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121章 夜到省城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单枪匹马,连夜驱车赶到了省城。

    有了高速公路,以往十个小时以上的车程,现在只需要不到一半的时间。

    出于保密的需要,向天亮将奔驰轿车扔在省委招待所,自己步行来到离省委招待所不远的省委领导宿舍区。

    天刚蒙蒙亮,省城还是静悄悄的。

    省委领导宿舍区的门卫警惕性很高,向天亮的工作证根本不起作用,气得向天亮将很少亮相的第二本工作证拿出来,还有持枪证和手枪,统统扔到警卫面前。

    看到保险打开的手枪,警卫吓了一大跳。

    但是,忠于职守的警卫,面对风尘仆仆的向天亮,咬咬牙还是不予放行。

    向天亮无奈,只好报出了要见的人,省委副书记高玉兰。

    警卫的拨通了高玉兰家的电话。

    终于,向天亮获得了进入省委领导宿舍区的许可。

    不过,向天亮拒绝在登记簿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一边收起工作证、持枪证和手枪,向天亮一边恶狠狠地警告警卫,不得将他的来访暴露。

    警卫还在犹豫,因为外人带枪进入是破天荒的事。

    向天亮头也不回地进了省委领导宿舍区。

    本来是想给高玉兰一个惊喜的,可现在高玉兰急忙起床迎接,脸上挂满了惊喜。

    门是用脚踢上的,高玉兰象个姑娘似的扑过来,身体挂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那一袭薄薄的睡衣,无声地飘落到地上。

    幸亏向天亮早有准备,高玉兰的份量不轻,差点让他失手。

    两个身体缠在一起好久好久。

    小别赛新婚,久旱逢甘霖,**,熊熊燃烧,一场肉战在所难免。

    当向天亮躺在浴缸里恢复元气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高玉兰倒是神清气爽,虽然步履踉跄,但还是屁颠屁颠的跑进跑出,为向天亮拿来面包和牛奶,身上片布也没有,那样子没有一点省委副书记的形象。

    向天亮瞅了高玉兰一眼,嘴角挂起了坏笑。

    “喂,你笑什么呀?”高玉兰问。

    “你很好看,特别是什么都没穿的时候。”向天亮满脸坏相。

    “我真好看吗?”。高玉兰慢慢的原地转了一圈,对向天亮进行了全方位的展示。

    “风韵犹存,美艳可餐,非常的好看,而且。”

    “又卖关子,而且什么?”

    “而且你在床上的风彩英姿,比我刚认识你时更年轻了。”

    “咯咯,这功劳得归你,是你让我充满了活力。”

    “这么说来,你这个省委副书记,还是需要我这个副处级的哦。”

    “当然,哪怕一个月一次,也足以让我心驰神往了。”

    “呵呵,国庆节快到了,你又可以去滨海跟大家一起狂欢了。”

    “狂欢?我老了,比不上她们喽。”

    “你老?瞧你刚才那架势,缠了我一个多小时,比十七八的丫头还厉害呢。”

    又是咯咯一笑,高玉兰**一伸,身体溜进了浴缸。

    向天亮看着高玉兰笑问,“兰姐,快七点了,你现在应该去补觉,然后准备去上班。”

    “傻了吧,今天是星期天。”高玉兰拿手指在向天亮的脑门上点了一下。

    “噢。”向天亮将脑袋靠到了高玉兰的两座玉山之间。

    高玉兰道:“再说了,你大驾光临,就是有天大的事我也不管了。”

    向天亮道:“说得好听,我不在你身边,远水不解近渴,谁知道你有没有偷吃。”

    “去你的,我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我有机会偷吃吗?”。

    “正因为你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你才更有机会偷吃。”

    “咯咯,我偷吃了,刚才我就把一个来自滨海的小伙子给偷吃了。”

    “臭娘们,别得了便宜就卖乖,不然我可要揍你的屁股了。”

    高玉兰在水里翻了个身,又骑到了向天亮身上,“哎,别一口一个臭娘们,小心在公众场合说漏了嘴。”

    “呵呵。”

    顿了顿,向天亮忽地想起了什么,“对了,她们呢?她们不是住在你这里的吗?”。

    “向你汇报一下哦。”高玉兰笑着说,“陈小宁和刘若菲都被你播了种子,以进修的名义去了香港,叶楠的父母来了,她当然要回自己家陪着两位老人了,顾秀云呢,去京城出差,要到今天晚上才能回来。”

    向天亮笑道:“所以,你今天可以吃独食了。”

    “我可不敢。”高玉兰点上一支烟,自己吸了几口,再把香烟放到向天亮的嘴边,“我敢吃独食吗,就你那猛虎下山的气势,我非被你拆散架了不可。”

    向天亮说,“那咱们出去转转,你平时很少有机会出去玩,我正好陪着你。”

    高玉兰说,“以我的身份,方便跟着你出去吗。”

    向天亮说,“恰恰相反,你带着别的男人出去可能不行,但带着我出去却非常合适。”

    高玉兰说,“这倒也是,我带着你出去玩,认识的人认为是上下级关系,不认识的人以为是母子关系。”

    向天亮说,“兰姐,你别占我便宜啊,什么母子关系,太难听了。”

    高玉兰说,“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在你面前,我老会说错话。”

    向天亮说,“你少来,你是故意说错话,故意逗我玩呢。”

    高玉兰说,“是逗你开心,因为你有时候象一个小屁孩,我得哄着你,因为你有时候象一个大霸王,我得讨好着你。”

    向天亮说,“得,省委副书记也会拍马屁,可惜拍得不够高明哟。”

    高玉兰说,“臭小子,大坏蛋,我不拍你马屁,你能一如既往地为我加油吗。”

    向天亮说,“别拍马屁了,马屁拍得最好最坏,你都是我的人,”

    高玉兰说,“这话才是良心话,我下半生的幸福就落实在你的身上,或者说,我下半身的幸福就落实在你的身上。”

    向天亮说,“那就好,你先把我这次要办事,抓紧时间给落实了。”

    高玉兰说,“对了,你这次来得这么急,一定是要紧事,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听完向天亮的叙述,高玉兰思忖良久,轻轻地说了一句,“借国家政策的漏洞发横财,你们可真是敢想敢干呀。”

    向天亮忙道:“我声明啊,在十个小时以前,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她们也一直瞒着我。”

    又想了想,高玉兰说,“幸亏你在省军区有个老朋友,我看问题不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