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80章 嫁祸于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以向天亮的猜测,经过他的一番电话刺激,余胜春肯定坐不住了.

    先得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向天亮放开孔美妮,告诉迷迷糊糊的她,赶紧打扫战场,准备迎接老余的归来。

    不过,就在向天亮要起身回小树林的时候,他猛地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听到了院门被推开的声音。

    是余胜春?不是。

    王杰,果然去而复返。

    林霞和孔美妮面面相觑,然后一齐看着向天亮,嘴巴张了张又闭了起来。

    向天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眉头一皱,心里有了一个好主意。

    王杰也是的,鬼迷心窍,知道余胜春不在家,他把余家当自己家了,以为林霞走了,他进了院子就直奔家门而来。

    不料,前脚刚迈上台阶,就觉得脑后有风,疾风,根本来不及回头,后脖子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击。

    王杰在瞬间失去了知觉,身体趴倒在台阶上,额头重重地磕在水泥地上。

    鲜血直流,但向天亮没有看到,一击而成,他早已溜回了客厅。

    “接下来怎么办?”林霞和孔美妮异口同声地问。

    向天亮说,“你俩就在客厅看电视,装作门外没有王杰的存在,直到老余回来,然后该怎么说还怎么说。”

    林霞问,“天亮,那个王杰他没事吧?”

    “没事,他就象睡着了一样,直到老余回家看到他。”向天亮笑道。

    孔美妮问,“那你呢?”

    “噢,我得走了,老余随时都会回来,他肯定先查我在不在预定的岗位上,我可不能露馅了。”

    话音未落,向天亮已跑了起来。

    还真得快跑,紧赶慢赶,向天亮刚进入小树林,就看到小树林的另一边有个人影晃动。

    向天亮弯下身子,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车里。

    喘气调息,点烟猛吸,向天亮忙得一气呵成。

    来的人正是余胜春。

    “老余,是你啊。”向天亮一脸惊愕,当然,是装的。

    “少装傻。”余胜春坐到副驾座上,摆了摆手说,“以你的那个脑瓜子,可能早就算到我会来的。”

    向天亮笑着说,“想到过你会对我不放心,但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

    “对,说白了,我对老谭不放心,而对你更不放心。”余胜春道。

    “我说老余,既然你对我更不放心,那干吗还让我掺和进来呢?”向天亮好奇地问。

    余胜春笑道:“我这叫一箭双雕,借用你调查老谭的同时,把你也放火上一起烤烤,真金不怕火炼嘛。”

    “他x的,下次打死我我也不干。”向天亮骂骂咧咧的。

    “哈哈,都到这份上了,你不干也不行了。”余胜春笑了笑,忽地说道,“但我对你不放心是有道理的,比方说刚才你就没在车上,我到时你才回到车上的。”

    向天亮哼道:“狗眼,够贼的。”

    “你说,你不在车里待着,你干什么去了?”余胜春问道。

    “呵呵,我撒尿了,怎么着?”

    “撒尿应该在小树林里,这样不容易让人看见,可你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啊。”

    “去你的,我要是下车就撒,我想臭死自己啊。”

    余胜春又笑了,“那倒也是,这个肥水还真的要往外流,你小子是从来不干亏本的事的。”

    向天亮往座背上一靠,“老余,我嫂子你老婆,她他x的太勾人了。”

    “哎,你有完没完啊。”余胜春嚷道。

    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老余,我这是实话,红颜祸水嘛。”

    余胜春点了点头,“是很勾人,我,老谭,许西平,还有你,人见人爱。”

    向天亮说,“你是胜利者,不亏你名字里有个胜字,还让人家帮你生了个儿子呢。”

    余胜春说,“胜利的结束,也是失败的开始,这不,大家都惦记着呢。”

    向天亮说,“也许你的怀疑都是不靠谱的。”

    余胜春说,“但愿如此吧。”

    向天亮说,“呵呵,老余你说实话,嫂子她干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很带劲啊。”

    余胜春说,“你。”

    向天亮说,“男人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

    余胜春说,“这也能说?”

    向天亮说,“当然能,比方说我和你的前老婆张小雅,每一次不干够,她是绝对不会放我走的。”

    余胜春说,“哈哈,张小雅是那个德行,也就是你能治她。”

    向天亮说,“那孔美妮呢?”

    余胜春说,“一定要说吗?”

    向天亮说,“一定要说,否则我不帮你干活,拍拍屁股走人。”

    余胜春说,“臭小子,你这不是在为难我么。”

    向天亮说,“快说快说,别逼我给你倒计时啊。”

    余胜春说,“嗯,反正,反正很带劲,整个过程大喊大叫,象疯了似的。”

    “呵呵。”

    还真是的,向天亮心说,孔美妮在床上的时候就爱大喊大叫。

    余胜春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天亮,都快九点了,怎么还没动静呢?”

    “什么动静?”

    “老谭,老谭怎么还没来呢?”

    “也许咱们错了,老谭他不是那种人。”

    “我巴不得老谭他不是那种人。”

    “但是。”

    “但是什么?”

    “老谭没来,那个人来了。”

    “哪个人啊“””

    “电话里跟你说过的,男的,只看清背影,很熟悉,但具体是谁,你得去问你老婆。”

    “噢,你不是说他又走了吗。”

    向天亮道:“可是,他又来了。”

    “什么?”

    “他又来了”

    “啊。”

    “啊什么,那个人又来了。”

    余胜春惊道:“什么时候来的?”

    向天亮不慌不忙,“刚才,我撒尿的时候。”

    余胜春又道:“这,这不过去十几分钟了吗。”

    向天亮点了点头,“差不多吧,没有二十分钟,但十五分钟是有的。”

    余胜春急了,“你这办的是什么事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向天亮振振有词,“我说老余,别忘了咱们的目标是老谭,不是老谭,咱们可以暂时忽略不计,再说了,有我林霞姐陪着你老婆,你怕个屁啊。”

    不等向天亮说完,余胜春早已推门下车,急步朝自己家走去。

    向天亮望着余胜春的背影,咧着嘴乐个不停,他可以想象,余胜春见到王杰昏倒在地上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