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52章 不太正常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蒋玉瑛笑道:“天亮你急什么。生米早已煮成了熟饭。你的同学成了你的婶婶。这是铁的事实。你急也沒用的。”

    摇了摇头。向天亮道:“你们别想歪了。我沒你们想象的那么矫情。我是想说。你们凭什么判断。谢娜和关青亭可能要于近期举行婚礼。”

    蒋玉瑛说。“这个情况是文秀偶然发现的。三元贸易公司副总经理关青亭住在滨海大厦的一二一零号房。咱们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他那个房间。如果他房间的窗帘拉开。咱们甚至能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

    “大约半个月前。文秀通过长焦距望远镜看到。关青亭的书桌上放着一叠请柬。当时是用红绳子捆着的。显然是刚刚买來的。而在十一天前。我们又观察到。那捆请柬被打开了。散放在书桌上。到了八天前。我们又看到关青亭坐在书桌前。在请柬上填写内容。还有六天前。关青亭和谢娜及马蕴霞一起。在书桌边检查那些已经填写了内容的请柬……我和文秀估计过。那些请柬至少有上百张。”

    “按照咱们滨海的习俗和规矩。上百人的庆典。无非就是婚丧嫁娶或企业的某些重大活动。一般情况下。最晚也会提前三天向客人发出邀请。所以。我们据此推断。关青亭那些请柬要表现的活动。应该就在近期举行。”

    “可是。我委托银行的同行朋友查过。三元贸易公司近期沒有重大庆典活动。也就是说。只能是婚丧嫁娶。而与关青亭和谢娜有关的婚丧嫁娶。就是结婚这一项了。所以我们分析。关青亭和谢娜将会于近期举行婚礼。”

    向天亮还是摇头。“玉瑛姐。你是知道咱们这里的风俗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农历的五月六月和七月。是不会有人举行婚礼的。这个风俗流传下來好象有五百多年了。都说农历五月六月和七月结婚是不吉利的。谢娜不会不知道。她的姑妈陈圆圆也不会不知道。关青亭他总该入乡随俗吧。”

    蒋玉瑛说。“天亮。你可别忘了。咱们滨海还有一个规矩。有孩子后再结婚。那是要被人家讥笑一辈子的。谢娜有身孕后。我请章含和惠兰两位大医生一起观察和分析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们判断谢娜的预产期是在国庆节前后。所以。关青亭和谢娜应该是奉子成婚。”

    向天亮道:“预产期在国庆节前后。现在离八月还差九天。那应该还有两个多月。现在要举行婚礼也太急了一点吧。”

    白曼说。“这是你不懂。现在是夏天。天气这么热。女人挺着大肚子结婚。很容易发生意外的。而且我们听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谢娜的身体不是很好。因此。他们为了孕妇的安全。想早点举行婚礼是可以理解的。”

    向天亮道:“可是。我沒收到请柬啊。再怎么说。关青亭和谢娜举行婚礼。我总会收到请柬吧。而且。即使我沒收到请柬。我家里人总该收到了吧。可他们也沒有啊。”

    蒋玉瑛笑道:“凭什么要发请柬给你。你是什么人呀。”

    白曼笑着说。“以我说么。关青亭和谢娜举行婚礼。可以请全体滨海人。却唯独不能请你。”

    “又來了。又來了。”向天亮讪讪道。

    王思菱说。“你曾是谢娜的同学和恋人。还是她的仇人。他们凭什么请你。”

    崔书瑶说。“你是关青亭的亲侄子。但关青亭是三元贸易公司的人。而你是国泰集团公司的人。你们叔侄是死对头。第一时间更新他怎么可能请你参加他的婚礼呢。”

    “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不过。”向天亮皱着眉头说道。“我总觉得沒有你们说的这么简单。或者。我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对头。”

    蒋玉瑛嗯了一声。“对了。天亮。你來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玉瑛姐。你知道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吗。”向天亮问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蒋玉瑛点着头说。“我知道。这是咱们国泰集团公司和滨海区政府合作的项目。是造福于民的好项目。但被滨海区区长成达明突然叫停。而且项目已停了半个月了。”

    白曼也道:“我也知道一点。成达明突然叫停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主要是为了配合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其实是假戏假做。”

    “现在情况有变。”向天亮微笑着说道。“我大清早的出门。就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成达明可能要假戏真做。利用协议里的某个特殊条款。把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收回。放弃国泰集团公司。转而与三元贸易公司合作。”

    白曼吃了一惊。“不会吧。天亮。你的消息有误吧。”

    向天亮笑道:“白曼姐。你可别忘了。这年头的小道消息。甚至比市政府发言人嘴里说出的话都要准确。”

    蒋玉瑛摇着头。断然说道:“不可能。三元贸易公司接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这种可能性不大。”

    向天亮问道:“为什么不可能。玉瑛姐。这年头什么事不会发生啊。”

    蒋玉瑛笑着问。“你说。如果沒钱。三元贸易公司能接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吗。”

    “当然不能。”向天亮疑道。“三元贸易公司会沒钱。玉瑛姐。你别开玩笑了。”

    “我沒开玩笑。”蒋玉瑛说道。“三元贸易公司虽然和我们市发展银行沒有业务往來。但这并不妨碍我从同行那里得到关于三元贸易公司的消息。根据我的同行分析。最近一个阶段以來。三元贸易公司的资金非常紧张。特别是流动资金。是靠银行贷款支撑的。”

    向天亮点着头道:“这倒是很有可能。我听说三元贸易公司有一半的业务是在清河市那边。还有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也占用了三元贸易公司不少资金。三元贸易公司的融资方向主要是银行系统。你的同行的判断应该是有道理的。”

    蒋玉瑛又道:“再说了。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对承建方來说。是个微利项目。所谓的收益也只能在三五年后才能看到。以三元贸易公司目前的资金状况。不大可能去接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的拆旧建新项目。要一年内扔进去三个亿。而又只能在三五年后才能收回。我觉得三元贸易公司不会做这种生意。”

    向天亮哦了一声。“可是。农历六七月结婚。不太正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