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30章 计划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夜色渐深。清风乍來。

    七点三十分。青年路方园茶楼。

    茶楼前的街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

    驾驶座上坐着向天亮。陈彩珊坐在副驾座上。谢影心和冯來來坐在后排。

    尽管已算是夜晚。但大家都还戴着墨镜。显得神神秘秘的。

    还不得不注意。因为小小的方园茶楼里。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正在喝茶。

    四个人还都有一个共同之处。耳朵上塞着无线通讯耳麦。

    这是向天亮的预先安排。因为在谢飞鹤的身上。装着一个无线微型窃听器。谢飞鹤与徐群先和罗正信的谈话。能清清楚楚地传送到向天亮他们的耳朵里。

    不过。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进了茶楼已经半个小时了。却还沒有开始“正題”。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还在吃。

    敢情三个男人來喝茶前。还沒有吃晚饭。是來用餐加喝茶的。

    向天亮:“见鬼。咱们來得太早。净听他们吃饭喝酒了。”

    陈彩珊:“等着吧。我说晚点來你还不信呢。”

    谢影心:“这是他们的习惯。先闷头吃饭喝酒。再说话说事。”

    冯來來:“都半个小时了。应该快吃饱了。”

    向天亮:“我说三位。现在看來。你们还不了解老徐老罗和老谢三个人。”

    陈彩珊:“天亮。这话怎么讲。”

    向天亮:“他们三个经常私下小聚。你们原來不知道吧。”

    陈彩珊:“这倒也是。原來还真的不知道。”

    谢影心:“是呀。我们一直以为。他们的聚会都是当着咱们的面。而且是轮流安排在咱们各家。”

    冯來來:“从老徐和老谢的电话里可以听出。他们的聚会是经常性的。还有固定的场所。真想知道他们都聊些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向天亮:“呵呵。等会他们开始谈话了。你们不就知道了么。”

    陈彩珊:“我倒觉得。他们在谈些什么并不重要。”

    向天亮:“为什么啊。”

    陈彩珊:“重要的是他们会做些什么。”

    向天亮:“呵呵。这话算是说对了。咱们计划的成败。才是最最重要的。”

    陈彩珊:“计划的成败与否。那就看老谢的本事了。第一时间更新”

    谢影心:“我叔这点能耐还是有的。就看他是真帮还是假帮。”

    冯來來:“哼。他要是不帮。我有他的好看。”

    向天亮:“放心吧。老谢是会帮的。这个计划是他先提出來的。他怎么可能不干呢。”

    陈彩珊:“老谢是会帮的。就看他帮到什么程度。”

    谢影心:“他已经沒有别的选择了。应该不会把事情搞砸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向天亮:“你们啊。不要担心老谢怎么样。还是先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

    陈彩珊:“哎。我们担心什么呀。”

    向天亮:“第一。你们要注意配合。别忘了与老谢约定的暗号。”

    谢影心:“记得记得。只要我叔说。‘清一色。和了’。咱们就冲上去。”

    向天亮:“第二。冲上去之后。你们三个的任务是什么。”

    冯來來:“我负责喷辣椒水。让他们暂时失去反抗能力。”

    谢影心:“我负责关门守门。防止外人打扰。”

    陈彩珊:“我负责拍照。保证把包厢里的所有人和场面都拍下來。”

    向天亮:“呵呵。我在外围。负责掩护你们。你们就大胆地干吧。”

    冯來來:“哎。静一静。静一静。他们开始说话了。”

    ……

    徐群先:“老谢啊。我和老罗都吃饱了。你也该说事了吧。”

    谢飞鹤:“老罗。你吃饱了吗。”

    罗正信:“早饱了。你以为我的大肚子只是用來吃饭喝酒的吗。”

    谢飞鹤:“哈哈。我可沒说。是你自己说的哦。”

    罗正信:“哎。你找我们俩來。到底是什么事啊。”

    谢飞鹤:“也沒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就是想咱们三个好久沒聚了。所以把你们叫出來。”

    罗正信:“老谢。你以后别故弄玄虚。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徐群先:“也不能这么说。咱们三个还是有事商量的。比方说。咱们建小圈子的事。”

    谢飞鹤:“对对。我也想和你们聊聊这个事。”

    罗正信:“噢。你们一说。我倒想起來了。关于建圈子的事。我也有点想法。”

    徐群先:“哦。老罗你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罗正信:“我觉得吧。这对咱们是个机会。以前咱们是一盘散沙。出了事需要求爷爷告奶奶的。那都是因为咱们沒有实力。咱们以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谢飞鹤:“老罗。这么说。你也同意建一个咱们的圈子了。”

    罗正信:“当然了。你和老徐肯定听向天亮的。肯定要建圈子。我不傻。我不想落在你们俩的后面。”

    谢飞鹤:“老徐。你有什么想法吗。”

    徐群先:“嗯。我也觉得这个圈子要建。有圈子比沒圈子好。”

    罗正信:“就是。邵三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谢飞鹤:“怎么突然说到邵三河了呢。”

    徐群先:“老谢。你说说。邵三河为什么这么红红火火。”

    谢飞鹤:“人家是市公安局长。在咱们滨海官场想不红红火火都不行。”

    罗正信:“不仅如此。还有向天亮为他撑腰。”

    谢飞鹤:“我们也有向天亮的支持啊。”

    徐群先:“还有。也是最根本的。是邵三河有自己的圈子。有圈子就有实力。有实力才能红红火火。”

    罗正信:“对。咱们以前老是三个人捣捣鼓鼓。成不了气候啊。”

    谢飞鹤:“好了。关于建圈子的事。咱们算是达成共识了。”

    徐群先:“老谢。你來牵这个头。”

    谢飞鹤:“哎。在你们两个人面前。我牵什么头啊。”

    罗正信:“老谢。你就别推辞了。论活动能力和组织能力。我和老徐还真比不上你。”

    谢飞鹤:“反正我是想好了。这个圈子在你们的领导之下运转。小事我负责。大事你们看着办。”

    徐群先:“先不说这个了。这事还要和向天亮商量后再定。”

    罗正信:“哈哈。向天亮。他忙得很。他哪有空啊。”

    谢飞鹤:“老罗。向天亮有什么忙。我看看他比咱们都要闲。闲得很。”

    罗正信:“老谢。你又不是不知道。百花楼满楼的女人。哈哈。他闲。他忙得不可开交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