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62章 京城求援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一旦确定了计划。向天亮总是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在得到当家人陈美兰和杨碧巧的点头后。向天亮出门了。

    出的还是远门。目的地是京城。悄悄的干活。

    但是。向天亮永远不会独行。莫小莉。京城人。得把她带上。还有田甜和夏小芳。两个人吵着要去。是陈美兰和杨碧巧发了话。因为与此同时。所谓的“种田”计划也开始了。

    “种田”计划就是“造人”计划。也是耽误不得。也要只争朝夕。就从莫小莉、田甜和夏小芳开始。

    下午一点出发。三点赶到中阳市。四点在中阳市国际机场登机。六点十五分。披着最后一抹夕阳。向天亮一行四人顺利抵达京城。

    计划要在京城待一到两天。因为不想暴露行踪。向天亮决定既不去莫小莉家。也不住宾馆酒店。

    下了飞机。找了一辆出租车。向天亮一行直奔恩师易祥瑞家。

    夜色初临。透过四合院的门。向天亮瞅到易祥瑞正在院子里散步。旁边还有师母张玉霞。

    易祥瑞。今年六十七岁。京城警官大学教授。刑侦系副主任。国内刑事侦查技术的权威。曾官至公安部部长助理、公安部技术局局长、国际刑警组织亚大区首席代表。是国内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第一时间更新

    向天亮咧嘴一乐。师母在家。这一趟京城之行。蹭吃蹭喝又蹭住。全齐了。

    “啪。”门上响起了一声脆响。

    向天亮吓了一跳。急忙抱头缩脑。

    当然不是枪声。是易祥瑞的拐杖。撞击在院门上发出的声音。

    “臭小子。要进就进。不要鬼头鬼脑。”

    讪讪笑着。第一时间更新向天亮推门而进。“老师好。师母好。我想死你们了。”

    张玉霞微笑着。“是亮子呀。刚才你老师还说起你。你可真不经念叨。”

    向天亮捡起拐杖。恭恭敬敬地递给易祥瑞。“嘿嘿。知道老师想我。所以。我在百忙之中抽身前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么。”

    “真不要脸。还百忙之中。”笑骂一句。易祥瑞对张玉霞说。“得。看这架势。是又來蹭吃蹭喝蹭住了。”

    张玉霞笑道:“不來时念叨。來了又絮叨。我真是搞不懂。”

    向天亮委屈地说。“师母。我是严格遵照老师的规定的。可老师他。他也太出尔反尔了。”

    “咦。我对你有过严格的规定吗。”易祥瑞问道。

    向天亮道:“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十分。在首都机场候机大厅。当着师母的面。您对我说。臭小子。你东南西北上天入地我都不管。但只有一条要记住。到了京城。必须到我家來……请问师母。您还记得吗。”

    张玉霞又在微笑。“我可以作证。”

    “哦。我说过那些话吗。”易祥瑞笑着说道。“臭小子。你想蹭吃蹭喝蹭住就明说好了。找些陈芝麻烂谷的借口有意思吗。”

    向天亮振振有词。“再说了。我到京城要是不住您家里。您还不得骂死我啊。与其让您骂。那我不如住到您家里來么。第一时间更新”

    易祥瑞哈哈大笑。“有理能上天。无理辩三分。你嘴上功夫又见长喽。”

    向天亮得意地一乐。转身冲门外喊道:“都进來吧。”

    易祥瑞和张玉霞看得目瞪口呆。

    因为三个靓丽的女人。莫小莉、田甜和夏小芳。拎着大包小包。鱼贯而入。

    三张小嘴还甜得很。老师、师母。叫得连珠似的。

    很快地。第一时间更新莫小莉、田甜和夏小芳拥着张玉霞。在说笑声中进屋去了。

    易祥瑞好不容易才回过神來。“臭小子。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啊。”

    向天亮陪着笑说。“您老两口住着一个四合院。属于严重的资源浪费。闲着也闲。我帮您充分利用呢。”

    易祥瑞哼了一声。“一个拖三个。你越玩越大了。说。都是些什么來历。”

    “我坦白。第一时间更新我坦白……两个小一点的。是我在市委大院的同事。她们是來出差的。我捎带过來的。另一位叫莫小莉。前著名电影演员。她的另一个身份您一定知道。张之尧张老爷子的前儿媳。”

    “前儿媳。那个。那个张宏的前妻。”

    “您老说对了。”

    “你小子。怎么又跟她搞到一起去了。”

    “原來。在清河市时。张宏想搞我。莫小莉暗中帮了我。现在。在滨海市。莫小莉是市电视台副台长。同时也是我的房客。这一次她是帮我忙才來的。”

    “哦。一下來了两双。还真有事啊。”

    易祥瑞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了來。

    向天亮跟着坐下。看着易祥瑞说。“老师。您老气色不错么。”

    “唔。除了写点东西。什么事也沒有。心闲了。能不体胖嘛。”

    向天亮问道:“大学那边沒去上课了。还有。部里不请您当顾问了。”

    “不上课了。顾问么。还挂着。但是。顾问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小子懂的。”

    向天亮恭维道:“您老人要是能做到什久都不管。那您一定还能再活三十三年。”

    “哈哈……一百岁。那不能叫老人家。该叫老不死喽。”

    向天亮道:“谁要是敢骂您老不死。我一定让他先死。”

    易祥瑞摆了摆手。笑着说。“大老远的赶來拍马屁。一定是沒安好心。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啊。”

    “这事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有事说事。别给我來这一套。”

    “对我來说。那是大事。对您來说。就是小事。弹指一挥间的小事。”

    “再警告一次。别虚张声势。”

    “真的。对我來说是难事。对您來说。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滚。”

    “呵呵……”

    易祥瑞要起身。向天亮急忙伸手摁住。“消消气。消气。既坐之。则安之么。”

    “臭小子。你是成心气我是不是。”

    “我哪敢气您啊。问題是这事有点棘手。一点点的棘手。您坐着。您听我说……”

    费了半个小时左右。向天亮把此次京城之行的來意。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哦了一声。易祥瑞点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老师。我不想离开滨海。我不能离开滨海。”

    许久。易祥瑞才开口问道:“天亮。你能确定关老的决心有多大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