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353章 神秘的卧底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笑着问道:“唠叨鬼,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楞了楞,劳海涛反问,“我?我最大的毛病是什么?”

    “唠叨呗.”向天亮道,“你应该在与我见面的第一时间内,就干脆利落地把我控制起来,而不该与我唠叨来唠叨去,就在你我唠叨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帮手得到了我的求救信号,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劳海涛连连摇头,“你少来,咱俩一直坐在这里,你怎么可能发出求救信号。”

    “呵呵,很简单。”向天亮乐道,“你唠叨鬼是个不速之客,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在我们滨海市,明摆着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在我听到你的声音并知道你就在滨海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冲着九七零零三号案件而来,而且是来给我找麻烦的,所以接完你的电话我就关掉了手机,而我的关掉手机,就表示我有了麻烦。”

    “牵强,你这能算求救信号吗?”劳海涛不相信。

    “因为我与我的人有约定,我是从来不关手机的啊。”向天亮笑道,“更重要的是,我与你通完话,将手机放完口袋里的同时,我是给我的人拨了电话以后才关机的,这就是我与我的人的约定,拨通电话不说话并立即关机,就意味着我遇到了危险。”

    “可我还有一个问题。”劳海涛问道,“你我从见面到现在,不过才二十来分钟,你的人又是怎么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的呢?”

    “这就更简单喽。”向天亮道,“你唠叨鬼还有一个毛病,就是想事做事不细心不周全,在侦办九七零零三号案件期间,是一个非常时期,我出门当然要带着电子定位器,只要是在市区范围内,我的人很容易就能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其准确度在五米之下。”

    “大,大耳鬼。”劳海涛叹了一声,“你还是那么的又鬼又坏,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

    向天亮淡淡地一笑,手伸进风衣内,掏出了他那把镶着金柄的手枪。

    “你,你要干什么?”劳海涛脸色又变了。

    向天亮不再说话,而是对着劳海涛的大腿开了一枪。

    在劳海涛的惨叫声中,向天亮面色如水,又把枪口对准了姜学明。

    姜学明的大腿上也中了一枪,他闷声不响,让自己高大的身躯跌倒在雪地上。

    这时,李玟和小女儿许琳从两个方向出现,两个人都扛着狙击步枪,慢慢地走过来。

    向天亮却还是坐在长椅上,只是他的左手,冲着身后晃了晃。

    几棵棕榈树的旁边,出现了周必洋的身影,他的脸上满是无奈和苦笑。

    “必洋兄,没想到你也被劳海涛和姜学明盅惑了。”

    “天亮,对不起,海涛同志的办法,不失为两全其美啊。”

    “同志个屁,小心翻脸不认人,让你也在病床上过年。”

    “也许,也许你是对的。”

    “下不为例吧。”

    “谢谢。”

    周必洋走过来,先把姜学明扶到椅子上,再为劳海涛和姜学明的伤腿包扎起来。

    向天亮道:“你也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也看我的笑话吗?”

    周必洋道:“我是担心你们打起来。”

    向天亮道:“是打起来了,怎么着吧。”

    周必洋道:“我已经表过态了,也许你是对的。”

    向天亮道:“劳海涛肩负使命而来,姜学明负责保媒拉纤,那他们都是什么态度呢?”

    周必洋道:“大家一致认为,案子办到什么程度可以不管,但保护你是最重要的。”

    向天亮道:“保护我的同时也保护了关青亭,还维护了整个关家,这开一只眼闭一只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么。”

    周必洋道:“不,决定权还是在你的手里。”

    向天亮道:“还说,我都差点被他们俩给绑架了,我还有个屁决定权啊。”

    周必洋道:“现在,决定权回到你手上了。”

    向天亮道:“高南平和余俏俏呢?这可是你的任务。”

    周必洋道:“放心,抓到了,是杜贵临抓的,并已经押到了市公安局,现在应该进入了审讯程序。”

    向天亮道:“好,你送他俩去医院吧。”

    周必洋道:“然后呢?”

    向天亮道:“他俩的安全由你负责喽。”

    说着,向天亮起身,走到李玟身边,拿过了她肩上的狙击步枪,“李玟姐,你也送他们去医院,帮着布置一下,我和许琳去市公安局。”

    带着许琳,向天亮以最快的速度“杀”回了市公安局。

    向天亮去而复返,而且脸色很不好看,说不上杀气腾腾,但他和许琳都扛着狙击步枪,着实把警察们给吓着了。

    局长邵三河闻讯出来,硬把向天亮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邵三河有些尴尬,“天亮,你的大招起作用了,王再道的心理崩溃了,现在老蔡和老方正在对他进行审讯。”

    “你知道我为什么去而复返。”向天亮拿眼瞪着邵三河,冷冷地说,“我开了枪,把劳海涛和姜学明的腿打了,我是来问问你,要不要给你的腿上也来一枪?”

