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05章 敌中有我我中有敌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全文阅读)

    蒋玉瑛和章含,一个是市发展银行行长,一个是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一个身高一米七三,穿着六公分的高跟鞋,都是百花楼里鹤立鸡群的人物。

    与戴文华一样,蒋玉瑛和章含都是百花楼里热情奔放的女人,凑在一块更是风生水起。

    “瞎凑热闹,这里有你们什么事啊?”向天亮不满道。

    蒋玉瑛笑道:“没办法,领导有令,我们不得不来呀。”

    章含笑道:“监控设备还没修好,美兰怕你看不到,忍不住冲上楼去,所以派我们来看着你。”

    向天亮苦笑,“至于吗,至于吗?”

    戴文华也笑,“至于,非常至于,幸亏咱们事先发觉,否则就要吃大亏了。”

    向天亮哦了一声,“快说快说,什么情况啊?”

    戴文华说,“包括七楼包厢在内,整个南北茶楼的监控系统都坏了。”

    “啊,还没有修好?”向天亮惊讶道。

    蒋玉瑛道:“确切的说,是监控系统都被毁了,先是突然断电,后来来电了又造成短路,监控系统的整个线路被烧掉了。”

    向天亮诧异地问,“文华姐,仅仅是监控系统的整个线路被烧掉了吗?”

    “可不,起码损失十万元以上。”戴文华很是心疼,“说来也是奇怪,象照明系统等其他线路完好无损,就是监控系统的整个线路被烧掉了,大部分监控设备也随之被毁。”

    沉吟了一下,向天亮骂道:“他x的,这是**裸的人为破坏。”

    章含说,“我也觉得是人为的破坏,我们正商量要不要报警呢。”

    “用不着报警。”向天亮摆了摆手。

    戴文华道:“天亮,你好象知道是谁干的了。”

    “嗯。”向天亮笑了笑,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是七楼包厢里的某一位或某几位派人干的,他们都是滨海市的警察头子,你报警不等于白费心机吗。”

    蒋玉瑛哦了一声,“怎么,他们不都是自己人么,难道真的要窝里反呀?”

    向天亮笑道:“也不是要窝里反,只是想抓点把柄,以备不时之需,也不是他们,而是个别同志而已。”

    章含笑道:“要抓把柄,也是抓你和美兰的把柄,我们小老百姓,没有把柄也能整出把柄,一万个把柄也没用。”

    戴文华笑道:“天亮,要说你的把柄,抓来抓去,也就是那么一个。”

    三个女人齐笑,六只眼睛汇聚到一个方向,向天亮的那个大帐篷。

    “臭娘们。”向天亮笑骂道,“整天想着那种事,你们是不是又屁股痒痒了。”

    蒋玉瑛咯咯而笑,“你的把柄我们想抓就抓,但现在还真不是时候。”

    章含点着头道:“对,咱们还有很重要的任务呢。”

    向天亮好奇的的问,“怎么,美兰姐还有其他安排?”

    蒋玉瑛说,“不错,是特殊安排。”

    戴文华说,“其实也是没什么,老办法,先把他们灌醉了,然后就让他们身不由己吧。”

    向天亮皱起眉头说,“老邵老蔡他们,一个个都是有名的酒篓子,想把他们灌醉,谈何容易啊。”

    章含笑着问,“天亮,我,玉瑛和文华,还有朱琴、黄颖、惠兰、乔乔和晶晶她们,我们一共组织了二十一个人,加上美兰和碧巧她们,你认为我们喝得过还是喝不过邵局长他们?以我们的这点面子,每人敬上三杯,邵局长他们不会不喝吧?”

    “呵呵。”向天亮大喜,“你们的车轮战要是顺利实现,老邵他们非趴下不可。”

    章含又说,“但是美兰有过交待,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出现。”

    蒋玉瑛说,“他们要抓你的把柄,无非就是你和我们的关系,只要你不出现,他们就抓不了你的把柄。”

    “好,好,我听从你们的安排。”向天亮道,“但是,今天晚上的六个人,邵三河、方云青、姜学明和杜贵临不是咱们的目标,你们拿酒当作武器的目标是蔡春风和汪鹏,而你们的车轮战是一打一大片,邵三河、方云青、姜学明和杜贵临也跟着遭殃啊。”

    戴文华不以为然道:“顾不了那么多了,你不是说今晚的请客是邵三河提出来的吗,我看邵三河也不是什么老实人,他那憨态就是装出来的。”

    蒋玉瑛道:“不管了,不管是苍蝇还是蚊子,先一拍子拍住再说。”

    “那我也不管了。”向天亮笑着起身,“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反正我不在现场,我用不着负责嘛。”

