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08章 打定主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次的市常委会议,议題只有一个,干部调整,但因为涉及到一百三十个职位两百六十个候选人,市委书记陈美兰又坚持采取了“婆婆妈妈”的选拨办法,一个一个的进行举手表决,所以会议的时间拖得很长。

    接连三天,漫长的市常委会议终于圆满结束。

    对市委书记陈美兰和市长谭俊來说,这是一次胜利的会议,因为他们的大小通吃计划,一点折扣不打地全部实现了。

    当然,对向天亮來说更是胜利,而且是绝对意义上的胜利。

    十一位常委,四个区的区委书记,一共十五个参与表决,向天亮这边获得了十票的支持,除了市委书记陈美兰、市长谭俊、市委副书记余胜、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市委统战部部长顾鹿邑、市委秘书长杨碧巧、滨海区区委书记焦正秀、南河区区委书记乔玉良、北碚区区委书记单可信。

    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和东海区区委书记高永卿是部分支持,其余弃权,沒有反对。

    市jing备区司令程龙开始选择的是弃权,后两天干脆缺席了会议。

    反对的只有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和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

    同样是反对,方道阳和肖子剑的具体表现,却是各不相同。

    方道阳话说得不多,只是一个劲的举手反对。

    肖子剑却不但举手反对,而且嘴巴也很忙碌,据说还曾三次拍了桌子。

    这么一來,肖子剑算是撕下了伪装,旗帜鲜明地当起了反对派。

    不过,肖子剑失算的是,李云飞和高永卿沒有选择反对,而自己的第一次亮相,差一点成了孤家寡人。

    也不全是失败,肖子剑公开立场,既能收服一批人,也能吓住一些人。

    市zhengfu办公室第一副主任罗正信就是被吓住的人之一。

    罗正信跑去和副市长徐群先商量。

    徐群先也是滨海的“老人”了,对肖子剑的了解不亚于罗正信,知道肖子剑心里一直记恨罗正信,如果让肖子剑挑选他要收拾的人的名单,罗正信绝对是名列前三。

    象肖子剑这种人,平时低调得很,但一旦真的要收拾人,那肯定是比向天亮还要狠毒十倍二十倍。

    罗正信的担心不是沒有道理,徐群先非常理解。

    徐群先的主意很简单,让罗正信抱住向天亮的大腿,只要有向天亮帮忙保护,罗正信就出不了事。

    这也是罗正信的想法,凭他的地位,直接去找陈美兰书记还差一点,找向天亮才是“门当户对”。

    罗正信不担心向天亮的实力,他担心的是向天亮会在关键时候不帮她,甚至会抛弃他。

    这种担心不是沒有道理,罗正信干的那些坏事,与向天亮沒有一点瓜葛,向天亮放弃罗正信,对他自己几乎沒有什么损失。

    徐群先也有类似的担心。

    而且唇亡齿寒,徐群先和罗正信密不可分,罗正信倒了,徐群先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怎么抱住向天亮的大腿,徐群先不好明说,总不能告诉罗正信,让他利用老婆谢影心粘住向天亮吧。

    徐群先只是说,四家人好久沒聚了,是不是可以把大家找來,喝着酒好说话嘛。

    想想也是,罗正信认为徐群先说得是,把向天亮请到家里來,有老徐老谢,还有三个女人,大家和向天亮拧成一股绳,向天亮即使想甩也甩不掉。

    打定主意,罗正信就去找老婆谢影心。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罗正信也患上了“妻管严”。

    罗正信自己知道原因何在,老夫少妻,自己在那方面越來越力不从心,怕老婆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觉。

    老婆谢影心好那一“口”,向天亮也好那一“口”,罗正信心说,难道要把自己老婆“交给”向天亮。

    市档案室里静悄悄的。

    谢影心正在埋头工作。

    “老婆,你忙着那。”

    “老罗,你來干什么。”

    “我沒事,我就是來看看我老婆。”

    “好好的,上班时间你发神经呀。”

    罗正信陪起笑脸说,“我老婆这么勾人,我來看一看,至少图个放心么。”

    “呸,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谢影心白了罗正信一眼。

    “嘿嘿,花不招人人自來啊。”

    “还胡说八道,我罚你睡一星期的沙发。”

    罗正信涎着脸道:“老婆,加上一次剩下的三天,我要睡十天的沙发,这也太多了吧,能不能请老婆大人高抬贵手,减少几天吧。”

    谢影心笑着说,“老罗,你快点有事说事,沒有事就回去上班,至于那十天睡沙发的惩罚,你要是再噜嗦,我就加上一倍。”

    罗正信忙道:“老婆大人,我睡沙发沒有问題,可是,我不能让我老婆独守空房啊。”

    谢影心轻蔑地嘀咕道:“老罗,就你那个熊样,你在与不在,我还不都是独守空房么。”

    “嘿嘿,我努力,我努力。”罗正信讪讪笑道。

    “哼,还努力,又老又胖,努力个屁呀。”

    “哟,嫌我了。”罗正信低声笑说,“既然嫌我了,那我给你介绍个年轻力壮的。”

    “老罗,你又胡说八道了。”

    “向天亮怎么样。”

    “死胖子,你找打呀。”

    谢影心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了罗正信的身上。

    罗正信笑道:“老婆,你安排一下,今天晚上我请向天亮到我们家吃饭,还有老徐老谢他们,你提前下班去一趟菜市场。”

    谢影心噢了一声,“又要请客,你都约好了。”

    “沒有,我让你出面约人,就是为了突出你在咱们家的地位,女主人么。”罗正信讨好地说。

    谢影心瞥了罗正信一眼,“又有什么事,我才懒得管呢。”

    “拜托你了,老婆大人,今晚的酒宴很重要,你一定要把向天亮约來。”

    “我能约得來吗。”

    “你行的,向天亮一定听你的。”

    谢影心说,“废话,我总得找个理由吧,平白无故的,人家以为是鸿门宴,还不一定会來呢。”

    罗正信道:“你就对向天亮说,我要专门谢谢他,他心里有数的。”

    “好吧,但是我有言在先,你也不要太为难人家,有些事情勉强不了的,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我知道,我知道。”罗正信一边陪着笑,一边拿起话筒递给谢影心,“老婆,看你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