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124章 栽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省城就别想急着离开,这个道理向天亮懂。

    这个道理还是硬道理,硬道理就一个标准,得让高玉兰高兴。

    高玉兰高兴,诸事皆顺,高玉兰不高兴,问题就很严重。

    回到高玉兰家,离午饭时间还早,向天亮赶紧讨好,开足马力,顺水推舟,竭尽全力,倾巢出动,直杀得昏天黑地,鬼哭狼嚎,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胜者累趴,败者气悬。

    战场更是多变,先从车库到客厅,再从书房到卧室,最后是浴室里的大浴缸。

    战火纷飞,烽烟四起,遍地狼藉,丢盔卸甲。

    是饥饿把浴缸里的向天亮唤醒。

    高玉兰不在,向天亮这才想起来,高玉兰是在卧室的床上“死”过去的。

    向天亮伸手打开嵌在墙上的小壁橱,那里有高玉兰常备的香烟,虽然女式烟不凶,但好歹也能过过瘾。

    但烟没抽一半,向天亮就听到开门声,还有,脚步声、关门声和锁门声。

    向天亮怔了。

    不是高玉兰,因为向天亮听到的是皮鞋后跟的落地声,而高玉兰在家里是从不穿皮鞋的。

    而且,是两个人的走路声。

    女人,两个都是女人。

    向天亮的耳朵很尖,马上判断出客厅里的两个女人,并不是她的女人顾秀云和叶楠。

    脚步声嘎然而息。

    向天亮傻了。

    因为,因为向天亮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

    向天亮顿时脸色大变。

    自己的枪还在自己身边,就在高玉兰放香烟的小橱子里,人在枪在,枪跟人走,永远将枪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哪怕是在与女人狂欢的时候,向天亮也没有忘记过这条铁律。

    但是此时此刻,向天亮疏忽了另一条铁律,一旦发现异动,第一反应必须是执枪在手。

    晚了。

    浴室的门瞬间被推开,门口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还有一个冷冰冰的女人的声音。

    “这位,如果你不想听到枪响,就乖乖地待着别动。”

    向天亮很本能,本能得让脖子以下都沉入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和两个手掌。

    还剩小半截的女式香烟,轻轻地落在冒着热气的水面上。

    浴缸里被活捉,真是干净利落,狼狈之极,向天亮心里苦笑不已,这算是瓮中捉鳖的最高境界了吧。

    那黑洞洞的枪口就倚在门沿上,一动不动,高手,拿枪的人绝对是个高手。

    栽了,向天亮承认,他这回是栽到姥姥家了。

    当然不敢动,除了两个眼珠子,向天亮有过这方面的训练,这个时候,除了乖乖就范别无选择。

    人可以身不动,但思想不能停止。

    来者何人?

    首先,肯定不是自己的熟人,因为向天亮的记忆里,自己的熟悉的女人都属于百花楼,百花楼里会用枪的的女人只有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她们正在香港开花结果呢。

    其次,来者一定是高玉兰的熟人,因为向天亮没有听到破门而入的声音,能用钥匙开门而入,肯定不是生人。

    还有,决不是非法闯人,大白天,堂堂的省委领导宿舍区,歹徒里没有傻瓜。

    自己人,至少可以列入自己人的范围。

    向天亮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终于,听到了说话声,是两个女人的。

    一个说,“怎么样?”

    另一个说,“她还在昏睡,没有其他人。”

    一个说,“我这里有一个。”

    另一个说,“男的?”

    一个说,“小白脸。”

    另一个说,“非强制性的吗?”

    一个说,“显然不是。”

    另一个说,“养小白脸,她可真够可以的。”

    一个说,“算是老当益壮吧,但确切地说不是小白脸,顶多是个小流氓而已。”

    另一个说,“现在怎么办?”

    一个说,“你是法官,你说了算。”

    另一个说,“你是警察,先由你来。”

    一个说,“审审?”

    另一个说,“审。”

    一个说,“咋审?”

    另一个说,“这还用我说?”

    一个说,“当然,万一她秋后算帐,我一个人可扛不住。”

    另一个说,“好,我和你一起扛。”

    一个说,“这就说定了?”

    另一个说,“说定了。”

    一会儿,浴室门边的枪口晃了一下。

    “这位,你出来。”

    向天亮说,“我出不来。”

    “那你就爬出来。”

    向天亮说,“我爬不出来。”

    “那你滚出来。”

    向天亮说,“我更不能滚。”

    “这位,你放明白点,现在你处于我的枪口下。”

    向天亮说,“明白,白,可是我,对不起,我。”

    “噜嗦,我只警告一次,再不出来我就开枪了。”

    向天亮说,“别,我,我没穿衣服。”

    “混蛋。”

    向天亮说,“对不起,我可以这样出来吗?”

    “不许动。”

    向天亮说,“我不动,我不动。”

    一条浴巾朝向天亮飞了过来,“接着了。”

    向天亮左手稍稍往上一伸,浴巾放慢了飞行速度,散开来缓缓地落在他的手上。

    与此同时,借着浴巾的掩护,向天亮的右手迅速伸出,将小橱子里自己的手枪拿在了手中。

    “这位,你老实点,现在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向天亮陪起了笑脸,“我老实,我一定老实。”

    “慢慢地站起来,站起来的同时把浴巾围上,小心别露出你的那个东西,否则我会一枪把它打烂,然后,举起你的双手放在你的头顶上,慢慢地从浴缸里走出来,这位,我只警告一次,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向天亮照着做,非常的规范。

    转过身来,向天亮终于看到了两个女人。

    年纪都在三十上下,一个长发,一个短发,一个白衬衫黑裙子,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一个白底黑条衫,红色的短裙,白色的运动鞋。

    都是美女啊,向天亮的两眼陡然亮了。

    短发女人拿着的是一把六四式手枪,向天亮认得出来,这种手枪在一线警察里已经不常用了,这个女人应该在公安系统的内勤部门任职。

    长发女人冷若冰霖,果然象个法官。

    “老老实实地出来。”短发女人喝道,枪口始终对着向天亮。

    要玩真的吗?向天亮边想边往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