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76章 卧榻之侧 岂容他人酣睡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79阅.读.网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向天亮和余胜春见面了,

    是余胜春那辆别克专车,

    九月的天,太阳还有点生猛,别克轿车停在大街的树荫下,

    “老余,我觉得咱俩鬼鬼祟祟的,象是地下党在接头,”向天亮吸着烟道,

    “你说对了一点,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破个小案子,”余胜春说,“我捡到了一张小纸条,你先别问我原由,就着这张小纸条说说你的判断,”

    说着,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皱巴巴的小纸条,余胜春递到向天亮的手上,

    向天亮心里一乐,不用看我也知道,这还是我“教”谭俊写的呢,

    “这好象是办公用纸嘛,”

    “这不重要,”

    向天亮装模作样,拿着小纸条看了足足半分钟,“这是谭市长的笔迹,”

    余胜春咦了一声,“你是怎么认出來的,”

    “我能认出市两套班子所有领导的字迹,比方说老余你的草体字,草得云山雾罩,颇象你的狐狸性格,而谭市长的字体也是别具一格,属于草体中最规规矩矩的,更主要的是,他的字体兼具了女性的阴柔,落笔很轻,笔比细软,很符合他那小心谨慎的性格,”

    余胜春说,“行,一套一套的,我算是找对人了,”

    “但是,这不是儿歌吗,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幼儿园那些三四岁的小屁孩都会唱的,这能有什么意义呢,”

    沉默了一小会,余胜春说,“我实话说了吧,这是老谭扔在我家旁边草地上的,你明白了吧,”

    “我不明白,很不明白,”向天亮声色不动,

    “天亮,你是最了解的,我现在的婚姻來之不易,我非常非常的珍惜,再说我和孔美妮是老夫少妻配,相差十六岁呢,我能不防着点吗,前阵子的许西平就是例子,当然,我也确曾怀疑过你,对你,我得郑重地表示道歉,”

    向天亮心里又乐,道什么歉那,孔美妮那个港湾,老子已停靠过五次了,

    “老余啊,你够草木皆兵的,搞得我以后不敢去你家拜访了,”

    “所以向你道歉,所以为了表示信任,我请你來帮帮我,”

    向天亮显得极不情愿,“可是,你该不会怀疑谭市长和嫂子不清不白吧,”

    “你先听我说……”

    耐心地听完,向天亮噢了一声,“你是怀疑他们耦断丝连,死灰复燃,”

    点了点头,余胜春又说,“我再说说这三天的发现……”

    听完之后,向天亮故作深沉,不紧不慢地续上了一支烟,

    “老余,谭市长不同于许西平,那是自己人啊,”

    “自己人更得查,”

    “倒也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天亮,不怕你笑话,这都成了我的心病了,”

    向天亮笑了笑,“这种事么,我看取决于两个方面,”

    “哦,哪两个方面,”

    向天亮说,“一,取决于嫂子,她有沒有耦断丝连死灰复燃的心思,如果有,最严防死守也沒有用,红杏要出墙,最高的墙也挡不住,”

    余胜春说,“这话实在,但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比如说买卖,有买才有卖,那才叫商品,沒有买,怎么能有卖呢,”

    向天亮又说,“二,取决于你,你有满足嫂子的强大资本,嫂子这朵红杏就出不了墙,”

    “你这话更实在了,”余胜春摇着头道,“我觉得我开始走下坡路了,以前每星期两三次不在话下,现在觉得有些吃力,”

    向天亮笑道:“那就是你的问題了,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嫂子已进入虎狼之年,别说你每星期两三次,就是每天一次都不嫌多,而且还得在质量上保证呢,”

    余胜春说,“我能跟你比吗,你是美女如云,胜似闲庭信步,我根本不能与你相提并论,”

    向天亮咧嘴一乐,“这也是大实话,要是有两个嫂那样的美人儿缠着你,我估计你活不过五十岁,”

    “说正事,说正事,”余胜春说,“哎,你对这事怎么分析,”

    向天亮道:“我非常不解,谭市想要联系嫂子,电话手机都行,办法多得是,他为什么要用这种原始的办法,”

    余胜春说,“也许他认为电话手机不安全,也许这就是他们以前常用的联络方法,”

    向天亮点着头说,“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我知道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呵呵,上山打老虎,就是干那事,小雅姐也就是你前妻,我常把她比作老虎,因为她正处于虎狼之年嘛,所以我要她之前常开玩笑说,我要來打虎了,所以,谭市长的这句上山打老虎,就是对嫂子说,我要和你干那事了,”

    “那么,这一二三四五是什么意思,”

    “这也很好解释,数字游戏嘛,它可以有无数种解释,”

    “你说说,”

    向天亮问道:“老余,你晚上的作息习惯,一般都是怎样的,”

    余胜春道:“沒有活动的话,十点准时上床,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

    “睡得死不死,”

    “很死,电话也叫不醒,”

    “这就对了,”向天亮说,“一二三四五,可能包含了谭市长和嫂子的某个约定时间,他们在一起八年,多默契啊,肯定有不少只有他们两人才懂的暗号,比方说,五四三二一,代表的是星期一的晚上十一点,一五四三二代表的是星期一的晚上十一点,以此类推,等等等等,总之,他们明白,别人不懂,看到了也沒关系,”

    余胜春微微一怔,“照你这么说,那,那一二三四五,就是,就是星期五了,”

    向天亮忙说,“我这是瞎猜,也可能是一个数字组合代表的是另一个时间,不过,这个一二三四五应该代表的是某个时间,”

    “等等,”余胜春呆呆地看着向天亮,“今天,今天就是星期五,”

    啊了一声,向天亮急忙点头,“老余,你今晚有什么活动吗,”

    余胜春也在点头,“有啊,今晚要宴请清河市委组织部的人,我必须得出席,”

    向天亮嗯道:“那么,你认为今晚的宴请需要多少时间,”

    余胜春说,“清河市委组织部來了八个人,有五个是我的老部下老同事,还有三位都算是我的老领导,他们不尽兴我走不了,几时结束肯定沒个准,”

    向天亮又是一声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