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03章 剑走偏锋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余胜春当然要帮许西平。因为“铁三角”唇齿相依。唇亡齿寒。余胜春不能让许西平沉沦。否则。他更难在向天亮面前保持**。

    铁三角各具特色。向天亮邪乎。许西平野心。而余胜春则是忍耐。

    不过。这个忙不好帮。

    因为向天亮轴起來。是不可能给余胜春面子的。市委副书记的面子不够大。

    看着许西平。余胜春说。“办法不是沒有。但是。咱们恐怕要牺牲一下。”

    许西平不解地问道:“牺牲什么。”

    余胜春微笑道:“你的这个错误。相当于是一个漏洞。早补比晚补好。如果到不可收拾时再去弥补。那就沒有效果了。”

    “我同意。最好现在就能弥补。或者说是预防。”许西平点头道。

    “怎么弥补。关键是什么。”余胜春问道。

    许西平说。“向天亮。这家伙知道整个过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擅长抓住别人的漏洞。”

    “想办法封住他的嘴。”

    “对。”

    “你主动找他。他会买你的帐吗。”

    “不能。”

    “我呢。”

    “恐怕。恐怕也不行。除非给他天大的好处。”

    “去。你我能有什么好处是天大的呢。”

    “所以么。”

    顿了顿。余胜春又问。“老许你想想。谁能说服向天亮。或者说。向天亮听谁的话。”

    许西平摇着头说。“不知道。这家伙头上长角脚上长刺。连关老爷子的话都不听。我想不出他还能听谁的话。”

    “你仔细想想。拓展一下思路嘛。”

    “你是说……女人。”

    “嗯。”

    许西平看着余胜春道:“老余。第一时间更新你是说咱们去找陈美兰和张小雅。”

    余胜春笑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嘛。”

    “陈美兰和张小雅。还别说。向天亮这家伙。也就女人的话会听一点。”

    “哈哈。咱们剑走偏锋。另辟蹊径。你看如何。”

    “可是。陈美兰和张小雅恨死咱俩了。她们会帮我说话吗。”

    余胜春笑道:“你去找陈美兰。我去找张小雅。肯定都是死路一条。”

    许西平听明白了。“你是说。你去找陈美兰。我去找张小雅。”

    “怎么样。”

    “倒是一个好办法。”

    余胜春说。“巧得很。今天正好是我儿子一周岁生日。我想邀请你们一家。还有陈美兰母女和张小雅母女。参加我儿子的生日家宴。”

    许西平说。“这倒是一个好借口。不过。陈美兰可能会接受邀请。但张小雅会接受邀请吗。她是你前妻。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

    “所以派你去劝她。事在人为嘛。”

    “包括向天亮。”

    余胜春道:“当然。主角不出现。戏还能唱吗。我相信只要陈美兰和张小雅接受邀请。你的问題基本上就不是问題了。”

    “办法倒是不错。我也相信会收到成效。不过……”

    许西平忽然犹豫起來了。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什么啊。”

    许西平吞吞吐吐地问道:“我说老余。对向天亮。你能放心吗。”

    “放心什么。”

    “向天亮那个德性。你能放心啊。”

    “哪个德性。”

    “见了漂亮女人后的德性呗。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哈哈……”

    “我说错了吗。第一时间更新”

    “老许你啊。纯属是杞人忧天。”

    “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是不放心。”

    余胜春笑着说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咱们都是过來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见得还少吗。你和我。说实在话。不是咱们俩先出问題。陈美兰和张小雅也不会跟咱俩离婚。你为了在京城找个靠山。我为了生个儿子。所以。咱们欠陈美兰和张小雅的。至于陈美兰和张小雅与向天亮搞在一起。一定是双方都心甘情愿。不能只怪向天亮一个人。”

    许西平道:“老余。你这是答所非问。”

    余胜春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要相信自己的老婆。你老婆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她会被向天亮吸引吗。我老婆身边跟着一个周岁的儿子。她能被别的男人吸引吗。退一万步说。女人要是想出轨。咱们最严防死守也沒有用。”

    许西平点着头笑道:“这倒也是。第一时间更新就象滨海人说的。女人解腰带。神仙挡不住。”

    余胜春也笑着说。“再说了。据我所知。现在的向天亮。被陈美兰和张小雅她们看得死死的。他不敢到外面拈花惹草。而只能在自家院子里偷鸡摸狗。”

    “你怎么知道的。”许西平问道。

    “我家二丫头余娜偷偷告诉我的。”

    “噢。原來你在百花楼有内线啊。”

    余胜春笑道:“也不是内线。是上星期两个丫头來看我。被我拿话套出來的。”

    许西平又是笑着点头。“向天亮的百花楼里。住着那么多女人。而且还都是单身女人。以我看來。这家伙至少跟一半女人有那种关系。够他忙活的。”

    “是够忙活的。”余胜春大笑。

    许西平笑道:“难以想象。真想去百花楼看看。他是如何驾驭那么多女人的。”

    余胜春笑说。“而且都是虎狼之女。这份能耐。你我想都别想。”

    许西平叹道:“他x的。年轻就是好啊。”

    余胜春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许西平坏笑。“耕牛最能干。也顾不了那么多的耕地。”

    余胜春说。“所以。我相信向天亮不敢。也沒有机会和能力到外面搞女人。”

    许西平问。“这么说。你认为通过陈美兰和张小雅。可以把向天亮搞定。”

    余胜春点头。“嗯。这就是所谓的牺牲。把他们请过來。只要能來。事情就成功一半了。”

    许西平说。“老余。那我先谢谢你了。”

    余胜春道:“谢到不必。只要你不挖我的墙脚。我就谢天谢地谢你喽。”

    许西平又问。“这话怎么讲。老余。我能挖你的墙脚吗。”

    余胜春说。“宣传部的大老王。难道你不是在打他的主意吗。”

    许西平哦了一声。“他是你的人吗。”

    余胜春哼道:“你说呢。”

    许西平忙说。“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老余你放心。你的人就是你的人。”

    余胜春道:“不知者不罪。”

    许西平说了声谢谢。“那么。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陈美兰和张小雅。”

    余胜春笑道:“已经晚了。事不宜迟。当然是现在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