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57章 暗含机锋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关天月的话。向天亮心说。您老人家德高望重。谁敢对您耿耿于怀啊。但是您既然提出來了。我也不妨抒发一下。

    “老爷子。您不说我还忘了。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來了。您当初是对我承诺了什么來着。您好象说过。只要我帮关青亭摆脱了困境。您就保证关青亭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和周围。”

    “瞧。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可见人的诺言有时候是多么的不可靠。”关天月沉思着说。“这充分说明人的无奈又是多么的强大。第一时间更新因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家伙。也会出尔反尔的违背他的言行。”

    向天亮忙道:“您快别说了。我一个孙子辈。岂敢和您讨论如此深奥的问題。那事已经过去了。咱们还是讨论一些通俗易懂的事物吧。”

    “嗯。你知道青亭要结婚了。”关天月问道。

    向天亮点着头说。“在滨海市。基本上沒有我不知道的事。”

    关天月哦了一声。“那我请教你一个问題。八月十二日。为什么挑这么一个日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们滨海人喜欢在夏天举行婚礼吗。”

    向天亮微微一怔。“我还以为是您这边的决定呢。”

    摇了摇头。关天月说。“不是。也许是女方不喜欢奉子成婚的方式吧。”

    “关于这个问題。您还是去问当事人吧。”向天亮道。

    关天月嗯了一声。“你是知道的。我反对这门亲事。但是。一來是生米煮成了熟饭。二來么。你这位小叔是你奶奶的重点保护对象。的从小就被惯坏了。第一时间更新我沒有插手的机会。”

    向天亮微笑着说。“我非常理解。但是。这是您的家事。我不便发表看法。”

    “我的家也是你的家。”

    “差一点。差一点。”

    “差多少。”

    “算是吧。”

    “狡猾的回答。”关天月微笑着问。“那么。你准备好了参加婚礼吗。”

    向天亮实话实说。“我还沒有收到请柬。第一时间更新”

    “你还沒有收到请柬吗。”

    “沒有。”

    “那么。收到请柬后。你会参加吗。”

    “不知道。”

    “不知道是指什么。”

    “可以说实话吗。”

    “废话。”

    “我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关天月笑着说。“你参加青亭的婚礼。我理解。你不参加青亭的婚礼。我也理解。第一时间更新从青亭这边说。你当然应该参加。而从女方那边论。你不大会去参加。因为女方的父亲之死。似乎与你有莫大的关系。”

    “您说的这些。我继续不予置评。”向天亮道。

    “好吧。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关天月感叹着。

    向天亮陪着笑说。“作为男方的家长。您还是多多休息。养精蓄锐。准备参加您小儿子的婚礼吧。”

    “哈哈。我是來打前站的。代表男方的应该是你奶奶。第一时间更新”顿了顿。关天月又说。“而且还会有你的其他叔叔婶婶前來参加。甚至包括你的父亲和母亲。”

    向天亮脱出而出。“好大的排场啊。”

    “有点惊讶吧。”

    “不只是一点点。而是相当的惊讶。”

    关天月说。“都是你奶奶的主意。她现在在家里是唯我独尊。至高无上。她一旦发话。谁敢不听。当然。劳师动众。这应该是青亭的主意。”

    向天亮笑道:“我预先恭喜您老人家。您又多了一个儿媳。并且。您即将多了一个或两个孙子或孙女。”

    “哟。这话我听着。好象有点阴阳怪气的味道嘛。”关天月笑道。

    向天亮也笑。“年纪大了。听力自然不好。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关天月笑骂道:“臭小子。在这里等着我啊。”

    “沒用。在您老人家面前。真理都在我这边也沒有用。”

    “这话有毛病。”

    “毛病何在。”

    “首先。真理不可能都在你这一边。”

    “我是说假如。”

    “其次。我是一个敬畏真理的人。”

    “第三呢。”

    “沒了。”

    向天亮笑着说。“很显然。我是说不过你的。”

    关天月道:“所以。咱们还是不谈真理回到现实來。”

    沉默。

    向天亮:“知道您老人家不会无的放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先一步赶來。是针对我的。”

    关天月:“不错。怕你搅乱了人家的婚礼。”

    向天亮:“这想法够现实的。”

    关天月:“实事求是嘛。”

    向天亮:“那么。您想知道些什么呢。”

    关天月:“你和国泰集团公司的关系如何。”

    向天亮:“胜过关青亭与三元贸易公司的关系。”

    关天月:“国泰集团公司和三元贸易公司。目前是什么关系。”

    向天亮:“紧张。难以调和。”

    关天月:“不能调和吗。”

    向天亮:“一山难容二虎。政界商界。莫不如此。”

    关天月:“听以两家公司的实力。不在一个档次上吧。”

    向天亮:“一个国泰集团公司。至少相当于三个三元贸易公司。”

    关天月:“既然如此。国泰集团公司用得着担心三元贸易公司吗。”

    向天亮:“呵呵。老大最担心的就是老二的潜在威胁。这个您懂的。”

    关天月:“少拿我说事。”

    向天亮:“作为老大。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防止老二或其他人超越自己。”

    关天月:“那你或你们肯定有不少防范措施。”

    向天亮:“对不起。这是机密。”

    关天月:“哈哈。臭小子。你在跟我装神弄鬼。”

    向天亮:“真的。您至少不可能帮我。所以。我不能告诉您。”

    关天月:“嗯。这么说來。青亭和你。你们叔侄俩总有一天要面对面啊。”

    向天亮:“会有那么一天的。我相信。我在尽量推迟那一天的到來。”

    关天月:“你还说过。三元贸易公司找青亭。是为了找一个靠山。”

    向天亮:“我认为是这样。它让我们投鼠忌器。无法施展手脚。”

    关天月:“三元贸易公司有这么重的心机吗。”

    向天亮:“是的。事实上。它的靠山不只您一个。”

    关天月:“还有谁。”

    向天亮:“东江省的大佬。而且可能不只一个。”

    关天月:“哦。广种薄收。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向天亮:“所以。我们的观点是。对三元贸易公司不能等闲视之。”

    关天月:“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或者说是个建议。”

    向天亮:“您的建议是针对我的吗。”

    关天月:“这个房间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

    向天亮:“那您说來听听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