    说罢,向天亮溜出了南北茶楼,钻进自己停在茶楼附近的桑塔纳轿车。

    巧了,车门刚关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常务副市长许西平的手机号码。

    许西平说,他就在南北茶楼附近,有事要找向天亮面谈。

    果不其然,向天亮往窗外看,看到了许西平的别克轿车。

    向天亮咧嘴直乐,昨天晚上在闽南茶馆门前出了洋相,许西平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许西平钻进车来,劈头盖脸的问,昨天晚上在闽南茶馆门前,他和副市长王玉成被堵在车里,是不是向天亮派人干的。

    向天亮很爽快的承认,反正这种下三滥的小动作,他不承认,许西平也会猜到是他的杰作。

    不过向天亮做了补充,昨天晚上他就在闽南茶馆门前,是别人动的手,但相当于是他亲自动的手。

    除了给向天亮一拳,许西平唯有苦笑,这种事干了就干了,说出去反而是贻笑大方。

    “你这个家伙,把我堵在车里,让余胜春知道了我在跟踪他,我和他的关系差不多就完蛋喽。”

    向天亮冷笑着说,“你以为呐,你一直想取代老余成为市委副书记,你以为他不知道吗,你们俩撕破脸皮是早晚的事,还有你想搞他老婆孔美妮,你以为他会不知道?”

    “哼,我不怕他跟我翻脸。”许西平道,“倒是你这家伙,这次又让你渔翁得利了。”

    向天亮笑道:“去你的,这次人事调整没我的份,我怎么得利了。”

    “我是说孔美妮。”许西平拿手捅了一下向天亮,“哎,她现在住在百花楼,你还不趁机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向天亮摇着头,说得特别严肃,“老许,你可不能乱说,老余和孔美妮是两口子吵架,让你前妻陈美兰帮忙调解,孔美妮才暂时住到你前妻陈美兰那里的。”

    许西平轻轻地笑了,“天亮,象孔美妮这样的大美人,你难道就不想尝一尝?”

    “想,很想。”向天亮也笑,“可是他x的,你前妻陈美兰看得死死的,我想下手却没有机会啊。”

    “去,有你不敢干和办不到的事吗。”许西平道。

    “呵呵,你那么痴迷孔美妮,我就不跟你争了。”向天亮一脸的坏笑。

    许西平挥了挥手,“你少来,在金钱、权力和美色之间,你小子首先选择的一定是美色。”

    向天亮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许西平跟着笑,“你有金钢钻,可揽瓷器活,我是泥菩萨,入水便无影,我比不上你啊。”

    “你不是不行,你是心思太重了。”向天亮道,“金钱、权力和美色,你都想要,这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一心多用,当然会磕磕碰碰。”

    许西平不以为然道:“你难道不想鱼与熊掌兼得吗?”

    向天亮点着头,“当然想,男人嘛,所谓男人的雄心壮志,就是金钱、权力和美色都要有,可我不象你,我有自知之明,而你是不自量力,比方说这一次人事调整,本来就没你什么事,你当好常务副市长就行了,可你却是到处瞎忙乎,昨天晚上在闽南茶馆,今天晚上又来南北茶楼,老许,你累不累啊。”

    “我是来帮你的。”许西平说。

    “你,帮我?我没听错吧。”向天亮又笑。

    许西平问,“陈美兰是不是收到过一张匿名小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小心有诈。”

    “是啊。”

    “我写的。”

    “哦。”

    “嗯?”

    向天亮问道:“你想提醒什么?”

    许西平道:“谭俊市长想抓你和陈美兰的把柄。”

    “你是怎么掌握这个信息的?”

    “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嘛。”

    “既然你想帮忙,可以直接找我和陈美兰,何必搞得这么神神道道。”

    “一是消息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二是怕你和陈美兰不相信。”

    向天亮道:“那现在你又怎么跳出来了呢?”

    许西平指着南北茶楼说,“因为我现在已经确认了,谭俊市长派来的人正在南北茶楼里面,正做着你和陈美兰的座上宾。”

    向天亮又笑了起来,“老许,你的情报工作比你这常务副市长的工作做得强啊。”

    “还是那句话,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嘛。”许西平道,“就你这个南北茶楼,员工总数不下一百五十人吧,只要花点钱收买一二个人,我就能掌握你这个南北茶楼一半的秘密,你说是不是?”

    “嗯,倒也是啊。”向天亮感叹道,“他x的,看来我要对南北茶楼进行一次大整顿啊。”

    许西平笑道:“那没用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人的地方,只要是三个或三个以上,那就是江湖。”

    向天亮点点头问,“那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