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05章 接受邀请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今天沒上班。所以。陈美兰在机关食堂用完午饭。干脆直接回了家。

    真是心有灵犀。陈美兰刚到家。张小雅也回來了。

    不仅如此。余胜春还邀请了杨碧巧母女和贾惠兰母女。

    邀请杨碧巧。应该是属于同事之间的情谊。毕竟杨碧巧也是市委大院的实权派。

    而之所以邀请贾惠兰。是因为贾惠兰是余胜春宝贝儿子的接生医生。

    所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杨碧巧和贾惠兰也回家來。想看看向天亮的态度再作决定。

    沒有想到的是。向天亮直截了当地宣布。他要去余胜春家参加生日家宴。

    而且。决定是不可更改的。因为他已经在电话里答应了余胜春的邀请。

    向天亮的态度很坚决。即使四个女人不去。他也会单枪匹马地去。

    四个女人倒沒有怪向天亮“擅作主张”。而是均很好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余胜春这次为什么会如此“开放”。

    向天亮说。“你们啊。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在中。除了惠兰姐。你们三个应该是知道原因的。”

    杨碧巧问道:“你是说。许西平知道了关于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处置上的漏洞。与余胜春商量如何弥补漏洞。于是。余胜春便利用儿子的生日设宴。抢先做好咱们的工作。”

    “我认为。除此之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沒有其他的解释。”向天亮道。

    陈美兰点着头说。“事前果断。事后后悔。是许西平惯有的臭毛病。而且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正是他分管联系的。他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

    张小雅说。“这就是说。老余在帮老许。这还真是新鲜。据我所知。他们两个不会互相拆台。但也是很少帮助对方的。”

    杨碧巧道:“很显然。老余是怕老许垮了。他就孤单了。”

    陈美兰微笑道:“不错。现在是老许比较活跃。老余不露声色。老余可以借着老许來掩护自己。权衡利弊。老余要帮老许。”

    张小雅嗯了一声。“还真是如意算盘。当着大家和孩子们的面。老余和老许要是把事情说出來。咱们还真的不好拒绝。”

    陈美兰说。“我反复想过。去比不去好。”

    杨碧巧说。“我当然支持去。”

    贾惠兰说。“我听大家的意见。”

    张小雅说。“你们都是同一个意思。我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了。”

    “但是。”

    只说了两个字。陈美兰就笑看着向天亮。

    杨碧巧、张小雅和贾惠兰也盯着向天亮。

    “你们。你们是怎么一个意思。”向天亮不解。其实是明知故问。

    陈美兰说。“我们的意思你很明白。”

    杨碧巧说。“不许你打人家老婆的主意。”

    张小雅说。“我们是认真的。”

    贾惠兰说。“你要好自为之。”

    向天亮苦笑。“你们要是不放心我。那我就不去了。省得你们瞎唠叨。”

    陈美兰说。“当然。美女不看也不对。也属于一种罪过。”

    杨碧巧说。“所以。看是可以看的。”

    张小雅说。“开几句玩笑也是行的。”

    贾惠兰说。“还有。你心里怎么邪乎。我们都不会有意见。”

    “呵呵……遵命遵命。到了老余家。我保证一切都听你们的摆布。”

    决定了以后。女人们又开始对向天亮指手画脚。她们要去美容院。向天亮还得全程接送。

    向天亮自是不敢怠慢。这是意料中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四个女人肯定要精心打扮一番。总之是不能输给余胜春和许西平的老婆。

    臭娘们爱摆谱。向天亮只能老老实实地当个司机。

    因为还有五个丫头一同前往。向天亮就把那辆改装过的越野奔驰开了出來。一男九女。五大五小。浩浩荡荡地出了百花楼。

    根据女人们的安排。把她们送到美容院后。向天亮率领五个丫头直奔国泰集团公司所属的礼品店。他们要去挑选一系列礼物。第一时间更新

    五个丫头是陈美兰的女儿许心怡。杨碧巧的女儿刘静。张小雅的女儿余佳和余娜。贾惠兰的女儿卢晓敏。许心怡、余佳和卢晓敏都是十五岁。刘静十四岁。余娜最小。只有十二岁。

    车在礼品店门前停下。向天亮懒得下车。却拿出张小雅拟好的单子交给刘心怡。还有一万元钱交给余佳。吩咐她们进去采购。

    许心怡说。“天亮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可真懒。”

    向天亮说。“这是娘们该干的事。我插不上手。”

    余娜说。“我们不是娘们。”

    向天亮笑着。在余娜的胸前轻捏了一下。“会的会的。我保证在不远的将來。让你们都成为娘们。呵呵。当然是我的娘们。”

    五个丫头嘻嘻哈哈地拥进了礼品店。

    不一会。从礼品店里出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姐。

    “老板。您好。我是国泰集团公司礼品店总店店长刘思红。欢迎您光临视察。”

    脸蛋很漂亮。声音很甜美。短袖白衬衣。绿裙仅及膝。只是胸部小了点。一看就知道是还沒有被开发过。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老板。”见向天亮盯着自己看。刘思红脸红了起來。

    向天亮赶紧定定神。好奇地问道:“老板。你为什么叫我老板。”

    刘思红低声道:“朱琴董事长和黄颖总经理私下里有过特别吩咐。您是国泰集团公司的真正老板。”

    “噢。”向天亮摇了摇头。笑着问道。“那么你说说。我象个老板吗。”

    “象。”

    “你认识我吗。”

    “我在朱琴董事长和黄颖总经理的办公室里看过您的照片。”

    向天亮又是点头。“是这样啊。谢谢。我不是來视察的。你忙你的事去吧。”

    刘思红沒走。“老板。您既然來了。就请您进去坐一会吧。再说。小家伙们挑选礼物需要一点时间。外面的天气这么热。您要是到了门口不进去。让朱琴董事长和黄颖总经理知道。我就不好解释了。”

    “嗯。这个理由相当充分。”向天亮微笑着说。

    刘思红又道:“还有。公司正在对我考察。所以。”

    “呵呵。好吧。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一次视察吧。”

    刘思红终于又有了笑容。她帮着拉开了车门。“老板。您请。”

    向天亮不再客气。下了车。摆着臭架子进了礼品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