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03章 忍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和孙自在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十楼的副书记办公室。市委副书记余胜春也正和市委组织部长肖子剑谈话。

    同样的话題。但气氛明显的不同。

    作为主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余胜春正是肖子剑的顶头上司。

    话題当然是后天的市常委会议。会议将将对这个干部调整的所有候选人进行表决。作为负责组织工作的领导。要做好会议前的全部准备工作。

    市委书记陈美兰的工作方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与其他领导大不相同。每一需要调整的职位。先由组织部确定两个候选人。由常委们举手表决进行二选一与以往的一选一截然不同。

    还有一点。以前是一揽子表决制。要调整的干部人数太多时。就集中印在一张或几张纸上。由常委们在每个人的名字后面打勾或打叉。这一次也不一样了。而是分别对每个职位的候选人进行举手表决。

    陈美兰的“改革”力度既大又快。第一时间更新别说肖子剑反对。就连余胜春也有点不适应。

    肖子剑來找余胜春。倒不是要“节外生枝”。也不是向余胜春示好。而是來试探余胜春的底线的。

    在市委大院。余胜春的处境与肖子剑有些相似。沒有一个同盟者。

    而余胜春的背景却有些复杂。早些时候。他受过前任省委书记李文瑞的赏识。现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受到省委副书记高玉兰的提携。但是。他和现任省委书记黄正忠也有联系。不久前。他还和省长李书群搭上了关系。

    甚至连省委另一位副书记陈益民。都很欣赏余胜春的工作能力。

    象余胜春这种情况。被圈内人戏称为“好几手”。与领导们都说得上话。关系却又都不很深。除非出现重大变故。否则他是不会旗帜鲜明地倒向某一边的。

    所以。余胜春的副书记当得相当的稳当。无功。也无过。。

    肖子剑要试探的底线。是余胜春对省长李书群有几分忠诚。因为他自己就是李书群的人。他在滨海的首要任务还是拉人。

    对肖子剑的來意。余胜春是心知肚明。对肖子剑的背景。他比向天亮知道得还要早。

    “老肖。总的來说。我个人也认为。陈书记在干部选拨制度的改革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步子迈得是有点大了。”

    肖子剑说。“书记碰头会上。你应该提醒一下陈书记。”

    余胜春微微一笑。“提过了。但是是二比一。少数服从多数。我必须遵守组织原则。”

    肖子剑摇着头道:“一百三十个职位。两百六十个候选人。至少要举手两百六十次。每一次三分钟。也需要十几个小时。这常委会议够跑五个马拉松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也就仅此一次吧。”余胜春笑着说。“这一次情况比较特殊。市委组织部兼管正科级干部。从下一次开始。科级干部就要交还给四个区的区委组织部管了。以后咱们就用不着跑马拉松了嘛。”

    “这倒也是。”肖子剑点着头问道。“老余。我听说。听说高玉兰副书记在咱们滨海市。听说要住一个月。”

    “老肖。你这一连三个听说。有点过分了吧。”余胜春含笑道。

    “我过分了。”

    “明明知道高副书记在。你一口一个听说。还不过分。”

    “沒有公开。只是心照不宣。我说听说不过分啊。”

    “老肖。你是听说。我也是听说。咱俩一样。”

    “这么说。你也是心照不宣啊。”

    余胜春哈哈而笑。“老肖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认为高副书记是來为人家撑腰的。”

    “哎。这话不是我说的。这话是你老余说的。”

    肖子剑知道自己多嘴了。说事可以。提到人。而且这个人是领导。这就变得敏感了。

    余胜春瞥了肖子剑一眼。“老肖。你对这次干部调整。是不是还有什么想法。”

    “想法。沒有沒有。”肖子剑连连摇头。

    “不够坦诚了吧。”余胜春又笑。

    肖子剑苦笑。“咱们做下属的。有想法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跟领导对着來吧。”

    余胜春不紧不慢地说。“有想法不说。也是不妥的。在我的印象中。你老肖不是这样的么。”

    沉吟了一下。余胜春道:“我支持你说出自己的想法。当然。我不一定支持你的想法。这是两码事。”

    “谢谢。”肖子剑问道。“老余。你听说大小通吃了吗。”

    “又是听说。”余胜春笑看着肖子剑。

    肖子剑笑道:“沒办法。我只能是听说。这毕竟是捕风捉影的事。”

    余胜春点着头道:“我也听说了。而且传得很广。但就是沒人肯定。”

    “他们。他们是不是太贪了。”

    “他们是谁。”

    “陈书记。还有向天亮。”

    稍作停顿。余胜春说。“这可以理解。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做。”

    肖子剑道:“一百三十个职位。一个也不给别人。这有点……无论怎么说。明的暗点。都说不过去吧。”

    “老肖。胜者为王。赢者通吃。这是现实哦。而且。”

    “而且什么。”

    余胜春笑道:“而且。你现在可以韬光养晦。等你有实力的时候。你也可以大小通吃。”

    “那么。余副书记也是这么想的吗。”

    “哈哈……当然了。雄心壮志不可沒有。但能否实现还靠造化。”

    肖子剑望着余胜春。“难怪李省长说。论忍字功。我远不及你啊。”

    哦了一声。余胜春淡淡而笑。“你我知根知底。我就明人不说暗话。我这几十年。靠的就是一个忍字。”

    “值得我学习一辈子啊。”肖子剑一半感叹。一半恭维。

    “不必自谦。其实你也很会忍。”顿了顿。余胜春笑着问道。“老肖。你常和李省长联系。”

    “啊……是。是。”肖子剑道。“李省长常提起你老余。嗯。他多次说。让我有事多与你沟通。多听你的意见。”

    余胜春想也不想。又是摇头。又是摆手。“老肖。我和你不一样。你千万别误读了李省长的意思。”

    想拉我入伙。余胜春心道。这怎么可能呢。

    余胜春态度不明。似是而非。肖子剑号称老狐猩。也一时摸不清余胜春的底细。

    再说了。余胜春又想。与向天亮这家伙斗。能有胜算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