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28章 引狼入室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彩珊、谢影心和冯來來。三张俏脸都绷得很紧。眉宇间还有怒气逞现。

    向天亮一边冲着三人挤眉弄眼。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着。“我说老谢。情况不是太妙啊。”

    谢飞鹤赶紧陪起笑脸。“扯平了。扯平了。上次我主动出击。这次你们主动出击。來來。咱们的帐清了。把以前那页翻过去。咱们共同商讨以后的发展如何。”

    向天亮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是在告诉陈彩珊、谢影心和冯來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应该见好就收了。

    陈彩珊说。“天亮。你是老谢请來当和事佬的吧。你说句公道话。老谢拿七八年前的旧事抵消他现在犯下的错误。这算公平吗。”

    向天亮笑道:“彩珊姐。你们够可以的了。三个正科级女干部殴打一位妇女。还把人家打进了医院。你们还想怎么样。人家不就偷男人了吗。女人偷男人。那只是一个错误而不是犯罪。你们气也出了。老谢的把柄也拿到了。我看这个事就到此为止吧。”

    三个女人都笑了。

    谢影心笑道:“天亮。这样做也太便宜那个狐狸精了。”

    向天亮白了谢影心一眼。“那好。我让邵三河派人。把那个狐狸精抓起來送到岱子岛监狱去。不过。老谢的事也就兜不住了。老谢的事要是兜不住。那牵连的人就多了去喽。”

    说着。向天亮对谢飞鹤使了个眼色。第一时间更新

    谢飞鹤是心领神会。向天亮在帮自己说话呢。“彩珊。影心。你们和天亮的事。我可是亲眼所见。当然。我答应过天亮。不会对外人说出你们的事……”

    陈彩珊打断了谢飞鹤的话。“老谢。你什么意思。想威胁我们吗。”

    “不敢。不敢。我可沒有这么说。”谢飞鹤又的脸上又堆起了笑容。“不过。不过。我可沒答应天亮。不把你们的事告诉老徐和老罗。”

    谢影心瞪了谢飞鹤一眼。“你敢。”

    谢飞鹤嘿嘿地笑着。“狗急了要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嘛。”

    陈彩珊笑道:“老谢。你是兔子还是狗呀。”

    “嘿嘿。和平解决。我就是兔子。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非和平解决。我就是狗。我豁出去了。大不了來个两败俱伤。”

    谢飞鹤涎着脸。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有向天亮“撑腰”。他心里有底。

    陈彩珊对向天亮说。“天亮。老谢威胁我们。实际上是在威胁你呢。”

    “呵呵。老谢这是不折不扣的狗急跳墙啊。”向天亮笑着说道。“不过。老谢的话也不无道理。以和为贵。你好我好大家好。对老谢來说。这个事要是闹大了。甭说什么还沒到手的副处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恐怕连仕途也会完蛋。而來來嫂子这边。还有彩珊姐和影心姐。你们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心。一旦整个事件暴露。老徐和老罗都会受到牵连。所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事到此为止。”

    冯來來嘀咕道:“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向天亮笑着问。“好啊。你咽不下这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也不知道。”冯來來当然知道。戏。只是演给谢飞鹤看的。

    陈彩珊忽地笑了。“老训。你是真想和平解决吗。”

    “当然了。”谢飞鹤点着头。

    “那好。我们提几个条件。”陈彩珊说。

    谢飞鹤不解道:“你们。这和你们有关系吗。”

    “我们三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共当。”

    谢飞鹤哦了一声。“你们有什么条件。可以先说出來听听。”

    嘻嘻一笑。陈彩珊说。“第一条。你可以和那个狐狸精在一起。但是不能公开。尽可能的不让外界知道。也不能把现在的这个家庭拆散。”

    谢飞鹤点头道:“当然同意。我就是这么想的。”

    陈彩珊又说。“第二条。你以后不能干涉來來的生活自由。她可以与任何男人來往。包括向天亮。第一时间更新”

    谢飞鹤道:“这条我也同意。至于天亮。我还巴不得呢。”

    向天亮假惺惺地说。“哎。我是來帮你们解决问題的。你们怎么把我给扯进來了。”

    谢影心笑嘻嘻地说道:“你别装。我们知道你对來來有想法。只是不敢动手而已。”

    向天亮道:“有想法与实际行动是两回事么。”

    陈彩珊笑道:“沒关系。你马上就可以把你的想法变成实际行动了。”

    向天亮对谢飞鹤说。“老谢你看看。你让我來帮你。我却要帮出麻烦來了。”

    谢飞鹤笑着说。“能者多劳。能者多劳么。我说过二加一等于三。你就顺水推舟吧。”

    谢影心问。“什么二加一等于三。”

    谢飞鹤道:“陈彩珊和谢影心加冯來來。就是二加一。加起來就等于三了。”

    谢影心道:“我们是不是二加一等于三。你用不着管。”

    陈彩珊又笑。“老谢这话说得在理。我们三姐妹是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在这方面也是一样的。”

    “彩珊。你们还有什么条件吗。”谢飞鹤问道。

    “嘻嘻。你别急。还有呢。”陈彩珊道。“第三条。咱们的合伙生意的收入。你们那一份。來來占三分之二。你占三分之一。你不反对吧。”

    “不反对。不反对。就照你们说的办。”谢飞鹤道。

    “第四条。以后我们要以你这个家为活动中心。你不得干涉。尽量回避。即使不能回避。也不能影响我们的活动。”

    “这个。这个……”

    谢影心白了谢飞鹤一眼。“叔。你总不能让我们到外面去吧。”

    谢飞鹤苦笑道:“我这是引狼入室啊。”

    冯來來恼道:“你说什么。谁是狼呀。”

    陈彩珊笑道:“肯定是说天亮呗。”

    谢飞鹤对向天亮说。“口误。口误。我形容错了。”

    “呵呵。我倒是觉得你形容得很对。引狼入室。我就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向天亮咧着嘴乐。

    “老谢。你同意不同意呀。”陈彩珊催问道。

    “同意意。同意。我还有不同意的权利吗。”谢飞鹤无奈道。心说以后不但是引狼入室。还得为狼站岗放哨。说不定还要帮着买菜做饭呢。

    陈彩珊道:“老谢。你别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还有一个条件。最重要的一个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