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61章 谭俊也是有心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一方面把许西平暂时撵出滨海市,另一方面,肖子剑那边又“失去”了成达明和陈品辉两个得力助手,向天亮颇为得意,至少在近期内,三元贸易公司在市委没有了“依靠”。

    市长谭俊也很满意,把市东郊工业园交给三元贸易公司独家开发,谭俊是绝对反对的,从他内心深处说,一个国泰集团公司,几乎占据了市西郊工业区三分之二的地盘,作为市长他可不希望再出现市东郊工业园被一家企业垄断的局面。

    常务副市长许西平不在,谭俊亲自去市东郊工业园调研了一番,还指定向天亮全程陪同。

    在离开市东郊工业园回市区的路上,谭俊专门招呼向天亮和滨海区委书记上了自己的座驾。

    谭俊说,“天亮,你最近干得不错。”

    坐在副驾座上的向天亮问,“领导,你的这个表扬有点太笼统了吧,我到底什么干得不错呢?”

    焦正秀笑着说,“天亮,领导是说,许副市长不在,肖部长又有点偃旗息鼓,关于市东郊工业园的阻力就少得多了,只要这样维持一个月,市东郊工业园就能基本完成招商引资工作了。”

    向天亮笑道:“这可不全是我的功劳,特别是许西平那边,他后院起火,我仅仅是出了个点子而已。”

    “哈哈,好点子金不换那。”谭俊笑着赞道,“我说天亮,你还得加把劲,巩固巩固,为正秀多争取点时间。”

    “领导,巩固没问题,可我这是在做恶人,你是要作恶多端啊。”

    谭俊摆着手笑道:“你少来这一套,居然让成达明自断一腿的事都发生了,你干的坏事还少吗?”

    焦正秀也笑,“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吧。”

    向天亮问道:“领导,你高瞻远瞩,总不能光让我干活而不给支持吧。”

    谭俊微微一笑,略作沉吟后说,“我听说,哎,我只是听说啊,说咱们的肖部长以前很少在八小时外出门,但现在不大一样哦。”

    向天亮心里一动,谭俊这话说得挺有意思,看来他也没有闲着啊。

    焦正秀也听出了话里有话。

    但谭俊点到为止,及时转移了话题。

    送别谭俊时,焦正秀冲向天亮使了个眼色。

    向天亮会意,跟着焦正秀进了滨海区政府大院,径直来到焦正秀的办公室。

    “老焦,你要请我吃午饭吗?”向天亮问。

    “明知故问。”焦正秀瞪了向天亮一眼,“刚才谭市长说的那个听说,明明是在提示你么,谁都知道,滨海市没你不知道的事。”

    向天亮咧着嘴直乐,“咱们的肖部长以前很少在八小时外出门,但现在不大一样,这话的信息量丰富多彩啊。”

    “说说,你快说说。”焦正秀催道。

    向天亮说,“比方说,肖子剑以前是晚上从不出门,没有夜生活,但现在似乎开窍了,不但偶尔光顾娱乐场所,而且还有个别固定的目标。”

    “固定的目标,具体有所指嘛。”焦正秀笑了。

    向天亮又说,“比方说,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

    焦正秀吃了一惊,“是那娘们?肖子剑部长和那娘们?”

    嗯了一声,向天亮笑道:“老焦,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与这个娘们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哈哈,我还好,我没有上当。”焦正秀大笑着说,“不错,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确实邀请过我吃饭,而且不止一次,但迄今为止,我还没有接受。”

    向天亮乐不可支,“呵呵,如果你被收买或**了,我肯定会知道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凡是被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收买或**了的几位,都曾支持三元贸易公司独家开发经营市东郊工业园。”

    焦正秀又是楞了楞,“你说几位?不只是肖子剑部长一个吗?”

    向天亮笑着问道:“你先告诉我,现在市两套班子里,哪几位最积极支持三元贸易公司?”

    想了想,焦正秀说,“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嗯,还有副市长王玉成。”

    向天亮点了点头说,“不错,这四位可能都陷进去了,陷到那娘们的床上去了。”

    “真有这样的事?”

    “我手上有证据。”

    焦正秀叹道:“还别说,陈圆圆那娘们真是魔力巨大啊。”

    “呵呵,我也同意,陈圆圆那娘们,我也想干她。”

    “天亮,你,你也这么认为?”

    “当然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什么什么淑女,君子好逑,我也是男人嘛。”

    焦正秀笑着说,“对你,我很信任,有陈书记和杨秘书长管着你,你走不到那一步。”

    “去你的,老焦,你可别胡说八道。”

    “我胡说了吗,我八道了吗?”

    向天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咱们扯远了,回到主题上来,我觉得谭市长刚才的提醒很有意思。”

    “哦,你指的是什么意思啊?”焦正秀问道。

    向天亮的脸色有些凝重,“肖子剑的秘密都能掌握,谭市长的消息不是一般的灵通。”

    焦正秀若有所思,“这个我倒没有想到,这至少说明,谭市长也是个有心人,问题是,谭市长可不可以是个有心人。”

    “我只告诉过陈书记和杨秘书长,我回去问问,如果不是陈书记和杨秘书长告诉谭市长的,那就说明谭市长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天亮,这个很重要吗?”

    向天亮说,“老焦你想想,咱们和谭市长是一条船上的,有我专门负责消息的搜集,谭市长还有必要另开渠道吗?”

    焦正秀点着头道:“天亮,你的意思我明白,也别怪我没提醒你,谭市长毕竟是从南河过来的,他和陈书记和你我,或多或少存在着一点距离,而且,谭市长是余副书记提拨起来的,以我看他或多或少受到余副书记的影响,而余副书记和我们的关系,天亮,值得你我深思和警惕啊。”

    “嗯,老焦,这个问题很重要,比你那个东郊工业园还重要,我不在你这里吃饭了,我要回市委大院向陈书记汇报。”

    心里带着疑问,向天亮匆匆赶回了市委大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