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82章 重病还得猛药治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余胜春脸色大变,慌忙地跳起來,几乎是用破门的方式闯进了卧室,

    向天亮知道,余胜春爱收藏,卧室里不少古玩,孔美妮冲他的古玩发飚他岂能不急,

    林霞挽着孔美妮的手來到了书房,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后,林霞冲着向天亮又是眨眼又是笑,

    一会儿,余胜春过來了,心疼啊,脸都有点变形了,

    “美妮,有话好说么,那些宝贝儿,那些宝贝儿不能砸的,唉,”

    孔美妮气而不言,

    “老余你坐下,坐下说,”向天亮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不是我说你,还宝贝儿,我嫂子不是宝贝啊,我看我嫂子比宝贝还宝贝的宝贝,比宝贝还宝贝的宝贝你都不珍惜,你还讲什么宝贝儿,”

    余胜春一边坐下,一边老老实实地说,“天亮你说得是,我错了,我检讨,我要深刻地反省自己,”

    林霞说,“美妮,老余都这么说了,你就消消气么,”

    孔美妮说,“林霞姐,甭相信他,我要跟他离婚,一了百了,”

    余胜春慌了,他冲着向天亮直使眼色,又拿手指了指孔美妮,示意向天亮帮忙说话,

    向天亮嘴撇了撇,心说我才懒得理你呢,这不正是我要的结果吗,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只要家里有事,余胜春就会心绪不宁,只要他心绪不宁,老狐狸的尾巴就翘不起來,尾巴翘不起來,余胜春就折腾不起來了,

    见向天亮不说话,余胜春又冲他使起了眼色,

    向天亮咳嗽了两声,“嫂子,你想开一点,老余知道错了,你就给他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吧,”

    孔美妮坐在向天亮和林霞之间,她忽地身体一倾倒向了向天亮,“好,我考验考验他,看他是不是真的改正错误了,”

    向天亮也很配合,双手一分一合,不客气地将孔美妮的上身抱了个结结实实,

    余胜春不高兴了,他拿眼瞪着向天亮,这算什么事啊,

    向天亮急忙说,“老余,重病还得猛药治,重病还得猛药治哦,”

    本來要起身的余胜春,听了向天亮的“劝说”,只有无奈地摇着头,

    余胜春坐着,是看不到向天亮下面的,当然也就看不到倒在向天亮腿上的孔美妮,

    向天亮和孔美妮互相的小动作不断,要是余胜春看到,非被气死不可,

    林霞笑着说,“余副书记,这次的事确实是你不对,”她在分散余胜春的注意力,

    “林霞同志,你说得是,你说得是,”余胜春心里急啊,孔美妮趴在向天亮身上,那还不被向天亮把便宜占尽,

    不过,向天亮见好就收,把孔美妮扶了起來,

    余胜春做声不得,他怕孔美妮二次发飙,

    向天亮和林霞又劝说了一会,孔美妮答应不砸东西后,向天亮和林霞才起身告辞,

    回到百花楼,陈美兰和张小雅正等着向天亮和林霞,

    陈美兰是担心向天亮会把事情搞砸,

    张小雅关心的是事情的经过,作为被余胜春抛弃的前妻,她心里还有复仇的火焰,

    林霞说得很详细,连细节都沒有漏过,包括向天亮那句“重病还得猛药治”,

    张小雅听罢,有点惋惜地说,“要是当着老余的面把孔美妮干了,那就算解我的心头之恨了,”

    陈美兰微笑道:“小雅,如你所说的话,那老余就把天亮当敌人了,”

    “怕什么,敌人就敌人,”张小雅坐到向天亮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说,“天亮,我无条件地支持你,不但要干孔美妮,而且要当着余胜春的面干,”

    “呵呵,谢谢小雅姐支持,”向天亮乐呵着道,“还沒到那个份上,还沒到那个份上,不过我会努力的,如果老余真的与我对着干,那我一定当着老余的面剥光孔美妮的衣服,”

    林霞轻笑不停,向天亮最出格,她也不会开口批评的,

    陈美兰说,“好了,说点正经的吧,”

    向天亮说,“美兰姐,关于这个事,你有什么看法,”

    陈美兰说,“先不说这个事,我现在向你通报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哦,什么非常重要的信息啊,”

    向天亮伸手将陈美兰揽了过來,当然,另一只手把另一边的林霞也拉了过來,

    陈美兰说,“一个小时前,我接到了兰姐从省城打來的电话,她说省委充分肯定滨海市成立大半年以來的工作,省委决定在年底前,将咱们滨海市的行政级别从副厅级升格到正厅级,”

    “提前了,”向天亮精神一振,

    “对,是提前了,”陈美兰点着头说,“因为咱们的工作确实做得不错,就经济总量來说,已经进入全省前六位,至于经济增长率,更是排名全省所有地厅级城市的首位,这两点都是硬指标,咱们提前一年达成,省委当然要肯定了,”

    向天亮沉思起來,

    过了一会,陈美兰含笑地问,“天亮,你想到什么了,”

    “不好,不好,这对我不利,大大的不利啊,”向天亮大摇其头,

    林霞问道:“天亮,这是好事,怎么会对你不利了,”

    “我说林霞姐,你也不想想,滨海市的行政级别从副厅级升格到正厅级,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们都能官升一级,可我能升吗,我只是一个沒有任何实职的调研员,官升一级的好事一般是轮不到我的,再说我现在已经是副处级了,你见过二十六岁的正处级吗,”

    林霞浅浅地一笑,“还真是这样,二十六岁的正处级,太沒有说服力了,”

    张小雅说,“这也不一定,凡事都有例外,事在人为嘛,”

    向天亮骂了一句,“他x的,要是再过一二年就好喽,”

    陈美兰瞅着向天亮微笑,“急了吧,”

    “急了,我娘早生我两三年就好了,”向天亮道,

    林霞嗔道:“真是一个官迷,天亮,你已经升得够快了,”

    张小雅说,“林霞说得是,要是公务员法正式实施了,象你这样二十六岁的人,能到正科级就能谢天谢地了,有的人一辈子都还到不了正科级的高度,你就知足吧,”

    “臭娘们,你们这是打击我还是安慰我啊,我要升官,我要升官,”向天亮嚷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