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335章 证明(中)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倒茶,喝茶,又是点烟,吸烟,向天亮不慌不忙。

    对付肖剑南,向天亮心里既有数,又没底,他的反侦察反审讯能力炉火纯青,一般的方法根本对付不了。

    向天亮不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没开口,说实在的,如何对付肖剑南,大家都是心里没底,都想看看向天亮会如何制服肖剑南。

    看到肖剑南手里没烟,向天亮掏出一支扔给他,还俯身伸手为他点上了火。

    趁着肖剑南也俯身接火的时候,向天亮眼珠一转,眼睛的余光扫了杜贵临一下。

    正好杜贵临也看着向天亮,目光相碰,杜贵临先微微一怔,但马上若有所悟。

    杜贵临站起身来,走到向天亮身后,俯息贴耳地嘀咕起来。

    向天亮又嗯又哦,面无表情,听完后微微地颌首,“必洋,麻烦你和贵临一起去一下。”

    应了一声,周必洋和杜贵临离开了包厢。

    耐心也是一种本事,大家都是耐心之人,但时间越久,耐心的高下便逐渐显露,余中豪、邵三河、蔡春风和姜学明都是事不关己,心态良好,不烦不急,向天亮犹如平常,看不出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肖剑南稳如盘石,除了嘴角叼着香烟需要运动,整个身体可谓纹丝不动。

    向天亮微笑起来,阴阳怪气,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老肖,你紧张了。”

    “少来这一套,别玩少儿科的东西。”

    “我说你紧张了。”

    “是么,我紧张了吗?”

    “你紧张了,因为你坐得太稳,所以你紧张了。”

    “扯淡。”

    “老肖,我记得你从来不会坐得这么稳,这说明你现在很紧张。”

    “你是高手,我领教过你的能耐,在你面前紧张不算丢脸。”

    “你想起什么来了吧?”

    “你猜,我想起什么来了。”

    “你想起了我被诬陷我在逃亡,你威风凛凛地追捕我的时候。”

    “哈哈,狗日的,你猜得真准。”

    “老肖,还记得当时我逃脱时说过的一句话吗?”

    “什么话?你小子婆婆妈妈的,说过的话多了去了。”

    “我当时说,狗日的老肖,有一天你要是落在我手里,我也要往死里追捕你。”

    “天亮,你说过这话吗?”

    “我说过,你不是贵人,所以你别玩贵人多忘事。”

    “就算你说过这话,那又咋样?”

    “现在,我就是在追捕你,往死里追捕你。”

    “好啊,一报还一报,礼尚往来,很正常嘛。”

    “所不同的是,你带人用枪追我,而我是追心。”

    “追心?”

    “你心里有个魔鬼,我要追到你内心深处,我要洙杀你心里的魔鬼。”

    “来吧,我等着呢。”

    “所以你别紧张,紧张也没有用,因为只要是你,你绝对逃不了。”

    “这我相信,因为你才是魔鬼,人怎么能赢得了魔鬼呢。”

    “老肖啊,你,我,到底谁是魔鬼,咱们用事实说话。”

    “对,证据,拿出你的证据来吧。”

    这时,周必洋和杜贵临回来了,向天亮笑道:“证据来了。”

    杜贵临坐回原位,冲着向天亮点了点头。

    周必洋来到向天亮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了起来。

    向天亮听罢,看着肖剑南坏笑起来。

    肖剑南哼了一声,“装神弄鬼。”

    “言归正传,老肖,咱俩言归正传。”向天亮挥了挥手道,“刚才咱们说到刘曲龙在河滨茶楼喝茶,但今天中午却与往日有所不同,他既没带同伴,而且还坐在室外的回廊上,老肖,你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吗?”

    肖剑南道:“我不知道。”

    向天亮道:“因为有人电话约见他。”

    肖剑南道:“谁?”

    向天亮道:“一个他不想见而又不敢不见的人。”

    肖剑南道:“你是在说我吗?”

    向天亮道:“既然你承认了,那我也不否认,约见刘曲龙的人就是你。”

    肖剑南道:“如你所说,他是在茶楼等我?”

    向天亮道:“对,我和周必洋及杜贵临都看到了,他在等人。”

    肖剑南道:“这只是你们的判断而已,当不了证据。”

    向天亮道:“眼见为实。”

    肖剑南道:“即使刘曲龙在等人,你如何证明他在等我呢?”

    向天亮道:“电话。”

    肖剑南道:“电话?”

    向天亮道:“你不可能当面约他,所以你只能电话约他,你不可能用自己的手机或居住地市委招待所的电话,所以你只能用公用电话。”

    肖剑南道:“然后呢?”

