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诛杀!

叨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个晚上,注定没有多少人能够睡得安稳。

    麻九指使茅氏兄弟截杀叶开的消息,立刻就通过各种渠道,在小范围内传了出去,也掀起了极大的波澜。

    各方势力听闻之后,蠢蠢欲动,都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做一点儿什么事情。

    很显然,一旦叶开出点儿什么事情,整个老叶家一定会行动起来,忙中出错是难免的,如果他们犯错儿,就意味着别人有了机会。

    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但是有其他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尤其是江成同志,他只盼着不要出事儿就好。

    这个时候,如果老叶家倒了下去的话,对于还没有完成战略布局的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很有可能会导致他的根基不稳,出现大问题。

    因此他让谭胜杰将林威等人派出去之后,就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变化。

    但是从外面传来的消息,却让江成同志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你说,叶开一个人怎么可能从这种困局中脱身呢?”

    “会不会是有高人暗中相助?”

    “这怎么可能,叶开竟然是决定高手?!”

    “茅祖的手臂都被硬生生地撕下来了?”

    各种消息传递回来之后,让江成同志和守在一旁的谭胜杰他们感到无比震惊,谁也没有想到,叶开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副底牌。

    靠人不如靠己,如果叶开没有一身深不可测的功夫,怕是今晚上就交待在茅氏兄弟的手中了,这一条是今天晚上最令人意外的消息。

    茅家道场不战而降的消息传来之后,两个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茅祖负隅顽抗,茅家道场和中警局之间发生激烈冲突的话,死伤在所难免,也会给京城中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

    尤其是茅家道场里面的很多初级弟子们,大多都是喜欢闹腾的京中豪门子弟,这些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会引起各方面的纷扰,那个时候,头疼的就不仅仅是江成同志一个人了。

    “胜杰同志,你记一下。”江成同志想到这个事情,就顺口对谭胜杰说道,“以后京中不得设立什么武术道场,现在已经有的,要作严格登记管理,明确责任人,如果不能够承担一定责任的话,就严厉取缔。”

    “好的。”谭胜杰听了之后,表示完全赞同。

    事实上,这些人一天到晚吃饱撑的没事儿干,京城里面惹是生非的根源就离不开他们这些人,生出反感之心的可不仅仅是江成同志和谭胜杰他们两个人。

    如果能够就此事做一个投票的话,估计中政局全体都会赞同取缔这些武术道场组织的。

    “什么,叶开飞走了?!”

    谭胜杰突然又接到了林威的电话,不由得愣住了。

    很多人目击,说是叶开在从茅祖口中盘问到了麻九的消息之后,就飞走了。

    “这怎么可能?”江成同志摇头道,“若是说跑得快,跳得高,这是可信的,至于说飞走了什么的,你当叶开是鸟儿啊?”

    谭胜杰听了之后,却是有点儿迟疑,“先前后院儿的大师父,似乎也有一些神异之举的,这个飞起来,真的是很难说。”

    江成同志听他这么一讲之后,倒也是有点儿疑神疑鬼起来,“老叶家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竟然出了叶开这么一个怪胎?”

    虽然说当初为了拉拢老叶家,江成同志给叶开挂上了一个中警局少将副局长的身份,只不过是信手为之,但是此时看起来,叶开一直以来带给众人的感觉,确实是非常独特的,若是说别人飞走了,大家只会一笑置之。

    但是叶开可是跟大师父见过面的,之后大师父就失踪了。

    这很难说,大师父在离开之前,是否跟叶开有过什么深入的交流,甚至是传下了衣钵什么的。

    两人虽然充满了狐疑,却也不肯再说什么。

    只是江成同志呆了几分钟,就说道,“不对,莫非叶开是去了麻九家?”

    “倒是极有可能。”谭胜杰也点头道。

    两个人顿时有些目瞪口呆起来,若叶开真的如林威所说是绝顶高手的话,此去麻九麻太冲那里,怕不会是讨口水喝的,以他的狠辣手段来看,去找麻太冲晦气的可能姓居多。

    再怎么说,麻九麻太冲也是开国时候的候补中委,倒是不适合对他做一些太过分的事情,否则的话,不明内情的人看了,难免会说三道四,对于江成同志的执政能力,也会诸多非议。

    “你看要怎么处理?”江成同志问谭胜杰道。

    “拦一下算了,麻太冲那里不是有我们的人在外围监控着嘛。”谭胜杰建议道。

    江成同志点了点头,同意了。

    **************麻九麻太冲的消息并不迟钝,几乎是在叶开闯入茅家道场之后,他就收到了消息。

    “这个茅祖是怎么办事儿的,连个小毛孩子都拿不下来?”麻九听了茅祖在叶开手上失利的消息之后,不由得恨恨地将手上的茶杯都给摔了。

    “叶开可不是一般人,二十出头的市长,还是中警局少将副局长,全天下就他这独一份儿,怎么可能是好对付的?”旁边儿一个人就说道,“老麻你安逸曰子过多了,脑子不灵光了也正常。”

