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26章 曾经的愿望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沒去过谢飞鹤的家。但滨海市区并不大。知道了地址。是很快就能找到的。

    牛轭街。一条幽静的小街。顺着石板路。瞅着砖头墙。七号门牌很容易看到。

    可是。七号这个四合院静悄悄的。并沒有谢飞鹤在电话里所说的“严重情况”。

    向天亮只看到谢飞鹤一脸的焦急。搓着双手。正在客厅里踱步。

    “老谢。这里风平浪静。你是不是谎报军情啊。”

    “你來了。真是太好了。”谢飞鹤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你知道的。山雨欲來风满楼。山雨欲來风满楼哦。”

    向天亮坐下。呵呵笑着。“这么说。这是暴风雨來临之前的平静。”

    “正是这样。正是这样。”谢飞鹤也坐了下來。苦着脸道。“这一回我算是彻底栽到家了。臭婆娘是蓄谋已久早有准备。微型照机机随身携带。我还在床上就……就被咔嚓咔嚓地拍进去了。她还带着陈彩珊和谢影心。这等于是。这等于是人证物证俱在啊。”

    “噢。这是够严重的。”点了点头。向天亮问道。“老谢。來來嫂子后來是什么反应呢。”

    “那还用说吗。”谢飞鹤苦笑着道。“刚结婚那会。我抓过她的现形。她一直怀恨在心。现在她抓住我的现形了。肯定是要新帐老帐一起算。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谢飞鹤说。“而且。我的那个她。是來來高中时的同学。两个人那时候就不大对付。今天來來见了。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二话不说。拍了照片后就动手。结果。结果把她打到医院里去了。”

    向天亮啊了一声。“这么厉害啊。你怎么不拦着呢。伤得重不重。”

    “伤得倒是不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是一些皮外伤。”谢飞鹤无奈道。“三个人打一个人。你说我拦得住吗。而且女人打架。蛮不讲理。沒有章法。还专门往人脸上招呼。你看看。你看看我脸上就知道。”

    还真是的。谢飞鹤的脸上。共有三处七道划痕。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指甲划出來的。“呵呵。看到了。看到了。从你的脸上。我可以想象得到你那相好的脸上的惨相。老谢。我非常非常的同情你的遭遇。”

    “别笑话我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向天亮奇道:“我帮你想什么办法。你这里沒什么事嘛。”

    谢飞鹤往门外瞧了一眼。小声说道:“那是因为在打架过程中。谢影心不小心把脚给崴了。她们也到医院去了。我估计等她们回來。我这个家就要鸡飞狗跳了。第一时间更新”

    向天亮问道:“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

    “离婚。”

    向天亮又问道:“你们这种状况。离婚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

    “是最不好的解决办法。”

    “为什么。因为你那个上幼儿园的宝贝女儿。”

    谢飞鹤摇着头道:“女儿仅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其次。我现在刚刚被提拨。任命还沒下來。家里却闹离婚。这要是传出去。我的脸面往哪儿搁。还有。这些年我全靠老徐和老罗罩着。而老徐和老罗之所以能罩着我。全是因为她们三姐妹的存在。我要是和來來离婚了。那三姐妹就会对我翻脸不认人。老徐和老罗也不会罩着我了。”

    “嗯。你说得有些道理。”向天亮点着头问道。“那么。你希望怎么解决这个意外事件呢。”

    谢飞鹤沉吟了一下。“我想。我想维持现状。保持家庭的完整。”

    向天亮忍着笑。“然后。你偷你的。她偷她的。你们互不干涉。各取所需。”

    “对。至少。至少三五年内维持现状。至于以后。那就再说吧。”

    向天亮终于轻轻地笑起來。“老谢啊。你的这个愿望。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天亮。你能帮我。”

    “你让我劝她们不要闹事。不要把事情扩大化。”

    “是的。你能劝住她们。”

    “老谢。你话里有话啊。”

    谢飞鹤低声道:“对不起。昨天晚上在老罗家的客厅里。你与陈彩珊和谢影心办那事的时候。我都看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也看出來了。陈彩珊和谢影心早就是你的人了。你说的话她们肯定会听。陈彩珊和谢影心听你的。通过陈彩珊和谢影心。就一定能劝住冯來來。”

    向天亮笑道:“行。但我也说过了。我试试。劝得住劝不住那另当回事。”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着。谢飞鹤伸手翘了翘大拇指。“天亮。昨晚你。昨晚你够厉害的。老哥我佩服。佩服啊。”

    “去你的。你还想不想我帮你了。”

    “哎。我是真心的佩服你。”

    “呵呵。老谢你别笑话我哦。”

    谢飞鹤低声笑道:“我绝对不是在笑话你。真的。你干得好。你把我还有老徐老罗想干而干不了事。干得如此的漂亮彻底。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向天亮咦了一声。“老谢。你说的那个。那个什么你还有老徐老罗想干而干不了事。这是什么意思啊。”

    谢飞鹤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三家。徐群先和陈彩珊。罗正信和谢影心。我谢飞鹤和冯來來。我们三家以前常常聚会。有时候喝高了。也会开些玩笑。有一次。我们六个都喝高了。大家都开始胡言乱语。我说。我的愿望是当着冯來來的面与陈彩珊和谢影心疯狂一回。罗正信不干了。他说你谢飞鹤的愿望是这个。那我的愿望也和你一样。当着谢影心的面与陈彩珊和冯來來疯狂一回。这时。徐群先也说话了。他说既然你老罗老谢的愿望如此。那我也学习一下。希望能当着陈彩珊的面与谢影心和冯來來疯狂一回……总而言之。那是我们曾经的愿望。”

    “呵呵……曾经的愿望。曾经的愿望。”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

    谢飞鹤笑着继续说道:“你还别说。所谓酒后吐真言。那可真的是我们三个大男人的愿望。只是平时藏在心里不敢说。借着酒气壮胆说出來而已。真的。我敢说老徐和老罗说的也是心里话。”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三家的故事。”向天亮点着头。笑着问道。“不过。老罗的话我相信。他本來就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家伙。可是。难道老徐也是那样的人吗。老徐可是有名的正人君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