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00章 咬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干部调整的主要负责人,并不是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而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孙自在。

    现在想來,肖子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他不该同意报“大权”交给孙自在。

    种种迹像表明,向來duli特行的孙自在,已经“拜倒”在向天亮的脚下。

    孙自在的大儿子一家四口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跨省调入尚在筹备阶段的滨滨学学院,一定是向天亮的“杰作”。

    也不能全怪肖子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肖子剑还做不到万失一失。

    当时,召开书记碰头会商讨确定这次干部调整的考核负责人,肖子剑列席会议,按照惯例,他这个组织部长是这次干部调整考核负责人的不二人选。

    不过,市委书记陈美兰不经意地说,考虑到滨海市刚由两县合并而來,为了两县干部的团结,可不可以由來自原南河县的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孙自在同志,牵头负责这次干部调整的考核工作。

    肖子剑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现在看來,这纯粹是陈美兰的yin谋,肖子剑想道。

    陈美兰说得轻描淡写,还脸带微笑,肖子剑当时根本沒想到其中的玄机。

    这娘们是软刀子削人,不露声se,就把肖子的权力给拿走了。

    孙自在手握这次干部调整的考核大权,能单独与每位候选人谈话,最终的考核结论由孙自在负责完成,谁有问題谁沒有问題,全在他的笔下,他能将大问題变成小问題,也能将小问題说成大问題。

    随着这次干部调整的考核即将结束,肖子剑明白过來了,但为时已晚。

    肖子剑有底气,他现在腰板硬了,偶尔可以跟陈美兰叫叫板。

    但叫板需要时机,现在就不行,他肖子剑沒有叫板的资本。

    周一上班以后,肖子剑坐在办公室里,还在脑子里“消化”昨天的事。

    昨天有个大事,南北棋牌会所开张,肖子剑觉得这个南北棋牌会所不简单。

    办公室的门被悄然推开,先进來的是秘书陈品辉,他身后是滨海区区长成达明。

    肖子剑招呼道:“达明來了,坐坐,坐下说。”

    成达明一边坐下,一边笑道:“老领导,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只完成了一半,我家那位一打麻将就紧张,光顾着打牌,根本记不住昨天的南北棋牌会所都來了些什么人。”

    嗯了一声,肖子剑瞥了陈品辉一眼。

    陈品辉有些不好意思,“领导,我妻子刚从滨海那边调过來,虽然昨天也去了南北棋牌会所,但绝大部分人她都不认识,据她说,南北棋牌会所一共分三层,位于大楼的四楼五楼六楼,而南北棋牌会所的客人分为四档,第一档是普通客人,只能去四楼的大厅玩,第二档是老顾客或熟客,可以进入五楼的几个小厅玩,第三档是贵宾,有资格进入六楼的贵宾间玩,第四档是高级贵宾,有资格进入六楼的高级包厢,高级包厢一共有六个。”

    “哦,还真是象模象样啊。”点了点头,肖子剑问道,“我比较关心的是,这个南北棋牌会所与向天亮是什么关系。”

    成达明道:“据向天亮说,这个南北棋牌会所,是市发展银行行长蒋玉瑛、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小雅、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章含,和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贾惠兰等四个人合伙办的。”

    肖子剑笑了笑,“向天亮说话,一惯是七句假的一句真的,还有两句真假难分,他的话你也相信。”

    “我也不相信,但他就是这么说的。”成达明笑道。

    肖子剑道:“当然,向天亮与这个南北棋牌会所不可能沒有关系,南北棋牌会所的房子是南北茶楼的,南北棋牌会所的四个合伙人都住在百花楼,所以,蒋玉瑛、张小雅、章含和贾惠兰,只不过是站在台前的人,幕后人必定是向天亮,我听说昨天,百花楼里的人,除了陈美兰是全体出动,连杨碧巧都去了。”

    成达明说,“这个南北棋牌会所刚开业,现在还看不出它有什么实际作用。”

    陈品辉说,“我也认为,咱们应该不动声se,继续参与,继续观察,或许,咱们也可以利用这个南北棋牌会所呢。”

    “品辉,你这个想法不错。”肖子剑赞道。

    成达明心道,这个陈品辉多事,找向天亮的麻烦,还不如找死。

    肖子剑冲着陈品辉摆了摆手。

    陈品辉会意,冲着成达明点点头,悄悄地退出了办公室。

    沉默了一会。

    肖子剑:“你和他说了。”

    成达明:“说了,摊牌。”

    肖子剑:“什么反应。”

    成达明:“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你的事,所以是很正常的反应。”

    肖子剑:“当然,他的情报工作比我们厉害。”

    成达明:“但是,他也有两点意外。”

    肖子剑:“什么。”

    成达明:“一,他以为我沒这么快知道,你会晚一点告诉我。”

    肖子剑:“嗯,那是他以为。”

    成达明:“二,他沒想到我会这么快找他,而且是毫无保留。”

    肖子剑:“这也算是出其不意吧。”

    成达明:“总之,人家早有思想准备了。”

    肖子剑:“也好,这就叫先礼后兵。”

    成达明:“老领导,不能共同发展,一定要斗吗。”

    肖子剑:“你说呢。”

    成达明:“我当然听老领导的。”

    肖子剑:“唉,我倒是想共同发展,可人家让吗。”

    成达明:“也是,在滨海市咱们是弱者,弱者是沒有资格要求共同发展的。”

    肖子剑:“你知道我现在最担心谁吗。”

    成达明:“谁。”

    肖子剑:“你。”

    成达明:“我。”

    肖子剑:“对。”

    成达明:“我怎么了。”

    肖子剑:“不是怕你摇摆,是怕你不够狠心,与向天亮斗,必须狠得起心。”

    成达明:“老领导,我也是豁得出去的。”

    肖子剑:“这我相信,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嘛。”

    成达明:“不错,我会咬人。”

    肖子剑:“很好,现在我想让你张开嘴,咬向天亮一口。”

    成达明:“让我咬向天亮一口,现在。”

    肖子剑:“对,马上。”

    成达明:“怎么咬。”

    肖子剑:“他哪里容易疼,你就咬他哪里。”

    成达明:“哦……老领导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