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25章 老谢出事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冯來來笑着说。“天亮。我之所以断定老谢现在是去找他的相好。是基于三点。一。老谢说是去市体委上班。其实他那个体委沒事可于。上班不上班都一样。他以前都是名义上去上班。实际上很少在单位待着。二。老谢昨夜基本上沒睡。今天肯定不是去上班。而是找地方睡觉。这个地方应该就是他相好的家。三。我在今天早上老谢吃的稀饭里。放了一点点药。就是那方面的药。我想很快就会发挥作用。老谢他需要一个发挥作用的地方。”

    向天亮呵呵大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來來姐。你可真行。难怪你电话里一个劲地催我过來啊。”

    “沒什么。我们两口子斗智斗勇的时间。都有七八年了。”冯來來笑道。

    向天亮笑问。“那么胜负如何呢。”

    “咯咯。那还用说么。当然是聪慧漂亮的市农业局财务科科长赢得多了。就那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市体委代理主任。他赢得了我吗。”

    “自己说自己聪慧漂亮。來來姐。你太有意思了。”

    冯來來直了直身子。“怎么。我不漂亮吗。我不聪慧吗。”

    “呵呵。你漂亮。你聪慧。”向天亮笑着问道。“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你和老谢本來沒有什么感情。可为什么又嫁给他了呢。”

    冯來來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那时候快三十岁了。家里人催。朋友也催。后來彩珊姐和影心帮我介绍了老谢。就这么着草草结婚了。”

    向天亮又是呵呵一笑。“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我知道你的打算。想当着老谢的面公开和我來往。你放心吧。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冯來來笑着白了向天亮一眼。“我的愿望不也是你与彩珊姐和影心的愿望么。咱们拿住了老谢。再利用老谢去拿住老徐和老罗。咱们四个不就可以光明正大了吗。”

    正说着。向天亮突然刹住了车。

    原來。前面的桑塔纳轿车。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冯來來楞了楞。随即又噢了一声。“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向天亮问道。

    冯來來道:“这条小巷子住着我的一位女同学。现在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一直怀疑老谢与他有关系。现在我可以肯定。老谢是來找他的。”

    “你确定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百分百确定。”

    “有了目标。接下來的事情就好办了。”

    冯來來这时又轻笑起來。“天亮。不用你管了。你回去上班吧。”

    向天亮笑道:“怎么。要过河拆桥啊。”

    “你合适在这里吗。”冯來來笑问道。

    向天亮嗯了一声。“我是不合适在这里。可是。你一个行吗。”

    冯來來拿出手机晃了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不傻。我不会一个人去抓现行。我打电话让彩珊姐和影心过來。等她们俩过來。时间应该刚刚合适。”

    向天亮还是不放心。冯來來下车后。他开着车并沒有走远。而是绕了一圈又拐了回來。直到陈彩珊和谢影心开着车出现。与冯來來汇合后。他才悄悄地离开。

    不过。向天亮回到市委大院仅仅过了一个小时。就接到了谢飞鹤的电话。

    看着手机上的來电显示。第一时间更新向天亮咧着嘴直乐。

    当然不能马上接听谢飞鹤的电话。

    三次。直到第三次。向天亮才接通了谢飞鹤的电话。

    向天亮:“老谢吗。对不起。对不起。我刚从洗手间出來。”

    谢飞鹤:“天亮。是我。是我。”

    向天亮:“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谢飞鹤:“嗯。有事。是大事。”

    向天亮:“哦。别急。你慢慢说。是什么大事。”

    谢飞鹤:“我。我出事了。”

    向天亮:“喂。我说老谢。我知道你有事。你可不可以直接说事啊。”

    谢飞鹤:“我。我被我老婆抓现形了。”

    向天亮:“现形。什么现形。我听不懂。”

    谢飞鹤:“我是说。我刚才在朋友家里。我老婆带着陈彩珊和影心两个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闯进我朋友家里。还把我朋友给打了。”

    向天亮:“噢……你这个朋友是女的吧。”

    谢飞鹤:“对。”

    向天亮:“可是。你怎么不去上班。跑到你朋友家里去干什么呢。”

    谢飞鹤:“唉。昨天晚上咱们不是在老罗家么。折腾了大半夜。所以。所以我想在朋友那里补补觉。”

    向天亮:“老谢你可真行。上班时间哦。”

    谢飞鹤:“你知道的。我们市体委还是个空架子。还处于重组阶段。要到下个月月初才会有事可做。”

    向天亮:“那么。这个所谓的朋友。应该是你老谢的相好吧。”

    谢飞鹤:“这个这个……这个怎么说呢。”

    向天亮:“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这问題复杂吗。”

    谢飞鹤:“是。”

    向天亮:“哦。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让嫂子给发现了呢。”

    谢飞鹤:“这个沒办法。來來她一直想找我的把柄。发现是迟早的事。”

    向天亮:“那你找我。你找我是什么意思呢。”

    谢飞鹤:“天亮。你得帮我。”

    向天亮:“你说。”

    谢飞鹤:“來來她要闹事。她要跟我离婚。现在估计回家闹去了。”

    向天亮:“哦。有这么严重吗。”

    谢飞鹤:“很严重。娘们疯起來沒理智的。天亮。我。我这新官还沒上任啊。”

    向天亮:“嗯。这倒也是。这种事不能闹。对了。你让陈彩珊和谢影心劝劝嫂子么。”

    谢飞鹤:“她们。快别说了。她们还在旁边煽风点火呢。”

    向天亮:“不会吧。谢影心可是你亲侄女。胳膊断了还往里拐吧。”

    谢飞鹤:“可她们三个是闺蜜。是死党。三剑客。三贱客。她们还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向天亮:“那么。我怎么帮你呢。”

    谢飞鹤:“天亮。昨晚在老罗家。你与陈彩珊和影心。你们的事我都看见了。我想。陈彩珊和影心应该是听你的。你先把陈彩珊和影心劝住了。再让陈彩珊和影心劝住來來。这事。这事应该就能过去了。”

    向天亮:“嗯……我可以试试。”

    谢飞鹤:“那你马上过來吧。”

    向天亮:“现在就过來。來你家吗。”

    谢飞鹤:“对。來我家。牛轭街七号。”

    向天亮:“好吧。你等着。我马上过來。”

    谢飞鹤:“谢谢。天亮。拜托。拜托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