    “怕是消息不实吧,叶开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难道是有其他人出手了?”还有人怀疑道。

    几个人顿时都沉默下来,虽然说他们形成的这个小团体,也算是很有实力,可是京城中各大派系都不是吃素的,冷不防被咬上一口那很正常,但是等到人家反应过来之后,会不会做出一些他们无法预料的事情,那就很难说了。

    “几位老爷子,外面似乎有人围了起来。”过了一阵子,外面就有人跑了进来,神色紧张地汇报道。

    “是什么人?”麻九听了顿时皱起了眉头。

    “好像是中警局的人,我认出了他们一个负责人,是个上校。”那人回答道。

    中警局的人围住了这里?

    几个人听了之后,都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

    “未必就是冲我们来的。”麻九的脑子还是比较灵光的,转瞬之间就有了判断,“估计只是江成同志担心事态会复杂化,所以才会派人围了这里,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静观其变就是了。”

    “看起来,老叶家应该已经知道,茅祖他们是我们指使的……”有人不无担忧地表示道。

    若非如此,中警局也不会派人围住这里,显然这就是有点儿担心事态会复杂化。

    虽然说有些事情是一定要解决的,但是私下里面解决会更好一些,若是撕破脸来,大动干戈,会给外面造成非常不好的印象,这个是高层所不希望看到的。

    几个人都是老谋深算之辈,很容易就猜到了江成同志那边儿的用意。

    “这样也好,茅祖虽然出事儿了,但是我们有了这个缓冲,还有谈判的余地嘛。”麻九的精神轻松了许多,将身子靠到了沙发上,故作姿态地表示道,“我们的老资格放在这里,注定没有几个人愿意公然发难的。”

    “不错不错。”几个人深以为然。

    在国内,老资格就代表了一笔极大的政治财富,就算是有点儿什么小毛病,也完全可以瑕不掩瑜,毕竟到了现在,开国时候留下来的老人们,是越来越少了,无形当中,能够活下来的老家伙,基本上都被当成了完人对待。

    这个,就是他们赖以四处伸手的凭借。

    “不错个屁,老子要杀你们,谁敢阻拦?!”

    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就听到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进来。

    不知道在何时,大门已经被人一脚给踢破,一个年轻人满脸杀气地漂浮在对面的空气中,就像是一尊杀神。

    “什么?!”

    “竟然真有此事!”

    几个老头子看到漂浮在空气中的叶开,顿时都露出了骇然之色。

    虽然说他们号称不惧鬼神,只有信仰,但是当年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人,事实上对于鬼神之事还是比较深信不疑的,就算是开国太祖,也是颇多风水神异之举,又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畏惧这个?

    眼看着叶开如同神灵一般浮现于眼前,要说麻九等人心中不害怕,那是谎话。

    “哪个是麻九?”叶开神色不善地俯视眼前的几个老头子,眼中毫不掩饰着杀意。

    麻九听着也开冷厉的声音,心里面忽然感到一哆嗦,硬着头皮说道,“老夫便是,你是何人?不要以为装设弄鬼,就能够吓到老夫,其实……”

    “噗……”的一声,只见麻九的身体忽然从中炸裂,血肉横飞,溅得屋子里面到处都是。

    “啰嗦,谁有时间听你讲这些废话。”叶开一拳击出之后,缓缓地收了回来,然后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这些渣滓,也就是能躲在阴暗处,像老鼠一样阴谋害人罢了。叶某堂堂正正一击,又有谁能够挡得住?”

    其他几个老头子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到,惊骇欲死,有两个直接就被吓昏过去了。

    是夜,茅祖等人奉命截杀叶开不成,反被叶开追杀,追到了麻九府中。

    叶开一掌将麻九爆成血雾,诛杀!

    ()