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97章 但愿如此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的车在乔蕊身后悄然停下。

    仿佛象后脑上长了眼睛似的,乔蕊退后几步,拉开车门坐到副驾座上。

    “咦,你可真神,怎么知道是我呢。”向天亮大为惊奇。

    乔蕊嘻嘻一笑,“这是秘密,不告诉你。”

    向天亮将车停好,扭头看着乔蕊,坏坏地笑起来。

    “看什么看,小心我挖你眼睛。”乔蕊在向天亮身上狠拧了一下。

    “奇怪,真是奇怪。”向天亮笑道,“我记得当初读高中的时候,你的体重是一百一十三斤,所以你才荣获了胖大海这个称号,那个胖乎乎的形象,真是名符其实啊,可是,可是现在怎么越活越瘦了呢。”

    “我就知道你嫌我胖。”乔蕊骄傲地直了直身体,“我现在的体重是一百零一斤,我可以摆脱胖大海这个称号了。”

    “瘦了,也更漂亮了。”向天亮问道,“乔蕊,你是怎么瘦下来的,不是都说生了孩子更容易变胖吗?”

    乔蕊一本正经地说,“你说的是一般规律,可我不一样,我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我还得抽时间参加大学本科函授,我想胖也胖不起来。”

    “以我说,你就别上班了。”向天亮不以为然。

    乔蕊笑着嗔道:“百花楼里那么多人,大家都在上班,都有事做,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呀。”

    向天亮说,“要不,让你妈提拨你一下,坐办公室,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嘻嘻,我说向天亮同志,你这叫任人唯亲,此风不可长哟。”

    向天亮的手往乔蕊身上伸去,“那风不可长,此风不总可长吧。”

    “不行,这是停车场,光天化日呢。”

    乔蕊嘴上说不行,身体却不退反进,直往向天亮怀里钻,只是眼睛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

    与乔蕊缠绵完了,向天亮才下车朝住院部走去。

    老油条成达明还赖在医院,自然有他的打算,其实上次他与向天亮合谋,让向天亮打伤自己一条腿,成功地回避了市东郊工业园那个大难题。

    向天亮坐在病房的沙发上,歪着脑袋抽着烟,二郎腿翘得高高的。

    成达明躺在床上,左腿还打着石膏,“哎,病房里不许抽烟。”

    向天亮指着墙上的禁烟标志笑,“规定上没说来访者不许抽烟。”

    “那给我来一支。”成达明伸出手。

    向天亮又笑,“规定上没说允许病人可以抽烟。”

    “nn的,你这不是在馋我吗。”

    “呵呵,假病人不许抽烟,这是我的规定。”

    成达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望着自己的左腿说,“你个狗日的,假打都把我的腿弄成这样,要是真打,我的腿非被你废了不可。”

    “你才是狗日的。”向天亮道,“怎么,你想过河拆桥?端起饭碗吃饭,放下饭碗骂娘,你老油条不是这样的人啊。”

    成达明笑道:“这事吧,还真得谢你,肖子剑部长看了以后也是没话可说,关于三元贸易公司独家经营市东郊工业园的美梦,被你的阴谋诡计给击破了,肖子剑部长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我的阴谋诡计?”向天亮瞪起了双眼。

    成达明忙道:“口误口误,是我们的阴谋诡计,我们共同的阴谋诡计。”

    “呵呵,这还差不多。”向天亮问道,“哎,你什么时候出院?”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还不到一个月,早着呢。”成达明说。

    向天亮又骂,“他x的,你还真赖上了。”

    成达明看着向天亮说,“事还没完,我出院干什么,市东郊工业园管委会领导班子还没落实,我现在出去不等于自找麻烦么。”

    “哦,狗鼻子还挺灵的嘛。”向天亮笑道。

    成达明哼了一声,“我听说,你还往市东郊工业园管委会里塞了两个人,你这家伙是别有用心啊。”

    “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别忘了我兼任市东郊工业园管委会主任。”

    向天亮笑道:“你放心好了,我那两个人不是冲着你去的,不但不针对你,而且还可能会帮上你的忙。”

    “但愿如此吧。”成达明道,“不过,你把丁文通安排到我身边,这也是为了帮我的忙吗?”

    “呵呵,你的消息绝对灵通。”

    成达明问道:“你老实说,是不是要让丁文通帮着焦正秀对付我?”

    向天亮乐道:“你连焦正秀都不怕,还怕一个耍笔杆子的小知识分子?”

    “怕。”成达明说,“焦正秀的直来直去我不怕,但我还真怕耍笔杆子的人,就你那个前秘书丁文通,笔杆子厉害得连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都佩服三分,我能不怕吗?”

    “不用怕,丁文通不会对你不利的。”

    “真的吗?”

    “当然,首先你得不能对他不利。”

    “废话。”成达明不满地说,“再怎么说,你的那个丁文通对我都没有好处。”

    向天亮说,“这话我同意。”

    成达明道:“当然,我估计你也不会让丁文通主动对付我,你派他来我们滨海区,就是来搞平衡的。”

    “你知道就好。”向天亮道,“哎,你可不能欺负他啊。”

    成达明苦笑,“我敢欺负你的人吗,你的人不欺负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向天亮得意地笑着,“你明白就好,你们滨海区是一潭浑水,我派丁文通去,就是要帮你和焦正秀搅动搅动,然后我来个浑水摸鱼。”

    “阴谋诡计,你小子又搞要阴谋诡计。”

    向天亮摆了摆手,“老成,我跟你说点正经的,对丁文通的安排和市东郊工业园管委会的人事安排,你有没有意见?”

    “你是认真的?”

    “我是认真的。”

    稍作思忖,成达明笑道:“也好,有你的人,我的处境更容易一些,肖子剑部长要是给我压担子,我退无可退的时候,就把你的人拎出来当挡箭牌。”

    向天亮起身笑道:“呵呵,既然这样,那你就赶快出院吧。”

    “哈哈,听你的,听你的,我马上出院,明天上班。”

    离开医院,向天亮赶往冯来来家,冯来来的弟弟冯来庭要调到市东郊工业园管委会,向天亮要当面嘱咐几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