    邵三河吓了一跳,“他们没事吧?”

    “死罪可饶,活罪难饶。”向天亮绷着脸道,“老邵,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居然答应了劳海涛和姜学明的提议,你们这是在玩火,是抱在一起往火坑里跳。”

    “我们做错了。”邵三河道,“可我们是在保护你,同时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不说这个了。”摆了摆手,向天亮道,“你们分别上阵,同时对马腾、王再道、余俏俏和高南平进行审讯,拿王再道的审讯录音给马腾、余俏俏和高南平听,不难突破他们,我就坐在你办公室等,直至拿到他们四个人的审讯录音。”

    向天亮态度的坚决不容置疑,邵三河自是不敢怠慢。

    邵三河离开办公室后,向天亮重又打开了手机,想了想,给一个神秘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

    许琳好奇地凑过来,但向天亮很快收起了手机。

    “还不告诉我呀。”许琳呶着小嘴撒娇。

    百花楼的人都知道,向天亮在三元贸易公司安插了一个神秘的卧底,但这个卧底究竟是谁,只有向天亮自己一个人知道。

    “不能说。”顿了顿,向天亮又强调,“永远。”

    许琳道:“我知道保密的重要性,但用得着对我们保密吗?”

    向天亮道:“但是,我答应过人家要绝对保密,也就是不能告诉任何人。”

    许琳道:“男人还是女人?”

    向天亮道:“这属于保密的范围。”

    许琳道:“多少时间了?”

    向天亮道:“两年多了。”

    许琳道:“卧底离三元贸易公司的高层有多远?”

    向天亮道:“很近,或是很远。”

    许琳道:“真是神秘,这个卧底以前可从来没有发挥过什么作用。”

    向天亮道:“是的,因为这个卧底的任务不是为了对付三元贸易公司。”

    许琳道:“是为了对付你老叔关青亭。”

    向天亮道:“是看着和盯着,也算是对付吧。”

    许琳道:“原来如此,闲棋冷招,现在要发挥作用了。”

    向天亮道:“这就叫不打无准备之仗。”

    入夜,七点多。

    马腾、王再道、余俏俏和高南平都撂了。

    向天亮听了一遍审讯录音,要走了复制磁带。

    邵三河请向天亮吃了饭再走,向天亮黑着脸拒绝,伸手指了指邵三河、蔡春风、方云青、周必洋和杜贵临,“唉……你们啊,不说了,不说了,完事后我请你们喝酒。”

    一车,二人,向天亮和许琳回到了百花楼。

    但是,向天亮并没有进楼。

    “琳子,你告诉你妈,立即试听审讯录音,然后留下原带,再剪辑带子,不用太长,留下的内容必须是涉及到我老叔关青亭的。”

    许琳问道:“你去哪儿?”

    向天亮道:“去见一个人,你们不能跟着。”

    许琳一声轻噢,“卧底?”

    “嗯。”向天亮点了点头,摘下身上的电子定位器扔给许琳,“还有,把你的手枪和子弹留给我。”

    许琳不放心,“没危险吧?”

    “危险?”向天亮笑道,“琳子啊,你也太小看我了,下午河滨公园那一幕,只不过是为了惩罚劳海涛和姜学明而实施的欲擒故纵之计,同时也是为了震慑邵三河和蔡春风他们,区区劳海涛和姜学明,真要是动手的话,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许琳抓住向天亮的手,“天亮,我们不跟着你,但是你答应我,万一有意外,你一定要给我们发信号。”

    说着,许琳将电子定位器塞回到向天亮的口袋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晚八点差五分。

    向天亮已经坐在一间漆黑的小房间里,他正闭目养神,耳听八方。

    整八点。

    随着吱的一声,小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带进一片光亮,也带进了一个人影。

    门关上,小房间里又处于黑暗之中。

    这是一个女人。

    小房间里有一张小桌子,向天亮坐一边,女人坐在他的对面。

    沉默,黑暗中的对视,小房间里非常非常的寂静。

    终于,向天亮轻轻地笑了。

    “你好,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