  老陈啊  这个我真是不懂  ”

    陈瑞青:“农垦大厦那个鸿运棋牌室变成了赌场  昨晚被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给一锅端了  ”

    向天亮:“老陈  我听说  现在这方面放得比较宽  公安局不会轻易上门的嘛  ”

    陈瑞青:“可有人举报  而且现场还缴获了两百多万赌资  人脏俱获啊  ”

    向天亮:“哦  这就沒话可说了  ”

    陈瑞青:“这是昝由自取  确实沒话可说  只是……”

    向天亮:“老陈  有什么话就就说么  ”

    陈瑞青:“唉  我那个小舅子  我想把他捞出來  ”

    向天亮:“这个……应该问題不大吧  多罚点钱就行了嘛  ”

    陈瑞青:“市公安局那边不买帐啊  ”

    向天亮:“不会吧  老陈  你也别急  昨晚发生的事  处处理起來总需要一点时间的  ”

    陈瑞青:“不  邵三河的口气好象很硬  ”

    向天亮:“怎么  老邵连抓赌这种事也亲力亲为吗  ”

    陈瑞青:“听说昨天晚上的行动  就是邵三河亲自组织并指挥的  ”

    向天亮:“哦  那么  你找我是  ”

    陈瑞青:“天亮  大家都知道你和邵三河的关系  我小舅子的事要拜托你了  ”

    向天亮:“沒问題  沒问題  老陈你别急  我马上去市公安局看看  ”

    陈瑞青:“谢谢  ”

    向天亮:“你等我的消息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