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60章 正式申请加入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不想马上从余胜春和孔美妮家撤走。好不容易与孔美妮培养起來的关系。他可不想毁于一旦。

    孔美妮的眼睛里。有一种依依不舍的神色。向天亮能读懂。这个时候拍拍屁股走人。恐怕会让孔美妮恼羞成怒的。

    所以向天亮不走。看到五个女人都进了厨房以后。他换了一双拖鞋。象主人似的。背着双手。踱着小方步。不紧不慢地上了二楼。

    市委领导宿舍区里的建筑。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來的。二层楼的别墅。上面还有一个阁楼。

    余胜春家的二楼是空着的。向天亮沿着楼梯。直接爬到了阁楼上。

    向天亮是有心人。他可不是上來看风景的。站在阁楼的小窗户前。顺着一抹夕阳。他的眼睛瞄向了斜对面。一百五十米外的许西平家。

    原來。这里能看到许西平家的前院。这也就说。第一时间更新站在许西平家的阁楼里。也能看到余胜春家的院子。

    真是有趣。向天亮心道。难道这个阁就是用來专门窥视其他领导家的吗。

    “哎。你在看什么那。”孔美妮也上來了。

    向天亮手一伸。将孔美妮的身体揽了过來。孔美妮巴不得。象小猫似的钻进了向天亮的怀里。一只手伸到向天亮那里。紧紧地攥住。小声说道:“它真棒。”

    “呵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它象是一根棒。但到底是不是一根棒。你可沒有发言权。因为你沒有试过。”向天亮坏笑着。将孔美妮的一条腿扛了起來。

    “我想试试。现在就试。”孔美妮狂吻着向天亮。

    “不要吧。现在。在这里。”向天亮坏笑着说。“她们在厨房里忙碌。女主人却上來与人幽会。这有点不好吧。”

    孔美妮俯在向天亮耳边说。“是林霞姐让我上來的。她悄悄对我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到这份上了。就只能死缠烂打。她还说你身边女人多得是。要是不主动几乎不可能拥有你。”

    “我的林霞姐。她这是在害我啊。”向天亮掀起孔美妮的裙子。这才发现那里空空如也。不。那是一片丛林。“呵呵。这也是林霞姐教你的吗。”

    “这是影心姐教的。”孔美妮看着向天亮说。“我现在正式申请加入。象她们一样。”

    向天亮笑着说。“这个问題可要先搞清楚。第一时间更新她们是有区别的。林霞姐与彩珊姐、影心姐和來來姐是不一样的。”

    孔美妮问道:“怎么不一样。”

    向天亮说。“林霞姐住在百花楼里。我们可以光明正大。但彩珊姐、影心姐和來來姐不能。我和她们只能偷偷摸摸。”

    “噢。这么说。我只能与彩珊姐、影心姐和來來姐一样。也只能偷偷摸摸了。”

    “美妮姐。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我现在正式申请加入呀。”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我不能对不起老余。”

    “咯咯。你认为到现在为止。你还对得起老余吗。”

    “这个么。还算对得起。或者说。有对不起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那。那我要求你对不起。多点对不起。”

    “嫂子。这你得想好了。第一时间更新一步迈出后。想回头可不行了。”

    “我知道。我早想明白了。我要向彩珊姐、影心姐和來來姐学习。”

    “你们早沟通过了。”

    “对。我想和她们一样。”

    “不行。老余知道的话。我们就完蛋了。”

    “完蛋就完蛋。”

    “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也会瞄上我呢。”

    “咯咯。她们说你厉害。很过瘾。”

    “他x的。你们这些臭娘们。都是一个德性啊。”

    “咯咯。她们说。你很有本事。你能让她们得到满足。”

    “呸。她们是狗嘴不吐象牙。”

    “咯咯。她们还说。在你这里吃一回。能满足十天的需要。”

    “我的天。她们把我当什么了。”

    “咯咯。她们还说。你是加油站。你是抽水器。你是永动机。”

    “呵呵。臭娘们。”

    “快点。快进來吧。”

    “就在这里吗。”

    “这里挺好。夕阳西下。浪漫么。”

    “呵呵。”

    “快。快。”

    “等一等。”

    向天亮突然停止动作。抱着孔美妮蹲在了地板上。第一时间更新

    这时。一缕光束。在窗户上晃了几下后又消失了。

    孔美妮小声问。“那是什么光。”

    向天亮将孔美妮放在地板上。“很显然。不是太阳光。而是镜子的反光。”

    孔美妮不解地说。“谁。谁会拿镜子往我家照呢。”

    向天亮自己也坐在地板上。拿手比划了几下。“根据刚才光束的晃动的方向。应该是來自许西平家的阁楼。光束不大。象是镜子对着阳光晃动时产生的反射光。这也就是说。刚才有人在许西平家的阁楼里。朝着你家晃动着镜子。不。不不不。应该是望远镜。固定的单筒高倍望远镜。”

    孔美妮吃了一惊。“你是说。许西平在暗中监视着我家。”

    “十有八、九是。”向天亮说。

    孔美妮还是有些不信。“可是。许西平两口子都去了京城。那个保姆也应该跟着去了。这个时候他们家哪來的人呀。”

    向天亮思忖着道:“这可以有两方面的解释。那种固定的单筒高倍望远镜。只要连上电子装置和录像设备。就能定时工作并进行自动录像。或者。许西平家藏着人。主人虽然不在。但照样有人干活。”

    孔美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许西平也太阴险了。”

    向天亮说。“一点都不奇怪。国泰集团公司有一个中层领导。就曾经出入许西平家。很可能就是卧底。就是不知道是许西平安排的还是季丽蓉安排的。”

    孔美妮若有所思地说。“老余曾经说过。许西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现在看來还真的是这样。”

    向天亮嗯了一声。抬头瞅了瞅窗外。“美妮姐。你以后要小心了。还有。找个适当的时机提醒一下老余。就说许西平在监视你们家。你们家來往的客人都会被许西平掌握。”

    “嗯。我知道。可是。可是现在。”陈美妮又慢慢地靠近了向天亮。

    “什么。什么现在。”向天亮瞅着两座渐渐靠近的玉山。视线模糊了。

    “先。先解决我的。我的当务之急吧。”

    孔美妮喘息着。急吼吼的。将向天亮推倒在地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