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59章 勇敢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老爷子还真逗。三天时间考虑。不就是要在关青亭的婚礼举行之前做出决定吗。

    不需要三天。向天亮马上就可以做出决定。只不过这个决定不遂关老爷子所愿。向天亮不忍心当场拒绝。

    回到百花楼。向天亮还是不急着上班。想继续蒙头大睡。

    该來的事挡也挡不住。想也沒用。不如不想。也能少耗点脑细胞。

    不过。想睡也睡不了。刚在床上躺下。卧室的暗门开了。

    从暗门里冒出來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是肖敏芳和李静瑶。

    肖敏芳和李静瑶。公开的身份是南北棋牌会所经理和副经理。其实是百花楼的厨师。大厨和三厨。二厨另有其人。是市第一中学副校长林霞。

    按照向天亮的口味。整个百花楼里。也就上面三个女人的厨艺能被他赞赏。

    “你们俩干什么。找我有事吗。”向天亮好奇地问。

    肖敏芳大胆。笑着就往床上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陪陪你也好么。”

    “啪。”向天亮在肖敏芳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第一时间更新“臭娘们。才几天功夫啊。你就熬不住了。”

    “我承认。我熬不住。所以我找你來了。”肖敏芳爬到了向天亮身上。

    向天亮笑道:“敏芳姐。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是当外婆的人了。而且你正骑在你女婿的身上。这太不象话了吧。”

    肖敏芳一点都不脸红。“咯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么。”

    沒办法。肖敏芳越來越能“干”了。女儿杨小丹回來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也不见收敛。

    向天亮瞅着李静瑶。“静瑶姐。你來干什么。也是來丈母娘看女婿吗。”

    李静瑶红着脸道:“我。我不想來。是敏芳姐她硬拉我來的。”

    “这么说。你是不想了。”

    “嗯……”

    “想还是不想。”

    “想。”

    向天亮哼了一声。“既然想了。人又來了。那还傻楞着干什么。要让我请你吗。”

    李静瑶羞涩地一笑。第一时间更新垂着头爬到了床上。而肖敏芳却早就忙活起來了。

    向天亮不理肖敏芳。却靠着床头。把李静瑶揽了过來。

    “静瑶姐。你要做好准备工作哦。”

    “嗯。”李静瑶开始解除自己身上的武装。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说嗯。”

    “知。知道了。”

    “静瑶姐。现在说说你的体会吧。”

    “什么体会呀。”

    “体会二字。第一时间更新你是懂的。就说说你到了这里以后的体会。”

    “这个……我很幸福。我很满足。”

    “完了。”

    “反正。反正你对我很好。”

    “那你说说。我是怎么对你好的。”

    “就是。就是那个好呗。”

    “呵呵。是哪个好呢。”

    “就是敏芳姐现在。现在正在玩的家伙。”

    “哦。你真觉得它好吗。”

    “好。很好。特别好。非常的好。”

    “那也是让你现在滚蛋。你愿意吗。”

    “不愿意。”

    “呵呵。那你再说说。你自己的缺点是什么。”

    “我。我……晶晶批评我了。说我不够勇敢。”

    “既然不够勇敢。那该怎么办呢。”

    “以后。以后我一定勇敢。”

    “那么。你知道什么叫勇敢吗。”

    “象。象敏芳姐一样。敏芳姐就很勇敢。她是百花楼里最勇敢的人。”

    “呵呵。还有呢。”

    “还有。敏芳姐现在正在勇敢。”

    “说得好。说得好。你再说说。敏芳姐那么勇敢。能有什么好处啊。”

    “我听说。我听说她每三天就能和你一次。而别人要四五天才能來一次。”

    “那么你呢。”

    “我。我只有五六天一次。”

    “臭娘们。你算得够准的嘛。”

    “是她们统计出來的。”

    “呵呵。所以你要努力。你要加油哦。”

    这时。肖敏芳叫了一声。从向天亮的身上滚了下來。

    稍稍犹豫。李静瑶爬到向天亮的身上。接替了肖敏芳的工作。

    向天亮赞道:“这就对了么。静瑶姐。你这就叫做勇敢。勇敢才能有得吃。记住。以后要努力地发扬光大哦。”

    肖敏芳喘息了一阵。有话说了。

    “天亮。你。你也太坏了。”

    “咦。怎么刚得了我的好处。屁股一抬。就说起我的坏來了。”

    “你就是坏。”

    “我哪里坏了。”

    “你那个家伙。太。太坏了。”

    “哦。你对它有意见。”

    “它怎么。怎么那么骁勇善战呢。”

    “骁勇善战。第一时间更新它骁勇善战不好吗。”

    “好。太好了。它骁勇善战。我们才有幸福。”

    “敏芳姐。那你们幸福吗。”

    “幸福。幸福死了。”

    “他x的。那你还说它坏啊。”

    “咯咯。我说的坏。是凶。是猛。是狠。是持久。是战无不胜。”

    “呵呵。这还算象话。我要是沒能耐。恐怕连骨头都被你们啃光喽。”

    “不过。你刚才说我占了便宜。我。我有意见。”

    “我沒说你占了便宜。我是表扬你很勇敢啊。”

    “你哪是什么表扬。你是在笑话我。”

    “你天天想着刚才那点事。我不该笑话你吗。”

    “还不是你。说我的菜烧得好吃。还封我个大厨。我当然要侍候你了。”

    “嗯。你的厨艺在百花楼能排第一。比你床上的功夫好多了。”

    “是么。天亮你说说。我床上的功夫如何呀。”

    “要是按一百分來说的话。你的厨艺够得上一百分。而你的床上功夫么。可以从三个方面论。你下面洞洞的水平是八十分。你后面洞洞的水平是七十分。你上面洞洞的水平是九十分。总分两百四十分。”

    “两百四十分。我的水平才这么低呀。”

    “不低了。以你的水平。在百花楼里可以进入前二十名了。”

    “那静瑶她呢。”

    “她啊。水平太差。三个洞洞加起來。顶多是个一百分。”

    “咯咯。我知道。她后面的洞洞尚未开苞呢。”

    “呵呵。快了。快了。我很快就要收拾她喽。”

    “咯咯。让她也勇敢起來吧。”

    “当然。会让她勇敢起來的。她还非勇敢不可。”

    “天亮。我有办法。能让她很快地勇敢起來。”

    “哦。你说。是什么方法。”

    “命令她不能穿衣服呗。我相信用不了三天。她就会勇敢起來了。”

    “呵呵。好办法。好办法。我说静瑶姐。你听见了吗。”

    正在紧要关头的李静瑶。娇喘着应道:“我。我听见了。我。我要不行了……”

    向天亮笑道:“不行了就对了。你看看。有人上门來了。”

    果然。卧室的门这时被推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