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92章 树挪死 人挪活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向天亮要忙的事很多,国泰集团公司对付三元贸易公司,完全用不着他操心。

    市委政策研究室和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连牌子都还没有挂出去,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常设机构的人员也还没有确定。

    向天亮不急,他知道那都是虚的,反正权力在自己手上,这才是核心问题。

    市委书记陈美兰和市长谭俊也不急,两个人是一个心思,市委政策研究室和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特别是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及其市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是为了应对年底进行的滨海市升级,还有三个多月,早着呢。

    城市升级,从副地厅级升到正地厅级,并不意味着下属的部门都会同时跟着升级,谁都希望自己所在的部门升级,而这个权力,一大半就掌握在向天亮的手里。

    大家都急,而最急的人,当然要数市政府办公室第一副主任罗正信了。

    终于忍不住,罗正信要找向天亮当面问个明白。

    可是,莫道君行早,却有早行人。

    巧的是,罗正信没有想到,比他抢先一步的人,正是他曾经的死对头,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陈玉来。

    陈玉来也“靠”上了向天亮,虽然因此改善了与罗正信的关系,但毕竟交恶多年,怎么改善也是死对头变成对头而已。

    罗正信更没有想到,陈玉来不是来“跑官”的,他以为陈玉来就是来和他抢官的。

    而与陈玉来面对面,总是比面对罗正信轻松得多,也让向天亮更加自信。

    “老陈,你也是来打听你个人问题的吗?”向天亮吸着烟问。

    “我还没那么不淡定,也没那么没有自知之明。”陈玉来脸上堆着谦恭的微笑,“再说了,有什么好事,你还能忘了我吗。”

    “呵呵,老陈你这是话里有话么。”向天亮笑着问,“那么,你是找胡文秀有事?”

    胡文秀曾经是陈玉来的儿媳妇,也曾是陈玉来的情人,但自从变成向天亮的女人后,陈玉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陈玉来急忙说,“不是不是,天亮你别误会,我来找你是因为,是因为我要结婚了。”

    “哦,这是好事啊。”向天亮的脸上又有了坏笑,“老陈,是不是你的那个老相好?就是你那个老部下的老婆?”

    陈玉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们都没有了牵挂,所以,所以我们就公开走到一起了。”

    “恭喜恭喜,你这属于老牛娶嫩草,老当益壮嘛。”

    顿了顿,向天亮笑着说,“老陈,我让你来个双喜临门怎么样?”

    “双喜临门?那一喜是什么?”即使很淡定,陈玉来也为之眼前一亮。

    笑了笑,向天亮问道:“老陈,你现在是副处级,在市政府办公室的四位副主任里,你排位第三,你认为这次你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

    “没有。”陈玉来摇着头道,“我各方面都争不过罗正信,他这次是终于可以上去了。”

    向天亮点着头说,“不错,罗正信是市政府办公室的第二把手,也主持市政府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市政府办公室升格为正处级后,他从副处升到正处可谓是当仁不让。”

    陈玉来笑道:“所以,我不作非份之想,反正我比罗正信小两岁,再熬几年也许我的希望就来了,顺其自然,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就顺其自然吧。”

    “可是,树挪死,人挪活哦。”

    “天亮,你是说?”

    “先回答我,你同不同意?”

    “当然,不过,你要让我去哪里?”

    向天亮笑道:“市委大院是块风水宝地,你舍不得离开,我当然也不会强人所难。”

    想了想,陈玉来道:“可是,市委大院里人满为患,象我这样五十出头的老头,哪还有腾挪的去处啊?”

    “把你从市政府办公室调到市委办公室。”向天亮道,“市委办公室四位副主任,你排第二,但你将是低职高配,明确为正处级。”

    陈玉来惊喜地问,“天亮,这,这是真的吗?”

    “我还没有说完呢。”向天亮笑着说道,“你的工作将不涉及党务,也不涉及市委办公室的日常工作,你负责的是教育和文化及科技这一块,将会联系市教育局、文化局,科技局和市科协等机制,同时,你的主要工作方向是市科技学院、市师范学院、市职业培训中心、市第一中学和市第二中学。”

    果然是好事喜事,“天亮,这事,这事算定了吗?”

    “我提出来的,陈书记和谭市长支持,余副书记也不反对,你说这事算不算是定了?”

    “定了定了,绝对是定了。”

    欣喜之余,陈玉来不忘猛谢向天亮,因为那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肥缺。

    向天亮咧着嘴乐道:“你老陈这辈子也不容易,被罗正信压制了几十年,这一次我要帮你出了这口恶气,保证让你比他早升到正处级,即使是早一个月,也足以让他郁闷好几年了。”

    “那非把他气个半死不可。”陈玉来问道,“天亮,这个死胖子是不是最近又惹事了?要不要我帮你敲打敲打他?”

    “暂时不必。”向天亮摆了摆手,忽地问道,“老陈,你说实话,现在是不是还有点想着胡文秀?”

    “天亮,瞧你这问题问得。”陈玉来老脸变红,“你是了解我的,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朋友之间,说点悄悄话嘛。”向天亮满不在乎的样子。

    陈玉来显得很不好意思,“毕竟,毕竟有过那么几次,我说我完全不想了,你也不会相信吧?”

    “呵呵,这才是实话。”向天亮坏坏地瞅着陈玉来,“要知道那时候,胡文秀是你的儿媳妇,那感觉,啧啧,刺激得不能再刺激了哟。”

    陈玉来红着脸起身告辞,“往事不堪回首,不说了,再说我就要找地缝钻了。”

    “恕不远送啊。”向天亮望着陈玉来的背影大笑。

    陈玉来出门,正好碰上罗正信要推门而进。

    一对死对头,两张尴尬脸,乐得向天亮前仰后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