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63章 买卖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一边点着头  向天亮一边还打开随身带着的公文包  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计算器

    陈瑞青大惑不解  “天亮  你拿个计算器干吗  ”

    “这你不懂了吧  买卖买卖  有买有卖  有亏有赚  生意场上讲究的是亲兄弟明算帐  你我也一样  既然是买卖  那我就得算仔细了  你的便宜我不贪  但我也不能吃亏  多一分不要  少一分不行  因为我数学学得不好  所以我总是带着一个计算器  以备不时之需  老陈  多多理解  多多理解啊  ”

    陈瑞青听得哈哈大笑  “天亮啊  咱们的买卖可以用计算器算吗  ”

    “老陈  这你又不懂了  从数学上说  这个世界是由无数数字组成的  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  其实都都不过是数字的组合而已  人类的任何活动  最终不过是数字的变化  比方说  你从副处级升到现在的正处级  是借着撤县设市的东风  其实不然  假如你的能力是一  你当个副处级需要你能力的零点八  而当个正处级所需的能力是一点一  那么  你当个正处级所需的能力就差零点一  这个零点一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你作为正处级的风险  也许你认为零点一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不然  这个零点一会随着环境和形势的变化  有可能以十倍甚至百倍地放大  因为当官是有风险的  在数学上风险也叫风险系数  你的风险系如果是十  你那个零点一就会变成一  以此类推  风险系数越大  那个零点一就越被放大  于是  你的危机就越來越大……”

    向天亮的长篇大论  让陈瑞青听得目瞪口呆  因为他听到的是一个闻所未闻的“理论”

    “呵呵  老陈你也甭大惊小怪  我这是歪理邪说  我姑妄说之  你姑且听之  ”

    “不不不……天亮  你这个理论很新颖  值得学习值得研究  ”

    “理论  ”

    “对啊  是个新理论  可以叫官场风险学  或者叫风险数学  ”

    向天亮咧着嘴直乐

    其实  向天亮手上拿着的这个计算器  一方面它确实是个计算器  另一方面它却是个电子探测器

    这种袖珍型的电子探测器  能探测出直径十米之内的空间内有沒有录音窃听之类的装置

    现在  袖珍计算器上有个小灯一闪一闪地亮着

    向天亮心里有数了  包厢里有录音窃听之类的装置

    这要分两种情况  一  陈瑞青知道  二  陈瑞青不知道

    如果录音窃听装置是陈瑞青装的  那就是他对向天亮不放心

    如果录音窃听装置不是陈瑞青装的  那很可能是陈瑞青的合伙人李云飞和高永卿装的  那就是李云飞和高永卿对陈瑞青不放心

    向天亮心里一笑  这两种情况  对自己來说都无所谓

    呵呵  咱是來做买卖的  一分钱一分货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光明正大  沒什么见不得人的

    向天亮:“老陈  你同意咱们现在要谈的是一桩买卖吗  ”

    陈瑞青:“哈哈  也是也不是  你既然说是  那就是了  ”

    向天亮:“好  买卖就是交易  有进有出  等价交换  你是买方  我是卖方  ”

    陈瑞青:“我同意  我是买方  你是卖方  ”

    向天亮:“谁先开价  ”

    陈瑞青:“你是卖方  当然是你先开价  ”

    向天亮:“不对  买卖是需要本钱的  我要看看你有沒有这个实力  ”

    陈瑞青:“也对  我要是沒有本钱  你也不会和我做买卖  ”

    向天亮:“说吧  ”

    陈瑞青:“我们撤走那个调查组  ”

    向天亮:“还不够  你这个本钱只能算是零点三左右  ”

    陈瑞青:“当然  调查组撤走之前  会做出你满意的结论  ”

    向天亮:“还是不够  但你的本钱已经有零点五了  ”

    陈瑞青:“我们会做出书面承诺  保证以后有问題放在滨海内解决  而不动用其他力量  ”

    向天亮:“零点七了  离一点零还差零点三  ”

    陈瑞青:“天亮  你的要价太高了吧  ”

    向天亮:“哎  现在是卖方市场  供不应求哦  ”

    陈瑞青:“倒也是  卖方市场么  开价肯定是高的  ”

    向天亮:“老陈  你的本钱带得不够多啊  ”

    陈瑞青:“你还想要什么  ”

    向天亮:“那要看你还有什么  ”

    陈瑞青:“嗯  这次干部调整  我们全力支持你  ”

    向天亮:“怎么支持  ”

    陈瑞青:“支持你在这次干部调整中实现大小通吃  ”

    向天亮:“听起來还算不错  ”

    陈瑞青:“还算不错  ”

    向天亮:“你不是常委  你沒有投票权  ”

    陈瑞青:“李云飞部长和高永卿有  ”

    向天亮:“你能指挥得了他们  ”

    陈瑞青:“我们三位一体  如果沒有把握  我也不会拿此当作本钱  ”

    向天亮:“也是  李云飞长和高永卿会帮你的  ”

    陈瑞青:“怎么样  够了吧  ”

    向天亮:“加零点二  ”

    陈瑞青:“还差零点一  ”

    向天亮:“对  ”

    陈瑞青:“你还想要什么  ”

    向天亮:“诚信  ”

    陈瑞青:“你不相信我  ”

    向天亮:“不对  应该这样说  我不相信你们  ”

    陈瑞青:“我们  ”

    向天亮:“对  ”

    陈瑞青:“我明白了  ”

    向天亮:“老陈  对不起  ”

    陈瑞青:“你说吧  ”

    向天亮:“在你的全部承诺兑现之前  你的小舅子得在看守所里待着  ”

    陈瑞青:“这个……”

    向天亮:“还有  他要交出所有非法所得  以及必要的罚款  ”

    陈瑞青:“天亮  ”

    向天亮:“这个你懂的  市场经济  市公安局也是要讲经济效益的嘛”

    陈瑞青:“这样……这样  零点一就算凑齐了  ”

    向天亮:“综上所述  你的本钱就够了  ”

    陈瑞青:“市公安局那边  不会为难我小舅子吧  ”

    向天亮:“这个你大可放心  好吃好喝  单间  还有空调  谁敢欺负副市长的小舅子啊  ”

    陈瑞青:“天亮  你的要价实在是太高太狠了  ”

    向天亮:“呵呵  这买卖你不做也行  有人抢着要做呢  ”

    陈瑞青:“谁  谁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