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98章 欲纵故擒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老油条成达明是个人jing,但人jing也不是什么都jing,焦正秀的出尔反尔,把成达明也搞糊涂了。

    对于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作为滨海区的一把手,焦正秀最早是支持与国泰集团公司的合作的,接着,区长成达明秉承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的旨意,停止与国泰集团公司的合作,焦正秀的态度模糊,不支持也不反对,继而,成达明提出收回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转交给三元贸易公司开发,焦正秀的态度一变再变,先反对又不反对,区常委会上,焦正秀干脆來了个一言不发。

    但是,正当国泰集团公司同意放弃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而三元贸易公司同意接手,新协议即将签约之时,焦正秀又跳出來了。

    这一回,焦正秀的态度是反对,反对三元贸易公司接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

    而且,焦正秀的反对态度异常的坚决。

    焦正秀的具体行为,是直接否定了区zhengfu常务会议的决议,态度粗暴,沒有理由。

    至于成达明关于举行区委常委会议的建议,更是被焦正秀拒绝,一把手的绝对权力,成达明无法挑战。

    焦正秀摆出的是翻脸的架势,这还是两个搭班子以來的第一次,让成达明心里有些吃不准了。

    作为二把手,成达明是极不愿意同焦正秀翻脸的。

    成达明知道,同自己听命于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一样,焦正秀只听市委书记陈美兰的,或者是向天亮,焦正秀的态度变化,应该就是陈美兰和向天亮的意思。

    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不能悬着停着,国泰集团公司已经退出,如果不让三元贸易公司接手,西河街道的老百姓会冲上门來找他成达明的麻烦。

    纸包不住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已经停工快三个星期了,老百姓很快就会知道其中的玄机的。

    成达明匆匆赶到市委大院,他要找肖子剑,现在他总算感到骑虎难下的滋味了。

    肖子剑的脸se也很难看,因为他也知道关于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的事了。

    “这一定是向天亮捣的鬼。”肖子剑说。

    成达明点着头说,“我知道,在这件事上,陈书记和谭市长完全听向天亮的,因为这一次确实损害了国泰集团公司的利益,而说白了,国泰集团公司的利益,就是向天亮的利益。”

    肖子剑微笑着道:“国泰集团公司的利益,就是向天亮的利益,话粗理不粗,但是这话也只能在办公室里说说,因为向天亮也可以反过來说,三元贸易公司的利益,就是你成达明的利益,因为你把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从国泰集团公司那里拿回來又交给了三元贸易公司。”

    成达明苦笑道:“这个我倒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么,我只是想尽快落实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个人荣辱算不了什么。”

    “退,是不大可能的。”肖子剑思忖着说。

    成达明说,“起码得让焦正秀同意,协议要先上区常委会的。”

    肖子剑又微笑起來,“我建议你直接去找向天亮。”

    成达明问,“不用去找陈书记和谭市长吗。”

    肖子剑说,“我去找陈书记和谭市长。”

    成达明又问,“怎么说呢。”

    肖子剑道:“不妨开门见山,直奔主題,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是个民生工程,关乎两千多家居民,久拖不行,耽误不得,向天亮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利害。”

    成达明应了一声,起身告辞,出门去找向天亮。

    向天亮有些yin阳怪气,无论是眼神还是脸se,就连坐姿都邪里邪乎的。

    “老成,你是來看我的笑话吗。”

    “什么意思,你出什么笑话了。”

    “明知故问,幸灾乐祸。”

    “天亮,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

    “难道你沒看出我办公室门外的变化吗。”

    “噢,我听说了,你光荣卸任滨海学院筹委会常务副主任一职。”

    “光荣,老成你够虚伪的啊。”

    成达明苦笑了几声,“你现在是市里的调研员,钦差大臣,我不跟你斗嘴,你想怎么说都行。”

    向天亮瞥了成达明一眼,“好脾气么,嗯,我知道了,一定是有求于我。”

    成达明说,“还是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

    向天亮煞有介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怎么了,国泰集团公司同意放手了,你还想干什么。”

    成达明道:“滨海区zhengfu决定,由三元贸易公司接手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

    向天亮摆了摆手,“你让阿猫阿狗接手,我屁个意见都沒有,我只有一个问題。”

    “什么问題。”

    “给国泰集团公司一个解释,一个说法。”

    “这很重要吗。”

    “这不重要吗。”

    “你说该怎么解释。”

    “那是你的事,你自己的屁股自己擦。”

    “道歉当然是肯定的,而且是公开的。”

    “道歉就完事了。”

    “以你说,还要我咋样。”

    向天亮哼了一声,“人民zhengfu出尔反尔,简直就是在耍流氓,难道你不知道契约jing神吗。”

    “契约jing神。”

    向天亮道:“白纸黑字,协议上怎么规定的,解约时也应该按协议的规定进行。”

    成达明微微一楞,“天亮,按原來的协议规定,我们区zhengfu毁约,要补偿给国泰集团公司五千万元啊。”

    向天亮两手一摊道:“所以么,你还沒有与国泰集团公司彻底解约,却急着与三元贸易公司签约,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将一个女儿许配给两个女婿吗。”

    成达明叹息道:“五千万元啊。”

    向天亮说,“这沒办法,协议就是这么规定的,无论是打官司还是让上面领导说,你们滨海区zhengfu都是输家。”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是要我们滨海区zhengfu割肉赔款啊。”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zhengfu耍流氓神仙也会怕,怎么解决是你的事嘛,。”

    成达明道:“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

    向天亮呵呵大笑,“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老成,我沒什么意思,一点意思都沒有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