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93章 笃定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关门,锁门,胖乎乎的罗正信,动作少见的敏捷。

    “天亮,这姓陈的来干什么?”罗正信很少对陈玉来直呼其名。

    “没什么,一点私事而已。”向天亮故意说得轻描淡写,他知道他越轻描淡写,罗正信就越不相信。

    果然,罗正信越发警觉了,“他该不会动那个心思了吧?”

    “哪个心思啊?”

    “他也想在这次升级中往上爬一步呗。”

    “不是不是。”向天亮摇着头笑道,“告诉你吧,我们谈的是女人。”

    “女人?”

    向天亮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男人的永恒话题,不就是女人吗?”

    “天亮,你们谈的是陈玉来的儿媳胡文秀吧?”罗正信讨好地凑过来。

    “是前儿媳妇。”

    “对,是前儿媳妇,是前儿媳妇。”

    向天亮呵呵一笑,“怎么,老罗你也认识胡文秀?”

    罗正信笑道:“我认识美女,可惜人家美女不一定认识我啊。”

    “老罗,你觉得她怎么样?”向天亮问得相当认真。

    “嘿嘿。”罗正信笑而不语。

    “说,实事求是地说。”

    罗正信压低嗓音道:“还用我说么,绝对的够味,她现在是你的人,你应该最有发言权。”

    向天亮说,“陈玉来也不亏哦。”

    “嗯,我听说他刚刚又结婚了。”罗正信点着头。

    “不过,陈玉来后来就说起了另一个女人。”

    “另一个女人是谁?”

    向天亮看着罗正信说,“你老婆谢影心。”

    罗正信顿时紧张了起来,“好端端的,他提我老婆干什么?”

    “呵呵,他说你老婆够味,至少比他前儿媳妇胡文秀够味。”

    “这个混蛋。”

    “他还说你太胖了,你那方面肯定不行了,你老婆一定在煎熬之中。”

    “他x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向天亮笑道:“别急嘛,哪个人前不说人,哪个背后不被说,你可以议论他,他也可以议论你嘛。”

    “天亮,我也是,我也是一时之气罢了。”

    向天亮坏坏地笑着,“再说了,人家陈玉来说得也没错,老罗你那方面肯定不行了,要不上次你也不会向我要那个药嘛。”

    “嘿嘿。”罗正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天亮,那个药,那个药你还有吗?”

    “有,但是不给你。”向天亮笑着说,“你现在和老婆处于冷战状态,我要是给了你,你只能去外面找那些小姐,我不等于是害了你吗。”

    “这倒也是,这倒也是。”

    向天亮问,“哎,你和老婆的问题,你到底想怎么解决?”

    “不知道。”罗正信苦笑着说,“她当面提出要和你发生关系,你说我尴尬不尴尬?”

    “我也很尴尬。”向天亮说。

    罗正信心道,你尴尬个屁,你已经把徐群先的老婆和谢飞鹤的老婆都干了,你巴不得干我的老婆呢。

    见罗正信发楞,向天亮及时转移了话题,“我差点忘了,老罗,你找我有什么呢?”

    噢了一声,罗正信道:“对了,我和老徐老谢想聚一聚,你到底来不来?”

    “你想想,这段时间我有空吃喝吗?”向天亮笑着反问。

    罗正信说,“天亮,最忙也不能忘了老朋友吧。”

    “怎么可能呢。”向天亮道,“自己人就是自己人,永远都是自己人。”

    “那咱们应该聚一聚嘛。”

    “老罗,我也想啊。”向天亮为难地说,“可是你刚才也说了,你老婆对你说她要和我发生关系,老徐老婆对老徐说她要和我发生关系,你说说,你和老徐尴尬,我也尴尬,咱们坐在一起喝得下吗,咱们还能谈事吗?”

    罗正信不得不点头表示赞同,“天亮,咱们大家的关系,不能让几个娘们给影响了啊。”

    “当然不能受到影响。”向天亮笑道,“老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聚一聚,而是你的个人问题吧。”

    “既然你说了,那我就不否认了。”罗正信笑了笑。

    向天亮大笑,“呵呵,你这个罗胖子啊,我送你两句话你记住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哦。”罗正信琢磨着向天亮的话,“这么说,我的事有希望了。”

    “不,不是有希望。”

    “什,什么意思?”

    “不是有希望,是肯定有希望,是即将到来的事实。”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顿了顿,向天亮笑着说,“但是,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这段时间你不要整什么幺蛾子,否则谁也帮不了你。”

    “明白,明白。”罗正信有些不放心地问,“天亮,我的事真的笃定了。”

    向天亮点着头道:“当然笃定了,到目前为止,全市五十周岁以上的副处级官员一共有十七个,陈书记和谭市长已经商量过了,乘着这一次升格机会,首先把你们十七位老同志的问题解决了,省得他们象你这样上蹿下跳不得安宁。”

    罗正信嘿嘿而笑,“上蹿下跳,不得安宁,我确实是这么一个状况,但是,这是我的一个心病么。”

    “噢,现在心病没了?”

    “基本上没了。”

    摇了摇头,向天亮笑道:“瞎话,老罗你说瞎话,古人讲这山还比那山高,就你那个德性,我还不了解么,等你升到了正处级,你就会在心里惦记着副厅级,继续处于人心不足蛇吞象的状态。”

    “老了,我以后真没什么追求了。”

    向天亮笑骂道:“他x的,你还装蒜,等你升到了正处级,你肯定会在心里惦记着副厅级,因为你狗日的有个如意算盘,即使到了市人大市政协,你也想着那个副主任或副主席,因为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因此我估计,等到你当上市人大副主任或市政协副主席后,你罗胖子才会真正的死心。”

    “嘿嘿,天亮啊,你都把我琢磨透了,作为朋友,你给我留点面子么。”罗正信笑得很不要脸。

    “作为朋友,我还要给你一句忠告。”

    “什么忠告,你说。”

    向天亮郑重其事地说,“你不能欺负谢影心。”

    罗正信楞了。

    拍了拍罗正信的肩膀,向天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老罗,我不解释,你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