    向天亮道:“我们在刘曲龙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号码,这是一个公用电话的号码。”

    肖剑南道:“你怎么证明那个电话是我打的。”

    向天亮道:“你别急,这个电话是上午十点十一分打的,通话时长十三分钟。”

    肖剑南道:“这说明不了什么。”

    向天亮道:“就在十点四十三分,又一个电话打到了滨海市气象局,询问小南河的风力和湿度,而这个电话也是一个公用电话。”

    肖剑南道:“又是公用电话,都是公用电话。”

    向天亮道:“老肖,你艺高人胆大,不愧为心思缜密的枪手,那两个电话都是你打的,为了不引人注目,你找了两个公用电话,两个公用电话隔着两条街,距离在一公里以上。”

    肖剑南道:“向天亮,你这就是血口喷人了,证据,证据呢?”

    向天亮道:“肖剑南,你别嘴硬,我问你,今天你没有任务吗?”

    肖剑南道:“我有任务,但我请假了。”

    向天亮道:“为什么请假?”

    肖剑南道:“我胃疼。”

    向天亮道:“胃疼?胃疼为什么不在市委招待所休息,跑到街上去干什么?”

    肖剑南道:“上街买胃药。”

    向天亮道:“你几点钟离开市委招待所的?”

    肖剑南道:“八点不到。”

    向天亮道:“你在哪家药店买的药?”

    肖剑南道:“我没买药,上街后我胃不疼了,所以我没买药。”

    向天亮道:“接着呢?”

    肖剑南道:“在街上转悠呗,你们滨海的市政建设搞得不错,我当然要趁机逛一逛了。”

    向天亮道:“真有闲情雅致,你居然从小南河南岸逛到了北岸。”

    肖剑南道:“这不行吗,你们滨海的市容,最美的小南河沿岸了。”

    向天亮道:“你是从哪座桥过河的?”

    肖剑南道:“这我记得,是中石桥,那个中字写得特别大,看一眼就记住了。”

    向天亮道:“你一路上没碰到熟人吗?”

    肖剑南道:“没有,我在你们滨海的熟人,大概也就是你们几个了。”

    向天亮道:“你能说说你上午的行动轨迹吗?”

    肖剑南道:“不能,我只是瞎逛,人生地不熟的,我可记不住。”

    向天亮道:“这就是说,没人能证明你整个上午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

    肖剑南道:“对,我一个人,当然没有人能帮我证明。”

    向天亮道:“老肖,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象个娘们似的爱逛街啊。”

    肖剑南道:“没办法,陪老婆练出来的。”

    向天亮道:“将近三个半小时,我可真服了你了。”

    肖剑南道:“这也是一种功夫吧。”

    向天亮道:“去你的,你不会跟我说,国泰超市恰好今天搞打折大促销,你也去排队买便宜货去了吧?”

    肖剑南道:“还真让你说着了,中石桥附近的超市正在搞打折大促销,排队的人都排到了人民广场上了。”

    向天亮道:“你也去排队了。”

    肖剑南道:“我也排队了。”

    向天亮道:“你买什么东西了吗?”

    肖剑南道:“我没买。”

    向天亮道:“为什么?”

    肖剑南道:“我排了一会的队,问旁边的人卖什么,旁边的人告诉我,卖的是日常用品,我去,我买这些东西干什么,所以我扭头就走了。”

    向天亮道:“老肖啊老肖,你没说实话。”

    肖剑南道:“请指正。”

    向天亮道:“你买了。”

    肖剑南道:“我什么也没买。”

    向天亮道:“你真的什么也没买?”

    肖剑南道:“废话,我买不买关你屁事啊。”

    “噢……呵呵……”

    “哈哈……”

    “啪。”

    向天亮怒目直瞪肖剑南,右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肖剑南,你在撒谎。”

    肖剑南也不甘示弱,迎视着向天亮冷冷道:“我说过了,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当警察拿枪的时候,你说不定还在你妈怀里撒娇呢,你破案是有一套,但我不吃你那一套。”

    向天亮却又笑了起来,“老肖,我在帮你,或者说我是在挽救你,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拿你当朋友,而不管你有没有射杀刘曲龙。”

    “这一点我绝对相信,我谢谢你。”肖剑南的脸色也有所缓和,“正因为如此,我才打电话给你,因为只有你才敢担当,才能帮我解决问题。”

    “所以,你要端正态度。”向天亮笑道,“落在我手里,总比落在狗日的余中豪手里要好,尽管我这里也是来得而去不得。”

    肖剑南也笑了,“这倒也是,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我还欠你一条命,你是债主你说了算。”

    向天亮看着肖剑南,“所以,你要想解决问题的话,你就不该对我撒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